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教育vs連環殺手 不能再等了

/ 麥志豪 (香港非牟利獸醫服務協會執行主席)

專家說虐待動物的人潛藏暴力傾向,而且會虐待成癮,早晚會傷害人類。這種說法其實老掉大牙,不用什麼專家分析。只是講還講,社會都總是不以為然,對虐待動物的態度依然溫吞水輕描淡寫的愛理不理。

台灣陳皓揚虐貓案鬧得沸沸揚揚,當初「大橘子」被殺時還聽到很多人指責動物界是動物膠,小題大做,要給年輕人一條生路云云。如今陳受審(8月16日)在即,竟帶罪再次以身試法,其行為在社會規範下明顯界定為「病態」了,對人對動物的威脅都立刻升級了。於是社會上的討論大部份都指責當初不同部門的後知後覺,掉以輕心,縱容了陳屢試屢犯,今次誰還出來說要原諒他,誰就是「大愛膠」,必然被網民千刀萬里追殺至死!

陳皓揚,澳門僑生,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眉清目秀,原本今年於台大畢業,人生路算是平坦,陳供稱,當初只想與大橘子玩,卻因為被抓傷而情緒失控,就將貓活活勒死。及後返回澳門又被目擊殺害了三隻在螺絲山公園的街貓,最近又自動投案供稱抵受不了壓力徒手打死了「店貓」斑斑。他雖然還未出手傷害人類,但已符合了「連環殺手」的特質,一次又一次的挑戰社會的底線

從動保的角度看,傷害動物和傷害人類絕對是一樣的。我不認為要等到他傷害人類或怕他最終會傷害人類才要正視問題。甚至我認為殺一隻貓和殺五隻貓同樣可恥。而殺一隻貓背後的殺機和殺一個人的殺機同樣令人不寒而慄,只是殺一隻貓較易下手,而且面對的刑罰較輕,甚至沒有。

如果陳皓揚自小明白到殺一隻貓和殺一個人是同樣卑劣,即使他如何恨貓,也應不至於如此隨便殺貓。當然,要陳有此認知,社會就必須看待殺貓者如同看待謀殺犯一樣嚴苛。如果大學、店舖、街坊、社區、國民從來看待生命都是如此嚴肅,我們的社會可能先沒有連環貓殺手,最後就自然避免了他們發展成為殺人的「連環殺手」。

虐待動物對於很多專家來說可能是一個心理病、犯罪學的問題。但還原基本步,這可能只不過是我們社會價值觀的問題,教育的問題。陳的「問題」其實早在他控制不了情緒就殺死大橘子時已公告天下,只是當時他只殺了一隻貓咪,沒有傷害大部份人的既得利益,自然沒有人正視他的「病情」。

到如今他成為了一個「計時炸彈」,所有專家都跑出來了,人人都躁動起來。但社會真正關心的,是陳皓揚?是年輕人?是動物?抑或只不過是關心我們的治安受到挑戰而已?!

還要多少動物的犧牲,我們的通識教育才願意加入生命教育。

 

達人小檔案

香港非牟利獸醫服務協會執行主席 麥志豪(Mark

20多歲開始接觸動物,稱許動物與人的感情、溝通方法很單純,很容易就讓人感到快樂,也因而決定投身動物福利行業,希望讓貧窮人士的寵物也可享受醫療服務。FB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香港非牟利獸醫診所特別規則

•拒絕為寵物繁殖者或繁殖場提供任何醫療服務

•拒絕為動物作不必要的安樂死

•按不同階層的人士收取不同診金,綜援戶、失業人士可獲四至六折折扣

•有需要人士可分期付款支付醫藥費或手術費

•收養的流浪狗前往接受治療,可獲極大折扣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