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科技滅蚊不是夢 蚊子雷達上陣

特約撰述  碎嘴/荷蘭報導

「夜來巴掌聲,蚊子死多少。」是許多台灣人夏日不堪回想的共同記憶。Photo Credit: Sanofi Pasteur

「夜來巴掌聲,蚊子死多少。」是許多台灣人夏日不堪回想的共同記憶。除了用捕蚊燈或電蚊拍,在這個拿手機在路上抓神奇寶貝為常態的時代,許多高科技紛紛在滅蚊上參上一腳。

以荷蘭來說,當地人常會在出門前利用「雨雲雷達」預報系統的網站或APP,以確認未來1至2小時內的天氣,好遮陽避雨的調整出門時間。最近荷蘭人則把類似的預報概念用到蚊子大軍的偵測上,建立「蚊子雷達」預報系統好警告熱愛在夏天大開自家門戶,或是到戶外活動的荷蘭人,包括今天在內的未來5日,蚊子在附近區域活動的情況。

蚊帳或紗窗是有效的防蚊法,但無法達成滅蚊的目的。Photo Credit: TKnoxB

蚊子雷達系統的設置,由在農業與生命科學研究領域赫赫有名的荷蘭瓦赫寧恩大學(Wageningen University),農業科學系助理教授庫洛特(Sander Koenraadt)主導,並與荷蘭2006年成立的知名氣象預測網站buienradar.nl網站合作。

蚊子雷達依據諸多氣候因素,像是溫度、溼度及降雨機率…等,來以數字1到10做蚊子活躍度的預測指標,1為無動靜,10為最活躍。圖片截取自蚊子雷達網站。

事實上,蚊子的防疫問題在荷蘭並不嚴重。以程度最輕的叮咬所造成的發癢紅腫症狀來看,即便在盛夏,因為此地蚊子出沒的密度仍遠不及位於亞熱帶的台灣,所以極少會有滿腿紅豆冰的狀況。此外,過去50年間,以蚊子為媒介的傳染病,也不曾在荷蘭有大規模爆發。像是惡名昭彰的虐疾,最後一個確診荷蘭本土病例遠在1959年,世界衛生組織則在1970年正式宣告荷蘭從虐疾疫區中除名。

然而隨著氣候變遷與全球化的影響,藉由蚊子傳播的外來疾病威脅日增,像是起源於非洲,但現已擴及美國各洲的西尼羅河病毒 (West Nile virusx),或是2012年在荷蘭及鄰近歐洲各國牲口上發現的施馬倫貝格病毒(Schmallenberg virus)在讓荷蘭政府與學界決心投入時間與資源,積極調查本地的蚊子的種類、分佈及活躍狀況好及早預防大規模傳染病的發生。在此背景下,「蚊子雷達」就此誕生。

蚊子雷達依據諸多氣候因素,像是溫度、溼度及降雨機率…等,來以數字1到10做蚊子活躍度的預測指標,1為無動靜,10為最活躍。此外,研究團隊也鼓勵民眾回報住家附近蚊子活躍度的實際的狀況以改善系統,或是寄搜集到的蚊子樣本(屍體)給他們,做品種分析。

目前蚊子雷達只能透過網站使用;研究團隊未來計畫推出APP版本,好讓民眾更方便回報蚊子的活躍度,將來也只需上傳蚊子照片,即可透過辨視系統辨認蚊子種類毋需再大費周章的寄樣本給研究團隊。此外,研究團隊也透過時下最夯的群眾募款,以籌措APP的研發費;目標經費為約為台幣90萬元左右(2萬5千歐元)。

2010年全球虐疾傳染風險分佈圖。圖片來源:世界衛生組織官網

以蚊子雷達偵測知曉蚊子動態後,那要如何滅蚊呢?這時候我們就可以出動「雷射炮」了用雷射炮打蚊子,聽起來像是拿牛刀來殺雞,但若是在虐疾肆虐的疫區,可就是性命攸關的守護關刀了。

雷射滅蚊一開始是美國天文物理學家伍德(Lowell Wood)提出的構想,後在蓋茲基金會的贊助下,一家名為「聰穎企業(Intellectual Ventures)」的公司開始在近年著手研究。因利用的材料十分親民,像是藍光DVD裡的藍光雷射和一般相機裡的感光器…故生產成本並不高,大大增加在生活裡實際使用量產的可能性。

在實際滅蚊時,這套系統會先以雷射光追踪、鎖定範圍內的蚊子,接著進一步依接收到的蚊子大小、振翅頻率等資訊來判別公蚊或母蚊。在判定是母蚊後,系統才會發出另一種雷射光將母蚊的翅膀燒掉,以達成防止母蚊叮咬傳染疾病,又不濫殺無辜的目的。然而就像其它發展中的科技,滅蚊雷射炮有其不完美之處,例如架設的距離十分受限,太近或太遠成效都不彰,(註一)。

滅蚊高科技雖然令人期待,但在技術成熟前,我們還無法在日常生活中真正使用,只能再次回歸低科技但也好用的電蚊拍,或是好好培養指著蚊子及被叮出的腫包說,是「假的!」的高段禪修功力了。

聰穎公司(Intellectual Ventures)發起人米爾佛(Nathan Myhrvold)在TED上關於蚊子雷射炮的演講:

註一:若想知道蚊子雷射炮更詳細的科學原理,在泛科學上有篇專文介紹。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