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火爆管理員 反成浪浪救星

記者 李娉婷/報導

不少台灣民眾視公立收容所為萬惡之地,基隆市寵物銀行(收容所)管理員之一的謝銘峰也曾這樣認為,但在民間動保團體工作過後,他反而決定進入體制內幫助流浪動物──做為一個公家單位的工作人員,謝銘峰的脾氣有點火爆,講話容易得罪人,不過在基隆市動物保護防疫所的大力支持之下,就連基隆市的愛爸愛媽都對寵物銀行翻轉印象!

基隆市寵物銀行的管理員謝銘峰。 李娉婷/攝

基隆市寵物銀行按照編制需要5位管理員,職缺開了卻遲遲無人應徵,目前只有4人輪班,偶爾還要兼職當動保員或協助救援,「這樣你工作做得完嗎?」對於記者的詢問,謝銘峰笑著回應:「做的完啊!每天提早1小時上班,夏天更早,做不完就留晚一點」,會拖到時間的原因,則是出自謝銘峰對動物的熱情。

基隆市寵物銀行硬體設備老舊,但卻沒有適合的地點能蓋新收容所。 李娉婷/攝

謝銘峰表示,寵物銀行設備老舊,要蓋新收容所又處處碰壁,沒有民眾想讓收容所蓋在自家附近,因此管理員們只能加倍努力打掃,盡量給收容動物一個乾淨的空間,餵食、清潔、餵藥與觀察記錄動物狀況就會佔去整個早上,在天氣好的時候,他還會帶狗出籠散步、幫牠們拍拍影片,希望能增加送養機會。

天氣好的時候,謝銘峰會帶親人、好動的狗兒出籠散步。 李娉婷/攝

若是狗兒過度膽怯不能出籠,謝銘峰會花時間在籠內與牠互動。 李娉婷/攝

謝銘峰認為,收容所管理員最大的責任是在教育民眾,面對領養人,他會實話實說,甚至勸退不適合養狗的民眾;面對不好好履行飼主責任的民眾,他會厲聲指責或果斷開罰,謝銘峰說,基隆防疫所非常支持他們的行動,所方甚至更積極執行裁罰,雖然因此時常被民意代表「關切」,但他認為要改變惡習,就不能屈服於這些壓力。

「以前常常一次就有20多隻狗進所,籠舍根本不夠養,每週都要安樂很多狗」謝銘峰說,現在基隆市規定通報抓狗要留下具體姓名與電話,除非對居民造成影響,否則不再接受單純討厭狗的通報,因此成犬的進所量少了許多,也幾乎不做安樂死了,但還是有很多飼主不結紮放養狗,導致幼犬近所數量還是非常多,雖然幼犬好送,卻不是正常現象。

謝銘峰與基隆市動物保護防疫所人員合力製作的勸導單,若勸導過後第二次仍未改善就會開罰,避免口頭勸導無實質效益。 李娉婷/攝

過去在民間動保團體工作時,謝銘峰走訪過不少狗場,對於民間與公家單位,他認為都必須汰舊換新,不過民眾常常只緊盯公立收容所,卻忽略了民間的慘況,「很多民間收容所最大的毛病就是打著尊重生命的口號帶頭違法,完全不顧動物福利」,但他也不偏私,連公家單位一同責備,「政府單位公信力差,就要更加花時間與心力重建信任關係,但一堆人都因為怕麻煩而隨意迎合大眾」。

「其實我就是人際關係不好,處世不圓滑才想在動物堆裡工作」謝銘峰害羞地說道,但也正是因為不夠圓滑、講話又直又衝動,謝銘峰與許多同樣又直又衝動的愛媽建立起良好關係,說服她們將TNR的犬貓造冊、做寵登管理,也得到許多關心動保的民眾支持,時常會有人捐助罐頭與零食給收容所,反而造福了收容所的犬貓呢!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