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殞落了一位年輕獸醫師之後

/ 吳宗憲 (國立臺南大學行政管理學系副教授)

現在是五月二十一號的凌晨三點四分,在翻來覆去輾轉難眠之後,決定把現在的心情寫下來。很多好朋友知道,我是一個非常怕出風頭的人,即便對於某些事情表達看法,文字總是再三修飾,希望別引起不必要的誤讀。

我雖然不認識簡稚澄醫師,但我卻很早就知道,這樣的犧牲一定會發生。

從八、九年前開始研究動物保護政策之後,我就發現這一類的政策,常常都有陳義過高的問題,民眾能夠基於對動物的愛心,訂定各種動物保護執行標準,這是非常好的結果,但是,民眾卻也常忽略了,動物保護政策是需要有人去執行的,而這些人,就是簡醫師這樣的第一線獸醫師。

桃園市動物保護教育園區(新屋收容所)園長簡稚澄在安樂死名單前救下的園狗「雞蛋黃」。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何宜/攝)

獸醫師天生的使命,心心念念的,是去拯救所有受苦難的動物,但是,當獸醫師必須在第一線,每天接觸受傷的動物,安樂死動物,這是多麼殘忍的一件事情,在我分享到這些獸醫的工作時,每次都讓我覺得,雖然我們都在人間,但他們卻十足地活在佛教裡頭所謂的無間道—那個永無止境的心理地獄。

造成這樣的原因很多,但是我最想談的,也是這次事情的核心,是國內動物保護行政組織的問題。

從中央看起,我們這群動保朋友,在好多年前,就有成立動物保護司的遊說活動,在最後妥協的立場中,農委會終於規劃在農業部未來的組織中,成立一個動物保護會,但這個組織法,一直沒有通過立法院的審議程序,所以,中央的動物保護公務員,在極低的層級底下,極少的人數下,承擔著全國的動物保護業務。

動物保護檢查員工作量龐大,圖為動保檢查員約談打狗的飼主。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新北市動保處/提供)

至於各地方政府的動物保護檢查員,一方面要承擔虐待動物的執法取締事件,另方面要照顧收容所的動物,但是工作壓力之大,人力資源之少,每一個檢查員都是超時工作,在我曾經做過的調查中,發現這些基層獸醫年紀之輕,學歷之高,超乎我的想像,但是,當我知道他們的工作處境後,卻又為動物保護檢查員的高離職率感到擔憂。

高離職率造成的兩個結果,一個是基層動保檢查員的經驗無法累積與傳承,因此雖然動物虐待案件層出不窮,但缺乏執法經驗的同仁,無法順利蒐證,破案便遙遙無期。另一個結果,就是每一位動保檢查員都處在嚴重的同情疲勞之下,戕害自己的身體與心理健康,這樣的問題,甚至比基層警察、社工和護理師更為嚴重,但就因為議題邊陲,人數較少,聲音就被忽視。

流浪動物問題受到社會重視,但動保行政人力卻相對缺乏。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李娉婷/攝)

昨天是520,新政府上台的日子,我相信包括我在內的許多動保人,在選舉前也都有被選舉團隊諮詢過動保政策,我們反覆提到的,都包括了動保行政人力的問題。

在這裡,為了讓這樣的悲劇能夠停止,我得不厭其煩地,要把這個問題再談一次。

首先,中央政府的動物保護組織提升位階,增加人力的規劃,必須要儘速通過立法。我也相信,在動保人事制度中,設計動物保護行政職系,給予這些專業人力更高的薪資、福利與保障,才能夠減少高離職率的問題。

其次,各地方政府都必須提供更多資源,而不是任由獸醫師在收容所當中孤獨地奮戰,這些收容所許多甚至是在偏僻的位置,或者連足夠的空調設備都沒有。尤其是,在首長不重視動物保護業務的縣市政府裡,整個縣市裏頭的動保業務,都落在那一兩個人的肩頭上。

去年末發生的大橘子案」,報案民眾在羅斯福路派出所等候數小時,卻遲遲無法報案,顯示警政與動保單位間的橫向連繫不足。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黎安娜/提供)

再來,必須再確認動物保護檢查員與其他單位的合作SOP是否流暢,舉例來說,在不久前的一次會議中,我才知道,警政單位配合動物保護檢查員查緝案件的SOP好像自行調整了,但動保單位卻並不知悉。

接著,則是對於動物保護檢查員的訓練與經驗傳承。這些訓練,包括執法的訓練,管理動物收容所的訓練,TNR的訓練,緊急救援的訓練等等,都必須加強力道,更重要的是,也與其他公務員職務不同的是,動保員還必須強化克服同情疲勞的心理課程。

並且,公職人力的不足,如果能夠透過民間志工的補充,也能夠彌補一些行政能量,但是,雖然動保法中有義務動保員的設計,但是這些志工與政府間的合作模式,並沒有被很好地安排,以至於未生其效,反生齟齬,公私協力的SOP,也是行政工作接下來應該做的工作之一。

被垃圾隊圍繞的嘉義市動物收容所,在一年前,只要下大雨就會淹水(現已另開大排水溝改善)。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

在寫文章的同時,心裡頭是非常矛盾與煎熬的,我知道,如果執政者不增加行政資源與人力,虛應故事,則這一個案例,這一篇文章,只是使動物保護同仁在現在既有透不過氣的行政業務中,還得壓榨所剩的一點點時間,來回應,若是如此,我更寧願沒有人讀到這篇文章。就當作我個人的心情筆記吧!

如果執政者恰巧有看到這篇文章,但卻也沒有行政資源可以應用(作為行政研究者,我也當然知道國家處境之難),那就算了吧,也別把文章再轉下去讓基層動保員浪費時間處理了,不過,至少您們心裡要曉得,我們國家的動保,是由一群政府中最邊緣的獸醫師在撐著,多給他們一些鼓勵,多給他們一些支持,讓他們能夠撐得更久,至少,最低的要求,不要再有任何一個保護弱勢者的生命殞落了。

最後,作為一個曾經作為公務員的動保政策研究者,我也實在很擔心簡醫師的殞落,又演變成動物保護團體與公職獸醫互相責難的結局,相信這不會是簡醫師所期待的,我們必須看到收容所安樂死的源頭,就是民眾不負責任的棄養,這才是必須急切解決的問題,也是醫師念茲在茲者。

當然,流浪動物不會只是政府的責任,飼主才是問題的根源,也因此,在提升行政能力之後,應該將焦點置於寵物源頭管理,政府必須採取更積極的手段,取締與處罰棄養,全面落實寵物登記,減少流浪動物棄養數量,才不會讓憾事再次發生,一個讓有愛心的年輕人生命凋零的國家,就不能夠算是一個公義的國家。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