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容所變成「炮灰」的真相

/ 公立收容所第一線工作人員

「沒進入體制內或現場,不會了解收容所面臨多大的壓力與尷尬。」這是我目前對在公立收容所工作體驗所下的註解。

這次簡園長的事情,暴露出來的不過是體制不良的冰山一角,或許看在一般國民眼裡,不過只是一個人離世,如此而已,關注一陣子過幾天就淡忘了。但對從事動保第一線的所有工作人員,無論是獸醫師、動物管制員、動保檢查員,乃至有良知有肩膀的動保機關主管來講,這件事情非常沉重難忘因為我們都知道她遭遇到怎樣的壓力、怎樣的無力、怎樣的難以力挽狂瀾,這都在我們身上發生過,不是過去式,而是現在式。

所以我們痛的,不只是失去一位同樣愛動物的同仁,而是悲憤在我們身上所遭遇的體制上、政策上的缺陷,從來沒改善過。

公立收容所面對的問題錯綜複雜,但一般人往往將炮火指向收容所。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李娉婷/攝)

收容所經費來自兩個地方,提撥主要來自地方各縣市地方政府編列,補助經費來自中央農委會,但是為什麼地方政府編列給收容所的預算總是嚴重不足呢?原因有三:
1.地方政府財源不足,預算被各地方財政、主計和研考單位直接剔除,不列入預算編列。
2.有幸通過地方財政審查小組的審核,列入編列預算清單後,經過議會審議預算,不是被嚴重削減,就是討價還價再打8折後通過。
3.地方政府以及議會預算經費優先使用於人身上,有剩餘經費,其次才是用在動物。

為什麼有些收容所飼料經費以及醫療經費、人力編制經費、設備屋舍維修經費會這麼不足?連讓所有收容動物得到良好的照顧都辦不到?並不是收容所工作人員狠心,而是救了一批,下一批就沒經費可以救,只能將有限資源用在更能得救的動物身上。

經費有限之下,收容所人員只能將資源用在刀口上。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何宜/攝)

收容所收容動物爆量最大貢獻者是誰?除了我們所知道的繁殖場、棄養民眾之外,就是通報民眾跟民代、里長了,很多人說要精確捕抓、要TNR等等,但是民眾所不知道的是,最大阻礙者是那些玩兩手策略的民代!精確是您們在說,私下施壓要求全部捕抓也是您們,就如同很多人支持TNR,但是事實上反對在我家附近TNR。

先不談不了解的民眾,民代亂關說施壓,也是亂源之一,除了為動保案件違法民眾、業者關說,施壓執法公正性、大開方便門之外,不懂動物福利、濫嚼舌根大放其詞、猛扮白臉也是民代們,而這也是收容所為什麼裡外不是人,立場為難的原因,支持跟反對、伸手跟背後推一把的,根本是同一批人,而黑鍋只能基層單位自己吞,地方政府都把自己的動保機關當炮灰來使了,我們還能說什麼呢!

而在中央、地方政府、民代、地方民代、民眾層層要求下,動保機關以及收容單位成了眾所出氣、指責的壓力基層單位,在平時包山包海的行政業務、查緝、救援、防疫、照顧收容動物之下,既得不到充足的相關資源經費,還要面對各方勢力的無理、關說、施壓、刁難、違法犯罪,要叫第一線的獸醫師、動保管制員、動保檢查員以及動保機關主管不崩潰也難。

體制不改,中央、各地方政府不改,就算再有一千、一萬個像簡園長這般愛動物、願意跳入第一線火坑的人,也不夠在多方勢力攪局下折損。

在體制問題之下,有熱情的工作人員一再被磨損。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李娉婷/攝)

零安樂是個好東西!因為沒人想當劊子手,不想雙手沾滿血腥,但問題是,台灣民眾、飼主素質目前有這條件資格嗎?對於收容單位來說,零安樂法案絕對是一個毀滅性的災難,尤其是沒有配套的零安樂!很簡單的原因在於多數立委不敢、也沒膽量推動配套措施。

沒有源頭強制管制販賣、加強飼主責任義務、沒有強制重罰不遵守法律不負責任的飼主、沒有提升民眾尊重生命教育觀念素質等等,這些全方面考量的配套法案,或許因為太擾民會影響往後連任選情,所以這些國民選出來的「代議士」不願意通過,卻通過沒配套的零安樂法案,根本不懂動物福利以及問題癥結。

這不是解決問題,而是把責任推卸給地方單位去背黑鍋,成就自己的個人政績罷了。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