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中國動保志工的心聲

/ 劉(中國動保志工)

周日一早與十來位voluntary workers 約好,在上海7號線南匯潘廣路下車,一起去南匯「牠小院」。

「牠小院」在王阿姨的努力和志願者幫助下,已經走上了「中國特色」的保護動物之路:雖然在這個國家沒有任何、一星半點動物保護法案和動物福利法案,只有一次次殘酷(活埋、刀叉、市場買賣虐殺)的撲殺行為,但是,還是搞定居民委員會搞定了派出所,貓狗有基本的醫療和視頻保證,也有常雇清潔員工打掃貓狗宿舍

我去「牠小院」有這樣的私心:一者是助養,以緩我長期看到貓狗被屠殺的悲愴;二者是為王阿姨和隔壁同樣收養幾十隻流浪犬的何阿姨「助威」;三者是為以後面臨危險的流浪狗,留條託付的後路(剛有小黑被虐殺,我求告挽救都沒法救回);四者想多認識動保人士,以後還能多為這些可憐的不會開口、無法選擇的沒命運動物做點事。

民間動保已經艱難地在中國有所行動了

我們背著包子在去「牠小院」的路上時,院子裡的狗已經嗅到氣味,開始歡叫。路邊農戶家養狗也來伏擊,抱著腿不放,我們先損耗了好幾個包子。第一張照片是翹首等待我們的聰明乖狗們,以這條與我自來熟的好草狗為例。「牠小院」有不少「宅狗」,只有少數狗願意出門遛彎。

我們餵好狗狗們之後,就開始遛狗。我遛了「石頭」,和所有狗一樣,「石頭」很聽話很親人。圖二是「石頭」回宿舍時,「知道」、「麗麗」等狗朋友來好奇問候。「牠小院」收留的狗狗們有的殘疾、有的患抑鬱症、有的黏人撒嬌,我不斷地撫摸牠們,在狗舍和牠們呆到「露重煙輕,不見來時伴」,只好後來一個人回去了。

「牠小院」除了收留流浪狗,還收留流浪貓。稀奇的是,也有很淡定的兔子,安靜高貴地吃草草。真可謂「眾狗吠吠,不如一兔諤諤」。

因周日上午是義工服務日,期間不斷有人送包子來,共計得到 300~400個包子,有一個攝製小組來拍鏡頭,一男狗馬上撒尿把攝影器材盒子占為己有。

檢察院退休的王阿姨(王老師)風風雨雨堅守小院十幾年,家裡還格外養著十幾條病殘老弱不合群的貓狗。和她聊,她說:「不吃貓狗這種馴化伴侶動物,爭取一切動物福利權,才會讓人心溫暖起來。對待動物的水準體現了文明水準但我們這個國家,唉!」

我比起王阿姨,差遠了!

附記:在我家(楊浦區)附近有個炒瓜子店,有條名小黑的流浪狗投奔了他們。我們幾個給小黑做絕育手術,打了疫苗。因兩周沒見小黑,我去問了店家。店家說被抓走了,用叉子叉起來,可憐透了。下圖是小黑活著時候給我摸肚子的照片。

我雨中跑了兩天:去了3個街道派出所、一個區派出所找尋小黑的下落,想贖回她,但最後派出所斬釘截鐵地告知已經死了,別來找了

在中國,這樣的悲愴一直沒法避免,總是看到一個完蛋一個,成為規律了。政府受到很多稅和狗證專款的利益卻從不管理流浪貓狗和農村家養無證貓狗,只會隔段時間抓狗處死或送去實驗室;民間NGO組織又受到很多壓制,比如不能接受捐款,不能組織團體發言,不能拉旗上街(即使一個人拉旗都不行);民間組織落入危境時,政府更是置之不理。

2015年所謂「人大」會議,也有代表為動保法案提出動議,得到民眾800萬個支持點贊,是所有提案中支持數量最大的。但最後還是無聲無息,束之高閣。為什麼在中國,動物保護法從2002年開始就有人在「人大」呼籲,卻一次次讓人空懷希望?

主要是1.狗肉貿易能帶來地方GDP效益。2.文化中普遍覺得狗是下賤的,吃狗是傳統。3.殘忍和互害風氣彌散,社會潰敗。現在保護動物都在偏遠角落灰色管理地帶進行,或者只能在喧囂的網路上進行,舉步維艱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