好鼻護理師 救人24小時待命

特約撰述 碎嘴/荷蘭報導

今年9歲的瑞典小女孩妮可,2歲時被診斷患出有第一型糖尿病。自此,在過去7年裡,為了監測血糖、注射胰島素,她天天都需在小小的手腳上,扎針約20到24;此外,餐餐更得抱著電子秤,小心估算攝入的營養成份。為了避免妮可夜半時因血糖過低陷入昏迷或死亡,她的家人每晚得陪伴在側,不得安眠。「糖尿病警示犬」莫莉,也因緣際會,就此進入她的生命裡。

看到穿背心的輔助犬,表示他們在工作,請不要打擾拍撫他們。碎嘴/攝

莫莉在「瑞典服務和聽力協會(Swedish Service and Hearing Association)」的訓練下,學會辨別妮可在高血糖和低血糖狀態下產生的特殊氣味,並依照氣味類別給與不同的肢體警示:先以鼻子碰手心。若為高血糖,莫莉就會原地打轉;若為低血糖,則趴下。此外,莫莉更學會依照高/低血糖的症狀,將合適的器具叼咬給妮可或家人。

妮可所罹患的第一型糖尿病又稱「胰島素依賴型糖尿病」,好發於兒童和青少年;發病原因為遺傳和環境,只能控制無法根治。在台灣,第一型糖尿病患者佔了全體糖尿病患者的2~3%。

糖尿病警示犬:莫莉 

此類型的病友,因胰島素缺如或過少,即便可注射胰島素來疏緩症狀,仍不時有血糖過高或過低的狀況。血糖過高/低時,會有急性昏迷或死亡的危險,長期來說,易有腎臟、心臟、眼睛及神經方面的慢性病。因此,對患者來說,血糖值的穩定,為求生及避免併發症的重要關鍵,也是妮可每天需以儀器札針測血糖20餘次的原因。

當代醫學一日千里,可惜血糖機準確度不一的狀況,還是時有所聞。即使血糖機準確無誤,依舊只能給與患者短暫的因應時間,更遑論在睡夢中為病患把關了。目前醫界的研究方向,除了積極的胰島細胞移植療法外,也開始評估把汪星人納入醫護團隊的可能

荷蘭「英雄協會」受訓中的輔助犬和警犬,學習在路口耐心等候。碎嘴/攝

像莫莉一樣的糖尿病警示犬,能做的不只這些。據現有的臨床資料顯示,部份糖尿病警示犬,能比血糖機早約10~20分鐘偵測到高/低血糖,並給與警訊。換句話說,在糖尿病警示犬的協助下,患者有機會提前20~35分鐘,對高/低血糖採取防預措拖。這對常處於急性發病威脅下的病友來說,是珍貴的救命時間。糖尿病警示犬同時是24小時待命的好鼻護理師,即便在夜間,也會警示患者和家人,疏解病童親屬夜間照護的巨大壓力。

輔助犬需在公共場所保持冷靜。為此,適應不同的地面材質,為重要課題。碎嘴/攝

除了瑞典,已有不少國家投入訓練糖尿病警示犬的工作,像是加拿大、美國…等等,也有不少糖尿病警示犬像莫莉一樣,已開始服役。然而,糖尿病警示犬的實際預警能力,因相關研究闕如,仍未獲科學上的證實或否定。

一份英國研究指出,以病患自我監測通報的數據來看,糖尿病警示犬及時警示病患低血糖狀態的舉動,可証實並非偶然,但實際的「準確度」與「時效性」,尚待釐清。有鑑於此,荷蘭輔助犬組織「英雄協會(Stichting Hero)」,致力於與鄰近大學合作,以對糖尿病警示犬的預警能力,做科學驗証。

輔助犬組織「英雄協會」創辦人范那布爾(Greetje Veneboer)。碎嘴/攝

英雄協會的發起人范那布爾(Greetje Veneboer),約在兩年前開始訓練糖尿病警示犬,並和瑞士、英國、德國、希臘、奧地利、比利時…等各國訓練師合作討論。范那布爾表示糖尿病警示犬的訓練費用在約在每隻台幣54到72萬之間,十分昂費;且因缺乏科學上的佐証,荷蘭保險目前是不給付的。英雄協會希望能透過募款來籌措訓練與研究經費,並期待將來的研究結果能為患者申請保險,分擔龐大的醫療開銷,幫助更多像妮可這樣的孩子。

台灣目前約有2萬名小妮可。他們的身邊,卻看不到台灣莫莉。那個誰誰誰,一起來推廣培訓輔助犬好嗎?

KiTchui  碎嘴,台語吃東西掉滿地之意,在歐洲咬文嚼字的貓痴兼作家。

 

碎嘴   臉書部落格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