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安樂重點配套---寵登 喚不來?

記者 黃靖雅/報導

《動保法》零安樂政策越來越逼近實施日期,卻因「悶死狗」、「園長死諫」等大型動保案件接連爆發,動保基層機關和擔心流浪動物安危的動保人士,似乎陷入了壓力鍋,看不到政府端出零安樂的完整配套措施,主張和反對零安樂延期執行的兩派人士開始攻防讓圈外人也不免質疑零安樂有那麼難嗎?

2月4日將至,流浪動物等來的是春天,還是更加嚴峻的寒冬? 資料照,黃靖雅/攝

外界一直很難理解「零安樂」難處在哪?需要多少條件到位,零安樂才能無痛上路?除了強制寵物登記(簡稱寵登)、強制絕育需要絕對的公權力主導外,TNVR、棄養通報、非法繁殖業者通報、推廣領養、飼主責任教育,早已是民間動保團體多年來努力的目標。

民進黨籍立委吳思瑤、陳曼麗7日上午舉行公聽會,主題「零安樂死政策停看聽」,就遭到力主零安樂的動保團體抨擊,指出既已立法的政策,哪容猶疑變卦?公聽會中先由各地方收容所代表,上台匯報工作進度,並反映第一線人員的難處;接下來再由與會的各界代表發言。

各縣市動保機關的最大難處,在人力嚴重不足,連資源最充沛的台北市,都仍有兩名獸醫缺額,徵了半年徵不到人。台南市動保處代表則在公聽會上強力建議,應修改飼主未寵登先勸導才開罰的條文,別讓人力已經緊繃的地方動保機關,再行無效之工。

連獸醫缺都補不足了,何況壓力更大、待遇更差的動保員和收容照護人員。 資料照,李娉婷/攝

資源和公部門一樣匱乏的民間團體,各自傾盡全力「抓漏」,雖延緩了動保結構的崩塌,但流浪動物數量仍未見大幅下降,是因為沒有政府制定通盤計畫,樂於協助的民間力量未能集中,反而分散了。而在會議中,不難看出大多數人都同意寵登和TNVR是最急迫、最需要引進公部門力量重點加強的部分。

懷生相信動物協會執行長郭璇在會議中表示,2015年參加了國際犬隻族群管理高峰會,並實際走訪超過30個國家後,以流浪動物問題和台灣類似的可倫坡(斯里蘭卡首都)和索菲亞(保加利亞首都)為例說道,TNVR要成功,需要大規模、高密度的結紮,「他們甚至以『軍事行動』般的結紮和放養犬普查,來形容自己的絕育計畫」。可見縝密的計畫和公權力的介入甚至主導,對解決流浪動物問題來說是必要的。

TNVR要做得更科學化、更細膩,才不會有後遺症。 示意圖,李娉婷/攝

TNVR真要做起來有很多細節要注意,光是R這個環節,就有很大的學問,攻擊性強的、太親人的犬隻不能R,特定地區也不能R,TNVR的執行標準應因地制宜。

在原放地點部分,中山大學生物科學系副教授顏聖紘認為,以環境、生態保育為目的的國家公園或淺山區,為保護野生動物的生存空間,不適宜作為流浪動物的回置點,「把天生野犬從這些區域移除後,我們需要動物馴養員來協助牠們和人相處」。另,他也認為既然動保法明定保護對象為「犬、貓及其他人為飼養或管領之脊椎動物」,修法應考慮「延伸性」,不宜變成犬貓專法。

生物系博士賴亦德則直言,TNVR不是解決流浪動物問題的第一步,只要還有棄養,結紮率再高都沒有用,因此他主張,首先應用寵登來防止棄養,管制有主動物結紮,然後控管寵物買賣,這些都做到了,TNVR才可能發揮效果,「零安樂需要的不是時間表,而是明確的進度表。」

無論是動保機關、學者、動團、獸醫師、寵物業者都同意:落實寵登非常重要。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長期下鄉絕育,執行長劉晉佑表示,協會為偏鄉飼主解決犬隻生生不息的困擾,同時為其中超過八成的犬隻施打寵登晶片,透過免費絕育去「交換」飼主責任。民間團體都能想出辦法來,協助增加寵登率,擁有公權力的動保機關也不應再擔心「民眾反彈」而畏首畏尾。

圖為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下鄉絕育照。 資料照,江幸芸/攝

部分力圖轉型的寵物業者,似乎也很適合做動保機關和飼主間的公衛傳聲筒。新北市寵物商業同業公會理事長張御丞表示,業者包辦毛孩的食衣住行育樂,公會成員站在接觸飼主的第一線,很樂意協助宣導飼主責任,加強寵登、降低棄養、協助認養。

席間另有部分與會者提出,能否讓「獸醫院」成為強制寵登政策中的一環。台北市獸醫師公會理事長譚大倫則認為,獸醫師能宣導正確觀念,但沒有公權力可強制飼主寵登,也不太可能要求獸醫當「抓耙子」去通報未寵登的飼主。

被吳思瑤、陳曼麗邀請參加會議的新科農委會副主委翁章梁,在匯集各界意見後,當場做出數項令人振奮的承諾,此外,他也應立委要求,承諾農委會將在3個月內,針對零安樂配套措施做出通盤檢討,制出一份可行的計畫書。吳思瑤也強調,召開公聽會不是要推翻修法、推諉責任,是希望面對政策準備不足的現實,承擔迎接未來嚴峻的挑戰。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