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電擊棒驅趕 豬隻活體拍賣遭質疑

記者 黃靖雅/報導

家家戶戶餐桌上都少不了豬肉,但國人對「現宰溫體豬」的迷思,讓我們的肉品在肉質、衛生上遲遲無法進步,而豬隻活體拍賣,更使豬隻受盡不必要的折磨,進到屠宰場前,就已因被電擊棒、棍棒驅趕而傷痕累累。這樣的豬肉既不衛生、也不人道,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立委蔡培慧及台灣主婦聯盟今天名開記者會,提議應全面改成屠體交易,並推動肉品分級制,鼓勵豬農提升豬隻飼養條件。

圖左為不當驅趕造成豬隻緊張推擠。圖右為拍賣後豬隻已傷痕累累。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提供

台灣消費者多認為,現宰的溫體豬新鮮衛生且口感好,但這種「眼見為憑」充滿盲點。豬隻通常將在晚上11點到凌晨3、4點左右完成屠宰,然後被運送到傳統市場販售,在沒有空調、冷藏設備的條件下,暴露在空氣中近10小時,一路賣到中午,甚至轉移陣地,載送到黃昏市場繼續販售,溫體豬反成細菌溫床。

豬隻在屠宰前若受到虐待、驚嚇,平添豬隻耗損,也會影響肉品品質。在現行活體拍賣制度下,豬隻免不了要經歷短程、長程的運輸,而運輸條件也非常惡劣,運輸繫留、拍賣的過程,對豬都會造成極大心理壓力。

為了避免豬隻嘔吐,在上運輸車前要先禁食,運豬車除了柵欄外,多沒有額外遮蔽,因此豬隻不但要忍受擁擠的環境,還要在飢餓中耐受曝曬或風吹雨淋。豬隻抵達肉品市場後,緊接而來的是充滿暴力的不當驅趕與分欄繫留。

工作人員為了快速讓豬隻走到正確位置,以電擊棒、尖銳棍棒取代趕豬板或旗子,驅趕過程中,可聽見豬隻因疼痛、恐懼而發出慘叫。即使進到繫留欄中,這些豬隻仍無法得到短暫的平靜。互不認識的豬隻混欄,易發生打鬥,且繫留欄中沒有乾淨飲水,口渴的豬隻只能舔舐地上的髒水。

工作人員用「刺印」在豬隻身上打印購買者資訊。刺印工具由數十根金屬尖刺組成,每根長至少1公分。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提供

肉品市場中,來源繁雜的豬隻來來去去,易造成疾病交叉感染,且難以追溯源頭、不利防疫。全台灣每年透過活體拍賣交易的豬隻約有700萬頭,這個數字約超過全台豬隻交易的85%,換言之,我們所吃的豬肉,幾乎全經過活體拍賣。

左上為農委會畜牧處副處長王忠恕,左下為立法委員蔡培慧,右上為台灣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理事黃淑德,右下為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主任陳玉敏。 黃靖雅/攝

農委會畜牧處副處長王忠恕表示,看到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所提供的影片,覺得還滿傷心的,因為在《動保法》對運輸進行規範前,農委會就曾請畜產博士廖震元,到肉品市場對工作人員進行人道驅趕訓練,「當時的成果是不錯的」,看到現在肉品市場的實際情況,他承諾,一定會立即著手了解,並加強稽查。至於攸關肉品衛生的屠體交易、評級,也會先區域性試辦,目前已開始協商,若進程順利,也許明年即能試辦。

拍賣豬隻的競價只看外觀、體態,但看不到肉質和豬隻所受的待遇。台灣主婦聯盟代表黃淑德表示,過去主婦聯盟在接觸豬農時就曾發現,問題多出在運輸和繫留環節,非常期待能推動屠體評級制,給消費者透明公開的購買資訊。立法委員蔡培慧則表示,希望台灣的肉品市場能有明確的產銷履歷和產地標示,連一顆貢丸都找得到出產地,才能談食安。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