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放生」尋良方 先救緩放是選項

記者 李娉婷/報導

日前立法院經濟委員會召開《野生動物保育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審查會,將放生管理條款排除不審,遭到大量民眾抨擊,為了讓條文在生態保育與宗教信仰間取得平衡,立法委員林岱樺辦公室27日在立法院召開「野生動物保育法部分條文修正案釋放動物管理規範之公聽會」,邀請相關民間團體與學者專家、管理單位出席對談,雖未有結論,但能作為日後修法的重要參考依據。

立法委員林岱樺辦公室27日在立法院召開「野生動物保育法部分條文修正案釋放動物管理規範之公聽會」。 立法院議事轉播網際網路多媒體隨選視訊(ivod)系統影片截圖

放生管理的條款之所以被排除不審,起因於許多民眾對於「隨緣放生」是否也會受罰的疑慮,中山大學生物科學系副教授顏聖紘表示,比起《野生動物保育法》,其實《畜牧法》、《動物保護法》、《漁業法》才更與宗教團體的放生息息相關,舉例來說,家禽、家畜被救後放到護生園區,就涉及了畜牧法與動保法的管理。農委會副主委黃國青在公聽會最後也指出,若放生造成動物死亡,就涉及違反動保法。

顏聖紘說,法律適用於全體人民,就連政府單位也要遵守,不是針對宗教團體,例如不久前有衛生單位為了消滅登革熱,居然在戶外釋放外來種動物,這樣的放生行為,同樣的也需要受到規範。「法律應建立在科學根據上,而不是情感」顏聖紘表示,放生是隨喜,但不該變成慾望。

中山大學生物科學系副教授顏聖紘表示,放生行為的類別要先釐清,才能判斷適用的法條。 立法院議事轉播網際網路多媒體隨選視訊(ivod)系統影片截圖

公聽會上,生態團體與宗教團體都同意不該有「商業放生」行為,但對於「隨緣放生」則是意見分歧,佛教僧伽醫護基金會執行長慧明法師對「隨緣放生」立法改成「報備放生」提出疑慮,他舉例表示,在《水產動植物增殖放流限制及應遵行事項》訂定後,信徒還要在放生前先和養殖場預定魚,反而產生更多問題。

中華護生協會常務理事吳秀慧則認為,限制宗教放生不可能禁絕宗教信仰,反而會使放生行為淪為地下化,造成更多混亂,若是政府有放生保育計畫,中華護生協會願意極力配合,希望主管單位能提供可放生地點與動物數量,讓他們能「合理的救命」。

利用信徒善心的「放生鳥」攤販不斷被檢舉,卻仍罰不怕。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左)基隆市動物保護防疫所/提供,(右)新北市動物保護防疫處/提供

宗教團體為了拯救要被吃下肚的動物而購買放生,但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執行長朱增宏認為,「救生」的重點是在教化,而不是放生,買下動物後釋放、但吃動物的人沒有減少,反而會讓農民多飼養動物來賣給宗教團體,造成反效果;此外,被人飼養的經濟動物,釋放後死亡的機率非常大,朱增宏建議,宗教團體可效法美國,設立經濟動物收容所進行生命教育,而不是隨意釋放。

朱增宏指出,法律沒有要禁止宗教團體救生,而是希望在「救」跟「放」之間提升品質,林岱樺最後建議,宗教團體將來可「先救」但「緩放」,先將救援的動物安置到護生園區,經過專家評估後再釋放,一樣可以馬上救生,不影響宗教理念,在專業與愛心之間找到平衡點。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