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與「不殺」之間(上篇)

6月1日社團法人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秘書長應邀至中國國民黨中常會進行專題演講,針對一修再修的《動物保護法》和現行的動保政策做了總體檢,他到底說了什麼 ? 今天起一連3天,台灣動物新聞網為你完整揭露。

/ 黃慶榮(社團法人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秘書長)

聲明在先

首先,我要在此聲明:我們都在追求與努力讓「零安樂死」成真。

我們都在追求與努力讓「零安樂死」成真,但該怎麼做?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李娉婷/攝)

但是,以目前台灣的現況,貿然在公立動物收容所實施「零安樂死」,只會使收容動物的狀況更悲慘,也會使我們多年來致力流浪動物數量降低的努力功虧一簣,更會逼死更多動物收容所的管理員。因此,且讓我們一同理性的檢視「零安樂死」政策實施的必要條件和合宜時間。

摘要

我國的《動物保護法》修法像在飆車,不僅法律條文本身讓人無所適從,況且,從中央到地方政府首長,並不重視動物福利,在動物保護體系中,不論是人力、經費、物力等資源,遠遠無法因應為了滿足激進派動保人士要求,而制定的今日法律與政策。復加,在網際網路發達的時代,噴口水的人永遠比捲起袖子做事的人多。用「一犬吠影,百犬吠聲」,來形容這些只會噴口水,以網路霸凌公家機關基層動物保護工作人員的網軍,實在是再恰當不過了!

更要命的是,在台灣各縣市,永遠有抓不完的流浪動物!所以,在各項配套措施無法跟上法律腳步的台灣社會,造成各地方政府的動物保護單位的基層動物保護檢查員,流動率極高,留下來的,每日要面對「抓」與「不抓」、「殺」與「不殺」的內外夾擊龐大壓力,不用自殺了結,才叫做奇蹟!是故,該是到了總體檢我國《動物保護法》與動物福利政策的時候了!

在動物保護體系中,目前擁有的人力、經費、物力等資源,遠遠無法滿足需求。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何宜/攝)

前言

在台灣絕大多數的動保界人士的眼中,似乎只有狗貓,尤其是流浪狗貓的生命,而不顧其它的生態平衡與相關產業發展在網路發達的時代,網軍們更發揮了推波助瀾的網路霸凌能事,用「一犬吠影,百犬吠聲」來形容他們,可謂再恰當不過了。於是乎,地方動保主管機關的基層動保員,被罵跑的不計其數,甚至壓力大到以死諫明志。

在人員流動率頻繁的機構,怎能辦好業務?何況,我國自民國87年11月4日頒布實施《動物保護法》,至今已歷經10次的修法,而修法的原因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且修法猶如在飆車,如今該部法律已被修得可比是一部拼裝車,不僅讓基層動保員無所適從,且隨時可能翻車或解體。

該部法律毫不顧行政法應遵守的邏輯思維與行政法的誠信及比例原則,且有無限擴張行政權的疑慮[1]在同一部法律中,竟然還會出現競合性的法條[2]與重複的累贅條文[3],或是搞了半天白忙一場的規範[4]

不容否認,當年制定《動物保護法》,主要是想解決流浪動物問題,因此,在整部57條條文的法律中,有44條條文和寵物有關,其比例不能說不重。況且,自民國87年11月4日頒布實施以來的17年中,歷經了10次修法工作,管理規範越修越嚴格,對於違法者的罰則也越來越加重。

流浪動物會製造社會問題,誰都知道!要解決流浪動物問題,相信沒有人反對。但是,要如何解決流浪動物問題?各家說法卻莫衷一是。有人主張不可抓;有人認為一定要抓;有人主張精準捕捉;有人倡導「捕捉、絕育、釋回」(TNR);甚至有人硬把佛教思想橫加於《動物保護法》中,限制公立動物收容所撲殺收容動物。

內容

動物保護法的真諦

全球制定動物保護相關法律的國家,都希望能給予人類豢養的動物享受「動物五大自由」的基本精神

所謂的「動物五大自由」是指:(1)免於遭受飢餓、營養不良的自由。(2)免於遭受因環境而承受痛苦的自由。(3)免於遭受痛苦及傷病的自由。(4)有表達天性的自由。(5)免於遭受恐懼和壓力的自由。這也就是我國《動物保護法》第5條條文所揭櫫對待動物的規範。至於為何會在該法中落入安樂死的條文?或許誠如西方諺語:「不自由,毋寧死」吧!也就是說,不願見牠們繼續過著沒有動物五大自由的生活。

若無法給予動物足夠的照顧資源,儘管是愛心收容,仍違反《動物保護法》精神。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李娉婷/攝)

可是,台灣民眾受到儒道釋思想的影響極深,認為生命祇要活著就有希望,根本不會在意牠們是否活得快樂、幸福、健康、自由。因此,動物五大自由的精神對國人而言,那只是西方人的玩意兒!在多數動保人士心中,《動物保護法》是在規範那些沒有愛心的人的法律,對於我們這群很有愛心的人,可以不用遵守。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動保人士常常對於政府、一般民眾指指點點,卻忘記自己也要守法。

台灣施行《動物保護法》的窘境

民主選舉制度的國家,只要是沒有選票的事務,在施政上永遠擺在最後面,或虛應故事。台灣的農漁牧飼養的動物頭數雖然極多,但牠們都沒有投票權,而飼養者也是佔人口比率的少數,所以,政治人物根本就不會重視牠們,更何況,在民眾的心目中,牠們都是為人類所用的,談何動物福利。還有就是激進派動保人士,永遠不會滿足動保法中所規範的事項,毫不考慮社會現況,一再遊說立委修法。更何況,丟政治泥巴讓對方出糗,是件很好玩的事情。故台灣自頒布實施《動物保護法》以來,發生的窘境有:

  1. 不論是中央或地方主管機關都發生人力、經費不足的情況。
  2. 地方主管機關受限於《地方制度法》的規範地方政府的組織架構,雖然在《動物保護法》中增加了地方政府的執行業務,但卻無法增加人力資源,只得以現有人力兼掌動保業務。
  3. 地方主管機關受限於財政不足問題,無法編列充足的預算挹注於動物保護工作中。
  4. 民選地方首長對於動物保護的認知不足,更因缺乏選票致令根本就不重視。
  5. 絕大多數民眾依然將所飼養的動物視同自己的財產,而不是生命,當牠們沒有利用價值的時候,視棄養為理所當然
  6. 臺灣人民受到儒、道、釋思想的影響極深,只願棄養而不忍殺生。
  7. 多數民眾對「動物收容處所」視為「嫌惡設施」,只要聽聞要在某地興建動物收容所,附近的居民與當地民代,則以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抗爭。
  8. 其它法律無法和動物保護法同步,要管理卻又沒有配套措施,讓想要合法化,卻又無法可依。
  9. 人民的守法觀念不足,棄養是產生流浪動物的主因。
  10. 台灣各地到處仍充斥流浪動物。
  11. 善心人士街頭餵食流浪動物,助長牠們的繁殖數量。
  12. 動保團體藉由各種理由阻擋、批判、謾罵、扭曲、抹黑、攻訐政府動物保護機構與人員。
  13. 「抓」與「不抓」,都是地方民意代表、鄉鎮村里長等的意見,並以強大壓力要求基層動保公務員執行,讓基層公務員錯愕。
  14. 激進派動物保護組織與人士遊說立法委員,把法律修得陳義過高卻礙難執行。
  15. 基層動物保護檢查員的流動率太大。
  16. 設置公立動物收容所,使得地方動保主管機關扮演球員兼裁判的角色。
  17. 動保界人士好像是《動物保護法》管轄下的化外之民。
  18. 在民主自由的多元化社會,政府怎麼做都會遭受批判。況且,臺灣人噴口水批評、謾罵的人多,捲起袖子做事的人少。
  19. 立法像飆車,讓執法的公務機關無所適從。
  20. 捕捉、絕育、釋回」(TNR),並不能真正解決流浪動物問題。
  21. 「精準捕捉」是不了解犬類生態行為人士自以為高明的主張。
  22. 「以領養代替購買」值得鼓勵,可是被領養的大都只是純種小型犬隻,中大型狗或者米克斯(混種犬)則乏人問津。然而,偏偏在公立收容所收容的犬隻80%以上都是米克斯,難以送養。
  23. 「以絕育代替撲殺」是釜底抽薪的上上之策。但是,如果不從飼主開始,並由飼主負擔經費,政府是無法負擔龐大的絕育費用的。且利用公帑全面補助絕育費用,對於不養寵物的納稅人也不公平。
     

因此,「抓」與「不抓」;「殺」與「不殺」都有攻擊聲浪。況且他們的壓力來自社會、長官、毫無配套措施的政策。在這種情形下,動保主管機關的基層員工,可以逃的,自然想方設法的逃走,堅守崗位不逃或逃不掉的,不是精神出問題就是以自殺了結。

矯枉過正的動物保護法

所有民主國家立法的精神是打擊非法保障合法。因此,我國的《動物保護法》應該是只要合乎「動物五大自由」精神下的業者都應予以保障。然而,綜觀這些年來的修法歷程,在某些方面,根本不考慮我國國情,大量引進歐美先進國家的法條,例如:經濟動物、實驗動物方面;在另一方面,又毫無理由的堅持,似乎有「只要非我族群,一律殺無赦」的味道,把所有動保機構基層工作人員與業者逼到走投無路。

 


[1] 研究者註:在憲法第15條:人民之生存權、工作權及財產權,應予保障。然而,在最近修訂的【動物保護法】第25條之1,竟然授權行政機關可以不經法院審判而沒收人民的財產。

[2] 研究者註:【動保法】第5條第二項第十款:除絕育外,不得對寵物施以非必要或不具醫療目的之手術。與同法第11條第二項:動物之醫療及手術,應基於動物健康或管理上需要,由獸醫師施行。

[3] 研究者註:【動保法】第5條第二項第四款:飼主應避免其飼養的動物遭受騷擾、虐待或傷害。與同法第6條:任何人不得騷擾、虐待或傷害動物。

[4] 研究者註:【動保法】第3條第十三款:展演動物:以提供娛樂為目的,在營業場所供展演及騎乘之動物。在動物園、海洋世界、觀光農場(例如阿河)的動物有哪幾頭是提供騎乘的?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