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與「不殺」之間(中篇)

6月1日社團法人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秘書長應邀至中國國民黨中常會進行專題演講,針對一修再修的《動物保護法》和現行的動保政策做了總體檢,他到底說了什麼 ? 今天繼續為你揭露。

慶榮(社團法人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秘書長)

在進入討論核心問題之前,先提供幾個有關公立動物收容所的相關資料給大家參考與思考。

歷年來公立動物收容所收容處理情形

在頒布實施《動物保護法》的前幾年,全國動物收容所每年捕捉收容的動物估計最少超過12萬頭以上,而安樂死數量則接近10萬頭左右

近年來,由於國人的動物保護意識抬頭,復加「以領養代替購買」、「絕育代替撲殺」、「TNvR」(捕捉、絕育、防疫、釋回)、「精準捕捉」等行動獲得某些成果。因而降低了捕捉與安樂死數量。

但是,在同時值得堪憂的是:(1)在收容所內自然死亡的比率在10%以上(見表二),卻遠超出可以容忍的收容所動物福利指標(歐美國家在動物收容所的自然死亡率低於2.5%)(2)近年來,為了提高領養率,大量送往私人狗場,讓這些狗活在毫無動物福利的環境中,過著人間煉獄般的生活。(3)還有就是以TNvR為名釋回原地的狗兒,依然造成當地民眾的困擾,而且釋回之後,是否有人會繼續照顧牠們?牠們的老、病、死等,則又是值得關注的事情。

  •  表一 歷年來全國公立動物收容所收容處理情形統計表

附註:引用自「寵物登記管理資訊網」

從表一,我們可以看到每年全台捕捉收容的流浪動物數量逐漸降低,而認領養數量則逐漸提升,尤其是,近幾年來,推動「以領養代替購買」的成果非常顯著。也因為認領養數量大大提高,所以,人道處理數量為之大減。但是,被誰領養?是為了衝高送領養率,而大量送往民間狗場嗎?發生了如苗栗縣、嘉義縣為了提高領養率,將牠們送往私人狗場,在運送過程中悶死狗的事件。大概就是要提高送領養率的後果吧!

被領養的狗都去了哪裡?有多少是進入家庭?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李娉婷/攝)

然而,有一個問題值得檢討,那就是在收容所內「自然死亡」的問題。所謂的「自然死亡」包括了:老死、病死,總之不經過人類加工的死亡(可以減少人道處理率),就被稱作「自然死亡」。在美國的動物收容所,自然死亡率只要高於2.5%,就會被評比為「低動物福祉」的動物收容所。而,從表二顯示,全台灣公立動物收容所得自然死亡率平均高達10%以上,表示收容所內的動物福祉指標極差。

  • 表二  收容所內自然死亡統計

附註:引用自「寵物登記管理資訊網

又,依據農委會所提供的資料顯示(如表三),全台公立動物收容所最適當的收容總量約為6,563頭動物。然而,我們卻可以從表一看到,歷年來每年全台公立收容所的收容總量卻平均約為10萬頭動物。每縣市政府公立動物收容所的收容壓力可見一斑。

以目前為了保障收容動物的環境品質,避免過量收容動物,還能不得不依法執行安樂死下,尚出現這種狀況,一旦停止執行安樂死超過法定期限的收容動物後,會出現什麼慘狀?實在不敢想像。對於收容動物是幸?還是不幸?只好由時間去證明了!

  • 表三 各縣市公立動物收容所動物最適當收容量表

附註:1.農委會提供資料。2.實務上,因收容空間需隨時依當時送入之動物狀況(如體型大小、年齡、性品、動物行為、生理條件等)彈性調整運用,故可容納之犬貓數,並非固定值,另因目前計有17縣市正進行其公立動物收容處所改(興)工程,預估於106至107年間陸續完工,全國可收容動物總量會有明顯變動。

公民意識抬頭,抗爭事件層出不窮

民國87年《動物保護法》初設之時,公立動物收容處所多係縣市動物保護主管機關接受原由鄉鎮市清潔隊設置之簡易設施,當時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以下簡稱防檢局)為改善公立動物收容處所狀況,編列約2億經費補助各地方政府改善動物收容環境,但依現行社會觀感,多屬鐵皮屋、鐵籠之收容環境,早已不符動物福利,也不可能讓民眾願意參訪,因此農委會另自103年度推動公立動物收容處所的全面改建工作。但目前,即令有某些縣市首長有心撥出土地興建動物收容處所,而農委會也編列了預算補助,可是,卻在當地居民與地方民意代表的抗爭下,難以定案

多數民眾不願意公立收容所設置在自家附近。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

事權不統一

基於地方自治精神,《動物保護法》第2條第一項:本法所稱主管機關:在中央為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在直轄市為直轄市政府;在縣(市)為縣(市)政府。也就是說,在地方政府,到底由哪個單位來執行《動物保護法》?地方首長說了算!另一環節,捕捉犬隻並不是為了動物保護工作,而是為了處理流浪犬引起的公共安全、衛生等問題,早期是由行政院下令環保系統捕捉流浪動物,因此,到目前為止,因各地方政府人力資源受組織結構與財源限制無法擴充,尚有8個縣市(見表四)仍然由環保單位負責捕捉流浪動物,再交由農政系統的動物保護單位負責收容。

部分動保人士說要精準捕捉,但現實上,基層捕犬人員面臨大量民眾陳情案件、長官、民意代表的要求下,能有空間不捉嗎?更何況是屬於鄉鎮公所清潔隊執行捕犬時,動保單位收容所是否已滿額,必定不是他們會優先考量的事情,依業務儘速處理民眾陳情才是當下重點,使得動保單位的動物收容所縱然狗滿為患,也很難協調或阻擋清潔隊員捕捉流浪動物。令動物收容所雪上加霜。事權不統一下,動物進入收容的數量調節,困難重重!

  • 表四    各縣市捕犬業務負責單位

附註:引用自「台灣動物新聞網」

公立動物收容所設置地點

過去由於行政院一紙命令,責成環保單位負責處理流浪動物問題,因此,各縣市環保單位為了留置這些捕捉的動物,於是在垃圾場旁邊設置簡易的動物留置場所。直到頒布實施《動物保護法》後,才由農委會編列預算補助地方政府興建動物收容所。但是,用地尋找困難下,多數是原地改建。

所以,到目前為止,除了雲林縣尚無設置公立動物收容所,屏東縣委託屏東科技大學收容外,其餘縣市的動物收容所,大都仍設置在清潔隊的垃圾場旁邊。

這種情形不僅會發生「業績壓力」現象,而且設於垃圾場旁邊的收容所(見表五)環境也不是很好,予人惡劣觀瞻。

  • 表五 各縣市動物收容所位置

附註:1.雲林縣尚未設置公立動物收容所。2.研究者製表。

「抓」與「不抓」流浪動物的矛盾

在地方上,舉報捕捉流浪動物的,大都是民意代表、村里長等受到選民所託,向地方主管機關舉報地方主管機關能不執行嗎?

而阻擋捕捉流浪動物的,則是激進派動保人士,他們敢扭曲、抹黑、謾罵、攻擊政府,甚至遊說某些愛作秀的地方民代,利用刪除預算的方式,達到他們的目的。

而地方動保主管機關的基層公務員成了夾心餅乾,「抓」與「不抓」都動輒得咎。甚至成了被告,還要勤跑法院或受到監察院的糾舉,除了正常的業務外,還有寫不完的報告。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