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創造好”蜂”景 病人紓壓救生態

特約撰述 碎嘴/荷蘭報導

一般人在自家附近發現蜂窩,第一個反應通常都是馬上連絡萬事皆要管的消防隊,然後摘下來然後浸藥酒(呃!)。位於荷蘭中東部小城奈梅亨(Nijmegen)的洛堡大學醫學中心(Radboudumc),卻是反其道而行,獨排眾議的發起了養蜂Bee計畫,特請養蜂人奈妮卡及馬汀(Nelleke en Martien Walraven)在兒童病房前安置5個蜜蜂箱,以創造好「蜂」景供住院病童觀賞。除了期待以自然生態景觀來舒緩院童的情緒,同時也為已沸沸揚揚多年的「蜂群衰竭失調」(colony collapse disorder, CCD)現象盡一己之力。

兒童病房前的蜜蜂帶著剛採到的花蜜回巢。碎嘴/攝

研究顯示,醫療中心的環境對病人的復原進程有相當程度的影響,因此就像其他荷蘭醫院一樣,洛堡大學醫學中心近年來致力於改善醫院軟硬體設備和環境,以期減低病人在醫院內感受到的壓力,助病人早日康復。醫學中心執行董事會的成員梵貝克(Cathy van Beek)同時也對「蜂群衰竭失調」的現象感到憂心。因此一兼二顧、摸蛤兼洗褲,用來改善自然環境並為病人減壓的的洛堡大學醫學中心養蜂Bee計畫,就此誕生。

自2006年美國調查團隊以「蜂群衰竭失調」來稱呼過去10多年來蜂群集體消失、死亡的現象後,全球愛蜂人士及科學家紛紛向大眾求助,呼籲世人正視此現象及後果。長期投入蜜蜂研究的美國明尼蘇達大學昆蟲系教授史畢瓦克(Marla Spivak),在一場公開演講中提到,我們吃的作物中,超過三分之一需蜜蜂授粉才能結果收穫;若蜜蜂消失不見,人類將面臨極大的糧食危機

洛堡大學醫學中心兒童病房外的蜂箱。碎嘴/攝

蜂群衰竭失調的現象非單一因素所造成,可能原因包括了環境的破壞、化肥與農藥的使用、農地大規模種植單一作物,以致蜜蜂缺乏食物來源、基因改造作物的影響,及寄生蟲與病毒的侵襲等等。史畢瓦克教授也在演講中提到,一般人若想拯救蜜蜂,其實只要多種植蜜蜂喜愛的花卉和少用農藥就很有幫助了。

和較容易出現單一植被的鄉間相較,都會區因花卉種類繁多,反而是蜜蜂理想的採蜜來源;位處奈梅亨市區內洛堡大學醫學中心,就是絕佳的例子。洛堡大學醫學中心不但腹地廣大,草地樹林隨處都是,方圓數里內的都會住宅區裡,種植了各種蜜蜂喜愛的花草,十分適合養蜂。

洛堡大學醫學中心部份院區及建築。碎嘴/攝

「在執行養蜂Bee計畫時,其實我們遇到的阻力還不少。」醫學中心的室內空間設計經理賀保(Iris Hobo)在受訪時如是說。他坦言,因醫院的特殊環境,再加上人們對蜜蜂不甚了解,一開始質疑、反對的聲音此起彼落。像是有醫療人員害怕蜜蜂會跑進醫院螫人引發院內感染,要求賀保要先徵得院內感染防治單位的確認。或是一旦開始養蜂,蜜蜂就會開始大量在醫院建築的縫隙間築巢…等等。

因此,確認計畫的安全性,及尋找放置蜂箱的合適地點,成了執行Bee計畫時的一大重點。兒童病房恰好位在醫院的密閉建築中,不會有蜜蜂跑進醫院的風險;此外,為了紓解住院的壓力,兒童病房也要求賀保為院童們打造一個更豐富有趣環境。於是賀保巧妙的結合這兩項需求,決定將蜂箱安置在兒童病房外,院童們在病房中拿望遠鏡,就能欣賞窗外的好「蜂」景,或是觀察養蜂人奈妮卡和馬汀如何照顧蜜蜂。

促成養蜂Bee計畫的幕後大功臣-洛堡大學醫學中心的室內空間設計經理賀保(Iris Hobo)。碎嘴/攝

養蜂Bee計畫自2015年8月開始施行,至今已快一年。自計畫開始至今,蜜蜂們並未造成任何問題,院童們也對Bee計畫反應熱烈,特別喜歡奈妮卡及馬汀前來照顧蜜蜂的時刻。此外,因蜜蜂有專業養蜂人的照顧,也讓蜂群在醫院附近亂築巢的機率大大的降低,減少人蜂爭地的「蜂」險。賀保欣慰的表示,人們現在的態度已從質疑轉向支持,更在荷蘭其他醫院間引發迴響。目前已有兩家荷蘭醫院前來詢問Bee計畫的細節及執行狀況。今年夏秋,Bee計畫的副產品----洛堡醫學中心專屬蜂蜜即將開賣,屆時奈梅亨的市民還可購買、品嘗在地的好味道。

小小的蜜蜂,讓醫學中心變得可親;黃澄澄的蜂蜜,黏接起醫學中心和地方社區的感情。好花,不種嗎?好蜜蜂,不養嗎?

洛堡大學醫學中心院內一隅。碎嘴/攝

KiTchui  碎嘴,台語吃東西掉滿地之意,在歐洲咬文嚼字的貓痴兼作家。

碎嘴   臉書部落格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