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哭著進出收容所 日導演見證改變

記者 何宜/報導

近日來台宣傳《為你取名的那一天》電影的導演山田茜,漏自己看完十二夜後覺得相當震驚,表示片中拍攝的收容所環境和日本30年前很像,而現在日本的收容所環境、和對待狗狗的方式都比以往好很多。回憶起愛狗的自己第一次進到收容所的情景,山田茜說當時從踏進去開始就哭個不停,不過卻也獲得一位新家人。

導演山田茜目前養的黃金獵犬小夏(左)在片中飾演過世的Mini,但因為對著小夏叫Mini不會有反應,所以只好「假死」;米克斯小春(右)則是在拜訪收容所時領養的!   天馬行空/提供

山田茜回憶,自己準備開始拍攝狗狗紀錄片的時候,福島發生了大地震,於是跑到前線當義工,也就是在當時認識了「孤兒犬貓救援隊」團體,及其他的動物保護志工、並從他們口中更了解日本的動保環境,得知原來有其他團體會去收容所認養狗狗,這也讓山田茜之後循線去拜訪,因此有了與收容所的接觸。

廣島的「犬貓孤兒救援隊」除擁有自己的園區外,311大地震發生後更前往福島核電廠境內20公里救出1400隻貓狗,並協助照料因家園摧毀後無法和主人同住的狗貓們,每月一次帶著狗貓和主人一月一會。 天馬行空/提供

「第一次進到收容所,我是想先去看一下,所以就沒帶攝影機。」山田茜說,那時候自己跟著在福島認識的「千葉汪」團體的志工進到收容所,看到有10隻被抓進去的小狗,收容所員工表示在沒有母狗的狀況下很難照顧,所以當下就被送去安樂死,眼前的情景也讓愛狗的山田茜止不住淚水,但同行的志工卻表現的相當理智,熟稔地查看新來的狗、核對資料、找有機會被人領養的狗。

結果志工可能看山田茜哭得太慘,就詢問她能否幫忙洗旁邊一隻剛被送進來的野狗,山田茜心裡雖然有點害怕,但她想如果不鼓起勇氣去試,以後要拍攝紀錄片時,怎麼能讓志工們信服。山田茜說,那隻狗身上真的很髒,洗澡過程中沖下來的水都是泥土跟血水,但狗狗卻意外安定、眼神還彷彿向山田茜問著「我會得救嗎?」最後,山田茜告訴志工不用幫這隻狗找領養人了,因為她決定領養這隻米克斯,並替牠取名為「小春」

在電影中飾演山田茜的演員小林聰美,為了捕捉最真實的反應,在片中也是她第一次進到收容所。   天馬行空/提供

籌備電影的這5年間,山田茜也觀察到日本的收容所正逐漸地改善,一開始收容所只有7天狗狗就會被安樂死,而收容所的空間裡共有6間房間,第一間大房間是所有剛進來的狗,接著每過一天狗就會移到下一間,換到最後則會被送到毒氣室。當時的環境相當糟,沒有隔離之下傳染病盛行、大狗護食小狗挨餓、狗因為壓迫而打架等等。但隨著動保團體積極替狗狗尋找出路,也讓所方態度開始軟化、變得積極。

山田茜也提到,現在的收容所不但將大房間分隔出小房間、也會分大小狗,讓更多狗有機會得救,5年前16萬貓狗被安樂死的數量,到去年也下降為12萬。另外,日本收容所的所長跟台灣一樣是獸醫任職,一般來說,會想考獸醫一定都非常愛動物,但因為公務員的身分被分配到收容所,所以必須不斷執行安樂死,身心靈都會非常受創,所以日本規定3年一任,就是評估超過3年身心靈會更負荷不了

導演山田茜日前也與十二夜導演Raye對談,交流日本及台灣動物保護的狀況。   天馬行空/提供

《為你取名的那一天》雖然沒有《十二夜》這麼悲情,但山田茜希望這部電影可以讓更多人關心這個議題、不再讓動物因為人的自私犧牲生命;也希望宣導「以領養代替購買」的觀念,導演也提到品種的喜好本身並不是件壞事,像自己就很喜歡黃金獵犬,不過她憂心的是市場上常常會有流行犬種,在大家一窩蜂跟流行的情況下,就會讓繁殖業者更猖獗、引起更多棄養及不人道照顧等等,如果大家想更了解日本的動保團體、或日本的收容所情況,可以去觀賞《為你取名的那一天》電影喔!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