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菜」養狗 7年級老闆堅不募款

記者 黃靖雅/報導

鄉下的流浪狗真的很多,「跟以前在台北認識的朋友這樣說時,他們總是很難真正理解,到底是多到什麼程度?」中途、送養了近200隻狗的蔡悶悶笑著說,自己也沒料到,原本抱著「救一隻、算一隻」念頭的她,會走到今天這一步。為了補貼狗狗的中途、醫療支出,她決定要用「菜」養狗狗!

蔡悶悶(左)4年來送養了近200隻狗狗。為了給狗狗們充足的愛,中途的狗狗變多後,蔡悶悶聘請了原本就認識的愛爸來當狗保母。 取自青菜笠

蔡悶悶說,周遭很多老人對結紮沒有概念,而且只愛養公狗,如果母狗不小心懷孕,生了小狗,在經濟有限的情形下,常會把整窩小狗丟出去。野外的流浪狗多了,有時也會入侵農田,狗群一過境,農作物難免受損慘重,因此部分農民為了維護農作物,也可能會毒狗。

家裡養了愛犬「虎斑」後,愛屋及烏開始關心流浪狗處境的蔡悶悶,深知要減少狗群,結紮尤其重要,她表示,流浪狗來來去去,今天在、明天可能就不在了,只要遇上了摸得到的流浪狗,她就會立刻把狗送去結紮,並視情況中途、送養,或是原放。

曾經送養犬隻的狗友一定能體會,送養遠沒有大家所想得這麼簡單,蔡悶悶也曾遇過挫折。老一輩多認為,「白腳蹄」的狗會帶來不幸,約兩年前,蔡悶悶中途的一隻「白腳蹄」在幾次送養失利後,竟意外被國外的飼主看上,為了給狗狗一個幸福的機會,蔡悶悶花了數倍以上的檢疫、機票費用,才順利把狗狗交到「識貨」的認養人手中。

在向日葵花田裡拍了美美的宣傳照(左),Mobby和同胎的黑狗兄弟要出國囉! 蔡悶悶/提供

有了「白腳蹄」成功的前例後,蔡悶悶接著又不計代價地,送養了十幾隻狗到美國、加拿大,讓牠們得以找到犬生的第二春。做這些事,蔡悶悶從不募款,她很清楚,如果募款就要對捐款人負責,每一筆醫藥費的支出,都要向捐款人徵求同意或匯報,也許難免錯過救援的黃金期。

從一次中途1、2隻,到現在同時間共中途約10隻狗,蔡悶悶的經濟負擔也變重不少,於是她決定用自已最熟悉的「菜」,來補貼狗狗的飼料費。

家中從事農產業,專門銷售種子、種苗的蔡悶悶,對種菜頗為熟悉,「我希望能用最簡單的方式,讓都市人也能體會種菜的樂趣、享受收成的成就感」,於是她成立「青菜笠」,把當季種子、種植容器、肥料、土壤一併準備好,讓都市人也能在陽台「種菜」。 


青菜笠的獲益不高,大概只能稍微補貼飼料費,但蔡悶悶還是很樂在其中,更利用青菜笠做公益。5月7號、8號,他們在百貨公司舉辦活動,每賣出一份商品,青菜笠就捐50元給勵馨基金會。另外,在貓草組合中,他們也和插畫家米克斯365合作,設計出可以變成存錢筒的貓草紙盒,鼓勵大家存下零錢,化零為整後捐給動保團體。

貓草盒可以改裝成存錢筒。青菜笠的標誌,是象徵家和斗笠的︿型,下面有一個可愛的狗嘴圖案。 取自青菜笠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