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救狗9年 台商:東北最艱難

記者 李娉婷/報導

每年夏至開始、為期10天的「玉林荔枝狗肉節」剛結束,今年的狗肉節不似以往有大規模的衝突,當地居民也傾向轉為低調吃狗,防備來自外界的批評聲浪;此外,中國的動保團體也分歧為「攔車派」與「買狗派」兩派,在網路上展開論戰,台灣動物新聞網訪問到兩派救援都有參與的台商陳先生與陳太太,聽他們娓娓道來與中國不同地區狗販交涉、救狗7年的經驗談。

中國黑龍江省與朝鮮半島相連,飲食習慣也深受朝鮮民族影響。(示意圖)  取自網路

「玉林因為狗肉節而成為大眾焦點,但在中國,玉林並不是吃狗的重點地區」台商陳先生說,他和四川出生的太太定居北京,兩人都愛狗,自2009年開始出資救援中國東北黑龍江省牡丹江市的犬隻,陳先生說在東北地區,一個屠宰場一天就能宰殺4、5000隻狗,玉林狗肉節期間的大規模屠宰,在東北卻是日常現象。

「攔車派」接獲線報後,會在公路旁埋伏,伺機攔下滿載貓狗的貨車,不花錢買狗,以讓狗販虧損的方式削弱產業鏈;「買狗派」則是以金錢搶救狗販刀下的生命。兩派近來在網路上爭執不休,一方認為另一方助長黑色產業,另一方則認為搶救生命最重要。

為什麼「攔車」與「買狗」救援都參與?陳先生解釋,每個地區適用不同的救援方式,例如在東北,連官員公安(警察)都在吃狗,就算一車10隻狗中有5隻是帶著項圈的品種犬,公安也不會抓,要救只能買下;但在北京,只要有違法販賣狗肉情形(基於防疫與食品安全角度的「一犬一證」制度),向公安舉報,他們一定會處理,因此不主張以購買方式救狗。

攔車救狗者以運狗人須具備「出縣境動物檢疫合格證明」和「免疫合格證」為由,打擊狗販,但「聚眾滋事」在中國為違法行為,可能被處以數年有期徒刑。 取自網路

過去有調查報告指出,中國一年會吃掉1500萬隻狗,但陳先生表示,這個數字應該被嚴重低估,他們認為大約是4000萬隻,儘管知道買下幾隻狗無法改變現況、對大環境也沒有幫助,但「知道了、看到了,就無法不出手」。

此外,陳先生與太太買狗有個原則,就是給予醫療並盡可能找到收養家庭,陳太太表示,要領養這些從屠刀底下救出來的狗,領養人需要支付狗兒從東北出發的運費,並承諾負責小狗未來的醫療費用,他們稱作「救助領養」,在狗成功送養前,會有配合的「基地」(類似於台灣的狗場)協助飼養,加上平常有在捐款給其他救援人,最多的時候,他們曾經每月約花6萬元人民幣(近台幣30萬元)在救狗。

狗被救出後的醫療、安置才是大問題。 取自網路

「但最終,這還是人心問題」陳先生表示,在中國做動保,除了沒有動物保護相關法律外,團體也不容易設立,救援人募款沒有法源規範,也不受政府監督,導致騙錢的情況也更嚴重,「動保毒瘤」層出不窮,他今年初做了一些統計,發現全中國每個月的救狗募捐超過350萬人民幣(約台幣1710萬元),但其中到底有多少錢是用在狗身上,沒有人能保證。

陳太太說,他們曾經發生送出狗後、隔天又在狗市見到同一隻狗的狀況,因而只能以「印身分證、家訪、回訪、傳視頻回報、刻意斷訊就發布個資」等苛刻的方式送養,此外,儘管他們從不募款,但就連協助救援人轉發募款訊息,都會被人質疑是在「騙捐」、會與發文者分款項等等,雖然是在幫助狗,但人的因素太複雜,每一步行動都需要小心翼翼。

儘管台灣也存在這樣的問題,但陳先生與陳太太直言「人心涼薄,中國的狀況絕對比台灣嚴重千百倍」,陳先生認為,在一些地區,例如東北或玉林,要阻止吃狗肉,不能訴諸激烈的行動或譴責,應該靠時間與教育來「移風易俗」,但他悲觀地認為,至少需要40年時間。

相關文章: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