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豬瘟疫苗何需殺兔?動團籲停產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台灣是豬瘟疫區,但一年養豬將近600萬頭,為了遏止疫情爆發,18年來已犧牲超過50萬隻兔子製作「乾燥兔化豬瘟疫苗」,但近年來疫苗技術發展,目前已有其他替代疫苗問世,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與立法委員林淑芬今(27)日共同召開記者會,質疑農委會未落實動物實驗「替代、減量、精緻化」的3R原則,明明有不須犧牲活體動物的疫苗,卻仍繼續生產兔化豬瘟疫苗。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與立法委員林淑芬27日共同召開記者會,質疑農委會持續生產須犧牲活兔的疫苗,且未計畫監測、釐清台灣是否已完成豬瘟撲滅,是在增加農民負擔、浪費公帑。 李娉婷/攝

台灣養豬業在日據時代就曾遭遇大規模豬瘟,農委會家畜衛生試驗所(家衛所)自1950年代起以「乾燥兔化豬瘟疫苗」以對抗疫情,乾燥兔化豬瘟疫苗的製造方式為將「弱化」的豬瘟病毒注射入兔子體內,讓兔子感染,承受高燒到41℃,約4天後,再將兔子殺死,採下脾臟及淋巴結做成疫苗。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執行長朱增宏表示,目前已有不必犧牲活體動物生產的「組織培養」與「E2次單位」疫苗,其中組織培養疫苗早在1996年就上市,E2次單位疫苗則是2011年上市,但農委會至今仍不肯停止生產兔化豬瘟疫苗,可說已違反《動物保護法》第15條「使用動物進行科學應用,應儘量避免使用活體動物,有使用之必要時,應以最少數目為之」的規定。

近年來已有不須犧牲活體動物的豬瘟疫苗問世。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提供

朱增宏指出, E2次單位疫苗明明可以突破活毒疫苗無法區別「感染動物」與「免疫動物」的障礙,為標識疫苗,更有利於清除豬瘟,但農委會卻放著不必犧牲其他動物、更有效力的疫苗不用,導致數十年來豬瘟遲遲無法從台灣絕跡。

農委會動植物防檢局(防檢局)副局長施泰華回應表示,去年台灣生產E2次單位疫苗33萬劑、組織培養疫苗1120萬劑、兔化豬瘟疫苗790萬劑,其實組織培養疫苗已是使用的大宗,而雖然E2次單位疫苗效力較好,但市面上疫苗費用高達80元,且需要打2劑才有效果,而兔化豬瘟疫苗只要5元、只需打1,農民會有成本考量。

乾燥兔化豬瘟疫苗製作方式為使活兔感染豬瘟病毒,再取其器官製作。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提供

不過,施泰華也指出,台灣從2005年後就再也沒有出現豬瘟案例,防檢局會研擬是否停止打疫苗,視狀況讓台灣再次申請成為豬瘟非疫區。家衛所製劑研究組組長陳瑞祥補充表示,雖然日本有停用疫苗後清除豬瘟的先例,但日本當初是強制停用疫苗,隨後再次爆發豬瘟並以撲殺方式清除病毒。

立委林淑芬表示,雖然E2次單位疫苗成本較高,但卻能更有效的除去病毒,防檢局應儘速修訂《清除豬瘟暨口蹄疫所需疫苗之種類及其管理辦法》,刪除「兔化豬瘟疫苗」項目,並明令家衛所停止生產兔化豬瘟疫苗,以符合「人道科學」精神,避免任何不必要的動物犧牲。

此外,林淑芬指出,現行的《實驗動物管理與使用指南》雖然是查核監督的依據,卻沒有法源基礎,讓查核形同虛設,只能說是「僅供參考」,農委會動保科應將《實驗動物管理與使用指南》法制化;新政府上台後,行政院也應立即推動設立「非活體替代方法研發(確效與推廣)中心」。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