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8日那一天的簡園長……..

/ 瑭芯 (動保志工)

一位熱愛動物的女獸醫師之死,生前的心聲與遺願,需要被更多人聽見!

4月28日偕同台灣貓狗人協會執行長黃泰山、社團法人關懷流浪犬貓鮮食協會理事長陳隨意及幾位動保人士前往桃園新屋收容所參訪,這是黃泰山走訪全台收容所的其中一站

到達新屋收容所時剛好遇到捕犬車帶回一隻準備進犬舍的黑色米克斯,牠的乖巧與膽小模樣讓人我見猶憐,更親眼見牠嚇到當場「閃尿」從外觀評估牠黝黑的毛色光亮,身體乾淨的程度,明明該是隻曾被飼養的狗,怎會被捕抓?

乖巧膽小的黑狗嚇到頻頻「閃尿」;捕犬員說是民眾通報,意味精準捕捉已失控?瑭芯/攝

當日參觀完園區後,隨著黃泰山進辦公室和簡稚澄園長會談,只見那年輕秀氣的臉龐略顯疲憊,但藏不住對動物因深愛而有的堅毅。近兩小時的暢談,她維持著跪蹲姿勢,輕聲、真誠、謙沖的一一回答收容所各項弊端問題,包括嘉義事件後,行政業務量的倍增,以及動保結構制度缺失讓收容所無法做到「精確捕捉、棄養收費、總量管制」,導致動物入所爆量問題,有著孤臣無力回天的無奈。

詢問為何所內近八成都是民眾通報捕捉,還有戴著項圈、或穿著背心梳理乾淨,甚至剪耳的TNR犬隻!簡園長卻只能無奈回應:「礙於研考會要求,以及市容查報系統規定3天內須處理民眾捕犬陳情,所方只能不情願地配合先捕捉」這樣的行政命令造成收容所被犬隻擠爆,每天上演同欄內狗咬狗戲碼。更讓她憂心的是將實施的零安樂死,認為未管好源頭就要上路,會是動物的另一場浩劫。

近兩小時的暢談,簡稚澄園長維持跪蹲姿勢,輕聲、真誠、謙沖地回答有關收容所的各項問題。瑭芯/攝

雙眼噙淚的她訴說,想成為真正醫病救傷的公務獸醫師而非行刑者,我們聽出了她糾結在非醫療與行政作業的心聲而感動著,她仍展開笑容答應我們「為了園區的毛孩子,會堅強;只要在園區一天,就竭盡所能守護牠們。」甚至希望民間動保團體與動保人士能凝聚共識,一起合作監督政府落實源頭寵物登記與家犬絕育管理工作,因為這樣才能疏解收容所的超收壓力,提升照護品質。

參訪一周後,生命正值發光發熱時刻的簡園長,卻選擇「死諫」守護深愛的動物。猶記得她說「生命沒有不同,錯誤的動保政策在人力不足的運作下,造成末端資源的付出形同浪費,源頭未嚴格控管,流浪動物到了末端收容所都是苦難。也讓動保整體結構惡性循環,永遠無法解決問題。」

園長的愛犬-雞蛋黃,始終伴隨著主人。瑭芯/攝

得知噩耗的黃泰山,難過的表示精準捕捉與TNVR是執行零安樂的重點配套措施!雖說有些地方政府已開始試辦,但若未能全面徹底執行,一旦明年實施零安樂,恐怕是毛孩子們劫數的到來。

因此,於6月/18日(六)下午3:00邀請關注動保議題的朋友們,前往立法院群賢樓前(濟南路1段1號),為浪浪們發聲,讓政府知道,民眾擔憂在無配套下進行零安樂死政策,只會讓流浪犬貓面臨更大浩劫為紀念用生命守護流浪犬貓的簡稚澄園長,當天,敬請參與活動的朋友穿著黑衣服。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