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案”抗爭成功 傷害了誰?

記者 李娉婷/報導

高雄壽山海軍陸戰隊營區27日傳出虐狗事件,大眾怒火隨著相關影片不斷被轉發而快速延燒,海軍司令部當晚立即召開記者會致歉並公布懲處名單,仍未能平息眾怒,28日有動保團體至國防部前抗議,讓國防部長親自出面道歉、答應數項訴求,甚至在海軍司令部直播3位涉案官兵道歉畫面。對於部分人而言,這是一場「大獲全勝」的抗爭,但更多數的民眾卻認為,「動保的形象」與「國軍的尊嚴」被拉到了新低點。

國防部長馮世寬被群眾包圍,向「大眾」致歉。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李娉婷/攝)

在還未清楚案情前,就有許多網友展開肉搜,挖出「5位涉案人」的手機、住家電話與地址,甚至在市議員與動保團體在案發當日下午召開的記者會上,也直接指出5人的姓名,隨後經過軍方調查,事實上只有陳祐才、張峰瑜與胡家瑋3人涉案,另外2位陳姓與徐姓義務役人員並未參與虐待,但網路謠言與錯誤資訊已經被大量傳播。

徐姓義務役的哥哥表示,事件發生以來,他們不斷地受到騷擾,儘管軍方公布的懲處名單中完全沒有徐姓義務役[1],民眾還是持續的打電話來,此外,徐姓義務役的哥哥也指出,他弟弟只是義務役,在軍中面對志願役的中士,看到了狗被帶走,要如何去阻止?

除了電話騷擾,還有涉案的人住家被噴漆、軍營被丟雞蛋等狀況發生。

涉案的義務役一兵胡家瑋住家鐵門遭人噴漆。 取自網路

而28日的抗議行動中,國防部長馮世寬親自出面道歉,並答應抗議團體的訴求,在熟知軍方規定的民眾眼中,更是感到不可思議,不少人表示「一看就是沒當過兵的人想出來的」。

對於飼養犬隻「造冊管理」這件事,網路上調侃聲不斷,甚至還有人先幫軍方做好「國軍動物保護小卡」,認為制式化管理無助於提升軍人動物保護觀念,此外,部隊中有所謂的「高裝檢」(高級裝備檢查)制度,小至鋼盔等個人裝備都在檢查範圍中,數量不能多也不能少,造成高裝檢期間軍營總是一片混亂,丟裝備、向其他營區借裝備的情形不斷發生,不少人擔心這樣的措施反而會減少軍營養狗意願,也有人認為軍營將會變成流浪動物收容所。

網路上流傳多張民眾自行製作的「國軍動物保護小卡」,嘲諷國軍僵化到連自發養狗都要造冊管理。 取自網路

「每半年由動保單位會同合法動保團體入營緝查」的要求,也讓許多人擔心國安問題,部分軍營涉及國家機密,2013年時導演鈕承澤就曾偷偷帶著中國籍攝影師登上海軍軍艦而惹出風波,而在28日的抗議現場,經記者詢問,一位政戰官就憂心地表示,要讓政府動保機關進入營區稽查還可以,但動保團體不論合法立案與否,存在的風險都太高。

涉案人對著動保團體代表道歉。 臉書公開影片截圖

在國防部讓8位動保團體代表進入海軍司令部見3位涉案人,並讓3位涉案人對著動保團體代表鞠躬道歉後,網路上對「動保團體」的罵聲更是升至新高點,總結民眾不滿的原因有「為什麼是對動保團體代表道歉?」、「有哪一個團體中沒有壞分子?個人行為卻遷怒到整體國軍」、「抗議者可以不滿,但是不該踐踏人的尊嚴」等,而在軍營中使用手機直播的行為,也讓不少人直呼動保團體代表帶頭違法。

一般進入營區拍照需先經過申請,經核准後就可在申請範圍內拍攝,但若是緊急事件,也允許口頭申請,而現在許多營區有開放使用智慧型手機,海軍司令部中正堂就是其中之一,但若沒有特別的命令,拍照、打卡與定位都不被允許;抗議代表之一的台灣貓狗人協會執行長黃泰山在相關新聞刊出後在臉書指出,軍方有答應讓動保團體代表拍照、沒有勸阻一事,但據了解,軍方對於臉書的「直播」功能並不知曉,原先答應可拍攝相片與錄影,卻沒想到是直播放送。

抗議現場不斷有民眾要求國防部交出3位涉案人。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李娉婷/攝)

儘管抗議民眾不認為自己的「正義」有錯,參與抗爭的也只是部分動保團體,但輿論如今已走向對「動保團體」這一集合的不諒解,不少民眾指出,虐狗的人是本身的人格養成與教育過程出了問題,不是進了軍隊後才不尊重生命,動保團體應把重點放在虐待動物相關的修法、校園與社區的生命教育等,怪罪國防部、要整個國軍體系負責是在模糊焦點,對於動物保護的長期發展毫無助益。

而在這起件事件中,民眾觀感會從一開始對涉案人的憤怒,導向對整體動保圈的觀感不佳,除了部分動保團體與抗爭民眾無限上綱外,沒有謹慎規劃處理措施,急著「平息民怨、回應民意」的國防部也難辭其咎,並對國軍形象造成另一波損害。



[1]懲處名單
群指揮官 鍾上校 申誡2次
政戰處長 金中校 申誡2次
基地警衛一營營長 顏中校 申誡2次
基地警衛一營營輔導長 陳少校 申誡2次
基地警衛一營基地警衛二連連長 黃上尉 記過1次
基地警衛一營基地警衛二連輔導長 陳中尉 記過1次
哨長 陳中士 大過1次 調離現職、移送法辦,列入汰除對象
一兵 張峰瑜 大過1次 另違反手機使用規定,記過1次 移送法辦,列入汰除對象
一兵 胡家瑋 禁足10日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