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與「不殺」之間(下篇)

6月1日社團法人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秘書長應邀至中國國民黨中常會進行專題演講,針對一修再修的《動物保護法》和現行的動保政策做了總體檢,他到底說了什麼?今天為你揭露終結篇。

/ 黃慶榮(社團法人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秘書長)

「殺」與「不殺」過度收容動物的煎熬

相信每一位在動物收容所服務的人員,都不願見到好好的動物被安樂死,更何況不得不執行安樂死的獸醫師!但是,在我們的社會還有大量的流浪動物,每天被捕捉後不停進入的數量,很快就會讓收容所過度收容。犬隻在過度收容下,為了保護其資源(食物、地盤、社會階級等),經過一段時間後,一定發生打架、互咬的情形,咬傷、咬死是稀鬆平常的事情不僅增加了管理人員的工作量,也消耗了有限的資源,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因此,他們不得不依法執行安樂死超過收容期限,且沒有人認領養的收容動物。這時候,就會被動保人士不管青紅皂白的指責為「劊子手」。

如果「不殺」超過收容期限,且沒有人認領養的收容動物,又無法拒絕繼續被捕捉進入的動物,則因為打架、互咬而死亡的動物數量將大大提高。這個時候,又會被這些光說不練的動保人士批評、指責、謾罵、扭曲、抹黑為沒有愛心、冷血動物、管理不善等。事實上,收容所的工作人員不僅已累癱了,還因為大量受傷、罹病的動物已將所內的醫療資源耗盡,且受於預算限制無法再補充。試問,如果換作是你,你將如何面對與因應?

所以,在公立動物收容所內,若無法杜絕流浪動物的產生源頭,不論是「抓」與「不抓」和「殺」與「不殺」對於基層工作人員,都有來自不同面向的龐大心理壓力。

犬隻會為了保護資源(食物、地盤、社會資源等)而打架,是過度收容必然產生的結果。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何宜/攝)

高流動率的基層動物保護員

我常聽到動保界人士,批評政府主管機關執掌動物保護的公務員,流動率太高,確實也是如此!我每年在基層動物保護員講習班上,看到的都是新面孔。這些通過國家考試的優秀人員,通常在法定任用期期滿後,立即請調到別的公務機關,而他們的離開原因是被罵跑的。老子(老娘)不再受這種鳥氣,請調離開總可以吧!

零安樂死的條件

在現今的公立動物收容所,達到零安樂死的條件,只有下列四種可能的狀況

  1. 社會上已無流浪動物存在。
  2. 即令有流浪動物,也有人舉報捕捉,政府可以不處理。
  3. 就算捕捉進入公立動物收容所,在動物收容所內會一直飼養到牠送養或自然死亡,活著的動物並不執行安樂死。
  4. 能夠將所有捕捉入所的動物通通送養出去。
  5.  

遺憾的是,以現今我國的國情,以上四種假設都不可能存在。所以,現階段要以法律要求公立動物收容所達到零安樂死,簡直是癡人說夢!

現階段零安樂死可能出現的現象

一旦停止安樂死「經通知或公告超過十二日而無人認領、認養或適當處置之動物」後,可能會產生的後遺症有:

  1. 「安樂死」可以視收容狀況而不執行,但卻是遏止想要棄養寵物飼主心理的一把刀。然而,因為不會安樂死動物,所以,不負責任的飼主將心安理得的棄養他們飼養的動物
  2. 過去不忍見無辜動物被安樂死而領養的愛心人士、動保組織、民間狗場,因為牠們在公立動物收容所內不會被安樂死,而且有住、有吃、有喝、有人照顧、還有獸醫師幫牠們治病,又何必再花自己的錢收容牠們呢?將可能不會再領養公立動物收容所動物。
  3. 民眾為了自己生命財產的安全與生活安寧,絕對不會停止舉報捕捉流浪動物,更何況舉報被捕捉後,也不會被安樂死,將更踴躍的舉報。因此,再怎麼精準捕捉,地方政府捕捉流浪動物的業務是不可能停止的也就是說,還是會有被捕捉動物不斷進入公立動物收容所,會不會爆滿?應該指日可待吧!
  4. 動物在有限空間過度收容下,為了保護資源,行為將逐漸改變,打架、互咬是絕對避免不了的行為。獸醫師與所內工作人員醫療工作將大大增加,而且投入的管理成本(醫療資源、人力資源),也將大大提高,
  5. 收容動物在弱肉強食的環境下生活,行為會逐漸改變,收容越久越難送養。
     

這五種狀況,對於我國的動物福祉與收容動物的命運,到底是幸?還是不幸?

零安樂死讓部分不負責任飼主更心安理得的棄養。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何宜/攝)

結語與建議

追求「零安樂死」是我輩動保團體與人士長期追求與努力的目標然而,以目前台灣社會的民情風俗與人民的守法素養,貿然以法律規範公立動物收容所達成零安樂死的政策,如同揠苗助長,將會適得其反,反而會「吃緊弄破碗」。

在全球動保先進的國家,不論是公立或民間收容所,沒有一個不執行收容動物安樂死的但是,在這些國家中的人民,並沒有人會責難收容所中執行動物安樂死的獸醫師;而且,在這些國家中的行政系統,會隨時關心動物收容所服務人員的心理變化,會聘請心理諮商師定期諮商與輔導他們,以紓解他們面對的強大心理壓力。

反觀台灣的動保行政體系中,從上到下的首長,視動物收容所內的人員,依法執行收容動物安樂死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也是他們必須從事的業務,完全不管這些人的心理感受。況且,大多數動物保護團體與人士以及無所不在的網軍們,並不會譴責棄養動物的不負責任飼主,而卻只會醜化、指責、謾罵動物收容所員工,尤其是負責依法執行安樂死動物的獸醫師;政府主管機關,更沒有想到要聘請心理諮商師,協助這些依法執行公務的人員紓解他們所面對的強大壓力。

去年(民國104年)修法,在《動物保護法》中落入了「在民國106年2月之後,公立動物收容所不得再安樂死收容動物」,這也是我們追求的目標。可是,在收容空間不足、經費不夠、人力資源缺乏下,動物收容所人員如何面對繼續湧入的捕捉動物?我們是否曾經仔細思考過?

因此,在「抓」與「不抓」、「殺」與「不殺」之間,發生動物收容所獸醫師服藥自殺,是預料中不必訝異的事情。基層動保人員流動率極大,更是每個地方動保主管機關發生的常態。

流浪動物源頭尚未杜絕,零安樂之後,民間對政府仍會有捕捉動物的需求。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李娉婷/攝)

結語

一、若無法斷絕網路霸凌,公立動物收容所人員,自殺事件還是會發生。
二、若無法杜絕流浪動物產生的源頭,蓋再多、再大、再好的收容所,都無法解決流浪動物問題。
三、若無法杜絕流浪動物產生的源頭,不論是嚴格要求達到零安樂死的目標或修法容許繼續執行安樂死所內動物,都會再逼死公立動物收容所的員工。
四、不論是精準捕捉與推行TNvR,都只是治標不治本的政策,並無法有效解決流浪動物問題。
五、再怎麼提高民眾領養率,總有飽和的一天。
六、送往民間狗場,猶如將牠們送往另一個人間煉獄,過著毫無動物福利的歲月。因為這些民間狗場進多出少,爆滿是可預期的,而她們的資源有限,又怎能提供良好的服務?
七、依據目前《動物保護法》第12條第五項規定[1],想要在民國106年2月達到公立動物收容所零安樂死目標,簡直緣木求魚。
八、若依目前法律規定,在民國106年2月後,即貿然實施公立動物收容所零安樂死制度,將會發生兩種現象:
(1)
因為沒有安樂死,所以不負責任的飼主更有恃無恐的棄養動物
(2)原來會憐憫即將被安樂死而領養動物的愛心人士,則會因為狗兒在公立動物收容所有住、有吃、有喝,還有獸醫師治病,而打消領養念頭。
九、在幾乎達到零安樂死的其他國家的城市,例如:日本的熊本市、青森市,美國的舊金山市,在其轄區內的狗貓絕育率高達90%左右。所以,台灣想要達到零安樂死的目標,惟有嚴格執行「飼主應為其特定寵物絕育」的法律要求
十、飼主責任教育左右了棄養寵物的主要關鍵因素,所以,寧可將經費挹注在推展飼主責任教育上,而不是投注於興建更多更多的動物收容所。
十一、鬆綁興建民間動物收容處所的相關法令,並以專案輔導與補助興建,然後制定嚴格的監督與獎勵辦法,最後的目標是關閉所有的公立動物收容所,收容動物的業務完全由民間收容處所經營政府主管機關只負責裁判的角色,而不是現在的球員兼裁判,吃力不討好卻又動輒得咎的工作。
十二、需要編列預算聘請心理學專家,諮商與輔導公立動物收容所員工,協助紓解他們所面對的強大壓力,公立動物收容所服務人員的流動率極高,自殺事件,將會繼續發生。
十三、動物保護是不分藍綠的事情,但是,藍綠立委在立法時像飆車,而且太過於遷就激進派動保人士的訴求。

建議

一、聘請法學專家,重新全面檢討與修正動物保護法
二、嚴格執行寵物犬晶片植入與登記法律。
三、落實犬、貓絕育法律規定,堵斷流浪動物產生源頭。
四、大力推展飼主教育,杜絕棄養行為
五、政府應編列預算聘請心理諮商師,定期或不定期給予公立動物收容所人員心裡諮商與輔導工作。
六、檢討法令與編列足夠預算,方便各地方政府設置合法的公立動物收容所。
七、敦促新政府寬列預算,補助地方政府充裕公立動物收容所的人事與更新設施的經費。
八、影響或灌輸地方政府首長,以使他們有正確與足夠的動物福利觀念
九、請地方首長出面協調擬興建動物收容所當地居民的反彈聲浪。
十、制定輔導、協助、獎勵與監督辦法,鼓勵民間興建合法的動物收容處所。
十一、嚴格監督寵物繁殖、買賣業,但也要檢討法令,方便他們申請設置「寵物繁殖、買賣場」。
十二、法律是保障合法,打擊非法,而不是非我族群一律誅殺。畢竟,要尊重依法執行公務的基層公務員感受。以及考慮相關產業的發展與業者的生存權利。

 

[1] 【動物保護法】第12條第五項:本法中華民國一百零四年一月二十三日修正之條文施行之日起二年內,收容於動物收容處所或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指定之場所,經通知或公告超過十二日而無人認領、認養或適當處置之動物,得予以宰殺,不適用第一項規定。

 

資訊類別: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