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運送風險高 “宵久”留下啟示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台北市立動物園前(10)日原預計運送長頸鹿「宵久」至六福村野生動物園,還未出園區,宵久就出現異狀,幾個小時後,再也沒有醒來。近年來動物運輸死亡事件不少,此次事件也受到高度關注,有部分人將其與河馬阿河摔車嘉義縣民雄收容所超量運狗桃勤失責悶死千隻動物等事件連結,但你知道為了此次運送,台北市立動物園做了半年準備嗎?意外發生了,除了要求關閉動物園之外,還能做些什麼避免再發生憾事?

獸醫師和保育員搶救宵久。 資料照(台北市立動物園/提供)

宵久不是台北市立動物園第一隻運送的長頸鹿,1986年時,位於圓山的台北市立動物園(舊稱圓山動物園)因動物數量增加、空間不符合動物需求,遷址至現在木柵地區,當時園內130種、1300多隻動物安全遷移,動物們甚至在數十萬民眾的夾道下移動,其中就包含長頸鹿,是當年的一大盛事,30年後,運輸技術進步、園方也更加謹慎,卻發生動物死亡憾事。

圓山動物園在警方協助下,將圓山舊園中「長青」和「長壽」兩隻長頸鹿兄弟,移至木籠後使用吊車搬上車,運到木柵新園。遷移前,兩隻長頸鹿也花了一個多月適應運輸籠。 聯合知識庫/提供(攝影:林建榮)

1986年的運送,由於路途近、沒有限高問題,長頸鹿使用的是沒有加蓋的開放式箱籠,而此次宵久要送往70公里外的新竹,途經高速公路與6個隧道,配合限高,還特製了全罩式、可升降的運輸籠,台北市立動物園自2月起就開始讓宵久適應運輸籠,並根據宵久狀況比預定時間延緩了2個月運送,本以為會在高速公路上遇到最大的困難,沒想到還沒出動物園園區,宵久就出現異狀。

解剖報告指出,宵久有「全面性出血性化膿性肺炎」、「肝臟及脾臟腫大」、「腎臟有多發性白點」、「急性肌肉損傷」等狀況,初步判定是因為緊迫造成呼吸窘迫,誘發宵久本身潛在的肺炎,最後心肺功能受損死亡。

對於「全面性出血性化膿性肺炎」這個看來令人陌生、感覺相當嚴重的疾病,台北市立動物園獸醫室主任郭俊成說明,長頸鹿的肺臟分為好幾葉,每部分都有獨立功能,「全面性」表示感染遍及整個肺臟;「出血性」、「化膿性」則是其中部分區域有出血、化膿現象。而病毒、細菌、黴菌都可能引起肺炎,由宵久的初步解剖結果,可推斷應是細菌引起,大多的病原菌其實平時就存在環境中,動物生活環境改變、感到緊迫時,就可能誘發症狀,但是何種病原菌還要等檢驗報告。

保育員與宵久,宵久在出發前一切生理跡象正常。 資料照(台北市立動物園/提供)

郭俊成表示,人若是得了肺炎,會有呼吸用力、身體無力等症狀,但大動物的臨床表徵卻不明顯,非常難診斷,現有的X光技術也無法拍攝到大動物的肺,而長頸鹿的呼吸系統又特殊,非常仰賴肌肉的擴張與收縮,長時間躺下、脖子無法升高會讓腦袋缺氧,也因此才會不考慮長途麻醉運輸,此次麻醉宵久是為了將牠移出運輸籠、有更多空間自己站起來,卻沒想到宵久本身器官功能受損,麻醉過後無法順利醒來。

台北市立動物園此次做足了準備,不該與近期其他大意疏失的事件同一而論,但也再次讓大眾注意到了《動物運送管理辦法》的缺漏(公告物種只有豬、牛、羊等動物)、動物園沒有專法規範等問題,也點出了動物運輸難以預料的死亡風險,比起撻伐動物園,野生動物的飼養繁殖與運輸的專業度、必要性都更需要被討論。

運輸籠內有攝影機,可隨時監控宵久狀況。 資料照(台北市立動物園/提供)

此次的借殖計畫,台北市立動物園以「保種」為由,並表示宵久已到繁殖期,與父親出現競爭交配行為,為維護圈養動物福利與基因歧異度,因而讓宵久前往六福村與其他家族的長頸鹿配對,但動保團體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以下簡稱動社會)發表聲明指出,長頸鹿不是保育類,外借繁殖不必向主管機關申請,計畫缺乏外部審核與監督機制,仍是「商業行為」。

動社會表示,動物園等產業涉及無數動物的生死與生命品質,政府應設定實際可行的最低動物福利標準,涵蓋飼養、繁殖、運輸等過程,並設置「動物護照」制度,讓動物園內所有野生動物的轉讓、交易、交換或淘汰都能有稽可徵。(其他更多訴求請見聲明原文

長頸鹿宵久意外死亡的事件曝光後,不少民眾大聲呼喊「動物園不該存在」,抨擊動物園不具教育性,消滅動物園似乎成了保護動物的新目標,但動物園除了讓民眾能近距離觀賞野生動物外,其實還有研究、異地保育、救傷等功能,如何讓動物園達到真正存在的價值,除了園方要努力外,也許要每一位進入動物園的民眾參與,監督動物園的飼養環境、去真正了解動物的習性,而不僅僅只是觀賞,若還是認為動物園不該存在的民眾,也應思考動物園消失後,現有的動物該何去何從。

資訊類別: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