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媽照顧百餘狗 半生奉獻給浪浪

特約記者 江幸芸/台中報導

「我半輩子的時間都花在這裡了。」照顧浪犬20多年,紀媽媽每天一早就出門餵狗,再到狗場整理環境,下午重複行程,餵狗、回到狗場,最後回家路上再餵一趟。狗兒都吃得飽飽,紀媽媽卻常常忙到一天只吃一餐,最近她先生開刀住院,又得往醫院跑,「我的生活跟陀螺一樣。」

紀媽媽照顧浪犬20多年。  江幸芸/攝

台中烏日某處工廠區內,一塊面積不小的區域,成了3個狗園的落腳地,其中一間就是「紀媽狗園」。20多年前,台中成功嶺前的土地尚未重劃,聚集許多跛腳、受傷的浪犬,紀媽媽覺得可憐,就到超商買罐頭餵食,日子沒過多久,朋友就說她一趟路程走得像公車一樣,站站皆停,不過停的是餵食點

以前浪犬在街頭的日子不好過,常被丟石頭、射BB彈,或遭到捕捉,紀媽媽便想著要幫浪犬建狗園,讓牠們有一處安身之地。5、6年前,朋友空出雞寮給紀媽媽當狗場,「不知道民眾能不能接受,會不會被趕。」即使擔憂,3個月後紀媽媽就把原本在外餵食的狗兒都接了過來,雖然簡陋,卻很安全

狗園內的狗兒共有89隻。  江幸芸/攝

直到3年前,朋友的雞寮收回,紀媽媽才搬到現址。紀媽狗園有兩間狗舍,分為「年資」較長的與年資較短的,外圍的空地則有數個臨時搭建的小狗屋,外頭的狗兒都上了繩子。遠從潭子來到烏日的志工林小姐清點狗兒隻數,共有89隻,再加上外面餵食的浪犬,就有100多隻,「紀媽媽不會勉強收狗,能原放的就原放。」

原本紀媽媽利用晚上的時間工作賺錢,但多年疲勞成疾,現已無法工作,而狗兒的飼料與醫療開銷已讓她賣掉兩棟房子,偶爾需靠親友接濟,有次丈夫無意間提到想吃水果,她回應:「現在三餐都很難了,哪有辦法吃水果。」說到無奈處,紀媽媽紅了眼眶。

狗舍空間不夠,有些狗兒住在志工協助搭建的小狗屋。  江幸芸/攝

即使經濟匱乏,紀媽媽仍堅持救狗,為了這些狗兒,連自己健康檢查的費用也籌不出來,她只說:「覺得牠們很可憐,而且放不下,頭都洗一半了。」在建立臉書粉絲專頁、增加曝光後,網友的協助稍稍減輕紀媽擔子的重量,而紀媽媽的狗園一向對志工開放,若有更多人來幫忙,將是莫大幫助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