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殺社 看見死亡動物的生命價值

荒野保護協會1月起至5月舉辦地球倡議系列活動,其中「棲地講堂」在荒野保護協會全台11處分會開講,邀請民眾利用週間晚上2小時,聽一場與生活密切相關的演講、了解自己與環境的關係;4月15日台北分會的棲地講堂請來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助理研究員林德恩,主講「尋找生命的價值——路殺社」,邀請民眾拿起手機,一起加入成為環境公民科學家。

記者 李娉婷/報導

每當與野生動物相關的調查在徵求志工,總是吸引許多熱心民眾參與,但你若聽到「一起幫忙蒐集動物屍體吧!」是否會對這樣的組織退避三舍?5年前,路殺社剛成立時,參與人數極少、還有許多人認為「吃飽太閒」才會調查屍體,但如今路殺社的成員數即將破萬,調查結果除了對狂犬病疫情監測發揮極大效用外,甚至促成了4種農藥的禁用!

荒野保護協會舉辦「棲地講堂」,台北分會15日的講座邀請特生中心助理研究員林德恩為民眾介紹路殺社。 李娉婷/攝

「路殺泛指任何野生動物在道路上被交通工具撞擊致死,簡單來說就是野生動物的車禍」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助理研究員林德恩表示,在100多年前的美國,就已有路殺議題的研究發表,最初是因為大型動物車禍造成的人身安全而受到關注,近年來則被廣泛運用在生態保育──因為棲地破壞,地球進入第6次生物大滅絕時期,而許多棲地破壞,都和道路開發有關。

林德恩表示,在部分案例中,路殺甚至超過了野生動物自然死亡數量,長期之下可能造成區域性的滅亡,若是能找到路殺熱點,配合物種資料的蒐集,就能找出改善現況的辦法。

動物通道 安全護航防路殺

2014年7月,路殺社成員拍下一張令人震撼的照片:短短50公尺的馬路,佈滿綠島奧氏後相手蟹被壓扁的屍體,這樣的資訊也促成當年起展開護蟹行動。 取自台灣野生動物路死觀察網(林登榮/攝)

要以研究團隊的有限人力來調查全台的路殺資訊,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不過,幸好這個時代社群網路發達,「我們不但生對時間,還生對地點」林德恩表示,台灣數位產品的普及率非常高,7成的民眾有智慧型手機,邀請大眾一起參與科學研究不再高門檻──臉書社團四處爬爬走(路殺社, Reptile Road Mortality)在2011年成立,一步一步慢慢累積參與成員與資料,不過讓路殺社真正被看見的原因,則是2013年爆發的狂犬病疫情。

2013年7月,傳出「消失50年、致死率百分百」的狂犬病再現台灣的消息,民眾陷入恐慌,最後藉由回溯性檢驗,在2015年證實其實狂犬病病毒在台灣已蟄伏許久──但病毒需要從「新鮮的組織」去檢定,要去哪裡找來數年前就已死亡的新鮮動物組織?

路殺社將蒐集到的食肉目動物(鼬獾、白鼻心、食蟹獴等)標本提供給家衛所進行檢測。 取自台灣野生動物路死觀察網(林峻緯/攝)

路殺社的價值,就在此時浮現於檯面:2011年成立起至2015年,路殺社記錄到數百筆鼬獾死亡紀錄、遍及台灣各地,其中100多件可採集保存為標本,但也因為件數太多,大多標本都因「來不及處理」而暫時冰存,最終,這些動物身上採集而來的新鮮組織,成為破解狂犬病來源與分布的關鍵。

林德恩表示,除了路殺死亡個體外,路殺社也蒐集到了很多「死不瞑目」的急性中毒死亡動物,在鼬獾之外,路殺社也提供蒐集到的疑似中毒鳥類標本,交由研究人員採集肝臟組織送交藥物毒物試驗,最後,在鳥類體內採集到的毒物成為防檢局管理農藥的重要依據數據,促成農委會公告4種劇毒農藥禁用。

「既然這些標本可以拿來驗農藥、驗疾病,那重金屬呢?」林德恩說明,重金屬是累積在骨骼中,路殺的標本因為破碎,學術研究價值不高,但骨骼還會存在,路殺社下一個階段打算將資訊應用在動物的重金屬檢測,再推回環境,最後回饋人類社會──這些動物因著人類而死,卻仍用牠們的身軀給我們帶來警訊與幫助,並為活著的動物同伴們減少犧牲。

2017年起禁賣、禁用的4種農藥

40.64%加保扶水懸劑
44%加保扶水懸劑
37.5%加保扶水溶性袋裝可濕性粉劑
24%納乃得溶液
(現已禁止製造、加工及輸入)

資訊類別: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