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安樂不安樂 配套失靈誰該負責?

記者 黃靖雅/報導

5月20日,桃園市動物保護教育園區(新屋收容所)園長簡稚澄的死訊傳出,隨著簡稚澄的背景一點一滴被媒體拼湊出來,外界在痛惜的同時也開始反思,台灣的動保結構出了什麼問題?此事也成導火線,令部分動保人士跳出來,帶頭反對在配套失靈的情況下,輕率實施零安樂。配套措施怎麼做才算完備?零安樂是否需要延期實施?成了動保界正積極探討的議題。

不管是政府還是民眾都應正視收容爆量問題。 資料照。黃靖雅/攝

據簡稚澄友人,桃園市推廣動物保護協會理事劉盈如表示,在收容爆量、收容品質惡化的情況下,簡稚澄生前最希望做到「精確捕捉、棄養收費、總量管制」,這也是許多動保志工的主張。另一方面,23日下午,立委羅致政、王定宇與中華民國獸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也召開了記者會,控訴「動保零安樂,政府零配套」,且認為在零安樂之前,應落實「寵物登記」和「家犬絕育」。

雙方的主張都有理,然而不只這兩個面向,在動保界,也存著其他許多不同的聲音,各自闡述著心目中最急迫的「配套措施」。

雖然大眾最熟悉的應該是TNVR和送養,但農委會畜牧處動保科科長江文全表示,農委會的配套措施其實包含很多方面,以收容所為核心的配套大致分為三大方向:源頭減量、多元認領養、提升收容品質,各大項下又有許多小項,以源頭減量為例,TNVR、加強飼主責任、查緝非法繁殖都是重點。

農委會在設計配套時,或許設想了很多措施,但動保機關層級太低,如果地方政府和首長的態度不積極,動保機關能分配到的資源自然永遠不足,在人力和費用都闕如,無從根本解決問題的情況下,為了不讓呈報中央的數字太難看,難免出現各種拉高領養率的手法。

把所內犬隻送往民間收容所,是常見的拉高認養率手法。 資料照。黃靖雅/攝

動保業務有非常強的在地性,城鄉所需面對的問題不同,在大方向不變的情況下,地方動保機關必須針對各自轄區所面臨的的實際問題,制定合宜的動保政策,別說沒有一套全國適用的版模,其實任何一個縣市的成功經驗,都不能完全複製到另一個縣市上。資源有限的情況下,哪項該優先?哪項不適用?地方動保機關應該更清楚。

若追求帳面上的「政績」,不把心力用在源頭管控、培養送養經驗、精準捕捉、加強飼主責任等「正道」上,一有民眾通報,就去抓狗,轉頭再將所內犬貓一批批送到民間保育場,無論何時開始零安樂,這些收容所都會死得很慘,因為零安樂之後,民間保育場將失去「配合」收容所領狗的意願。

當然,一旦零安樂,也勢必掀起一波不擬續養潮,這是因為台灣社會長期以來對飼主責任的忽視。加強飼主責任的宣導是必須的,但飼主責任不能只用紅蘿蔔推廣,在現行動保法中,「鞭子」很少,帶犬隻到收容所不擬續養,會被列為黑名單,再也不能從公立收容所領養犬貓,然後呢?

不擬續養的規費收多少?政府幫惡質飼主養一隻狗3年、5年、10年該收多少錢?如果被不擬續養的犬貓明顯身心健康狀況不佳,該不該先罰一條不當飼養?飼主送過來的如果是老病殘犬貓,收容所不能拒絕為無情飼主收爛攤子嗎?

光靠飼主責任的宣導,難以杜絕棄養。 資料照。李娉婷/攝

如果飼主惡意棄養,把犬隻棄置街頭、深山,那更是抓不到,動保法中針對惡意棄養的規範早就是笑話,因為可以把關飼主責任的「寵物登記」並未落實。不只惡意棄養,對劣質飼主的查緝,都須以寵登建立起的「寵物戶政系統」為根本,才能事半功倍,而根據農委會所提供的數字,台灣的寵物登記率僅約55%,實際情況當然可能更低。

幾乎沒有父母不為新生兒報戶口,那為什麼會有近半的飼主懶得幫寵物施打晶片?兒童需要健保、需要就學,寵物也需要看醫生、買寵物用品、去寵物美容、寄宿。各縣市在推行寵登時,多用「免費」或「優惠」來吸引飼主,但如果願意「主動配合」的飼主皆已配合,農委會該思索的是,下一個突破口在哪?

無論零安樂是否延期實施,農委會必須更積極的要求和輔導地方動保機關,制定出合宜、有效的配套,並引導民眾正視收容量有限的問題,在動物福利的前提下,設定收容所的總量管制,如果收容量已滿,是否停止開放民眾辦理不擬續養和捕犬入所?這都是主管機關和大眾可以一同細思的部分。

動保結構的崩盤,源於所有環節長期的鬆動,如果不能放下敵對、指責,以積極的態度共同面對,台灣永遠等不到可以零安樂的那一天。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