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主絕育 毛頭:愛,不一定是擁有

特約記者 江幸芸/台中報導

「愛,不一定是擁有。」理性的文字、堅定的語氣,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執行長毛頭(劉晉佑)投入動保領域多年,卻只收編一隻虎斑米克斯犬,「如果要幫助更多動物,就不要被單一隻綁死。」也許是這樣的理性思維,讓毛頭與團隊在動保圈走出自己的路線,將眼光放遠於流浪動物絕育。

毛頭(右)與團隊將眼光放遠於流浪動物絕育。  毛頭/提供

毛頭的動保啟蒙老師是隻浪犬。他就讀的高中校園有隻「小寶」,時常陪伴學生上課,也會幫老師監督偷吃食物的同學,毛頭說,這隻小寶每天上山讀書,放學就到山下市區,別的學校畢業紀念冊甚至有小寶的照片。後來,小寶在教室內產下狗寶寶,現場幫師生上了一堂生命教育課,可惜牠最後被捕犬隊抓走,當時懵懂的毛頭還跟狗兒說「再見」

這句沒有兌現的「再見」,在毛頭心中埋種子,他開始上網蒐集流浪動物的資訊、到動保團體當志工,就讀靜宜大學時擔任尊重生命社社長。好幾年前,流浪動物數量比現在多很多,毛頭領著社團幫學校附近的浪浪絕育,「每年可以做130到140隻犬貓絕育,沒有重複計算喔!」直到絕育效果顯現,犬貓隻數慢慢下降,而今每年僅10多隻需要絕育

毛頭投入動保領域多年,只把一隻瘦虎斑養成胖虎。  毛頭/提供

要絕育浪犬,就須捕捉,毛頭曾與一隻不親人的小虎斑纏鬥2、3個月,最後把牠困在室內、終於抓到,而小虎斑也一口在毛頭手上留下印記。小虎斑絕育後個性穩定許多,偶爾會跟毛頭回家,後來也真的成了家人,「現在變成胖虎了。」投入動保領域多年,卻罕見地只養一隻狗,毛頭說:「愛,不一定是擁有。」自知忙碌、不常在家,與其養自己的狗,不如幫助更多流浪在外的犬貓

相較於對浪浪訴諸感性的動保人,毛頭多了幾分理性,「待收容所,狗過得再好,還是源源不絕。」因此他離開原本服務的動保團體後,和志同道合的團隊成立「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轉往流浪動物的源頭,以絕育為首要目標,並透過一次次下鄉絕育的機會,傳達正確觀念給偏遠地區的飼主。 

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以絕育為首要目標,透過下鄉絕育的機會傳達正確飼養觀念。  毛頭/提供

「制定規則的人,要更了解第一線人員執行的過程。」毛頭直言,偏遠地區的資源完全比不上六都,不僅沒有動物醫院,2000元的絕育費用可能是居民一個月的生活費,但他們跟狗兒的感情仍是相當深厚。台灣之心利用絕育的機會,貼近居民的心,「我幫你絕育、打疫苗,你當牠的主人好不好?」提供解決問題的方法和資源,也讓放養犬貓成為有正式身分的家寵。

自認不擅長讀書考試的毛頭,在動保領域找到發揮能力的舞台,肯定自己,也終止浪犬浪貓的苦難,談到流浪動物的願景,他說:「我們都希望協會趕快收掉。」沒有浪浪的台灣,你想像得到嗎?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