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清馬被贈與私人 慘遭大火燒死!

記者 李娉婷/報導

疾管署多匹退役血清馬去向不明,昨日,立法委員陳學聖又追查到,民國97年轉贈桃園新屋鄉公所的7匹血清馬,竟是以公家名義進入私人口袋,其中1匹還慘遭燒死!今(25)日上午,陳學聖召開「血清馬血淚史」記者會,向大眾公開近10年血清馬的拍賣及贈與狀況,並呼籲疾管署停止標售血清馬、建檔追蹤血清馬去向、規劃相關管理辦法,讓這些勞苦功高的馬匹得到應有的善待。

立法委員陳學聖(右二)召開記者會,點出血清馬去向諸多不合理之處。 李娉婷/攝

疾管署近10年共拍賣、贈與38匹退役血清馬,其中民國96年有12匹血清馬由蕭姓馬術教練標得,隨後馬匹分散各處,推估應是再被轉售;民國97年15匹轉贈公家單位、教育機關的血清馬中,卻出現了「新屋鄉公所」這令人費解的單位,且轉贈的7匹馬去向不明,陳學聖表示,他曾任職桃園縣文化局長,從來沒聽說過鄉公所有在養馬,他也詢問過其他縣府同仁,同樣沒有人知道。

沒想到繼續追查後,卻發現7匹馬也是流入蕭姓教練手中!陳學聖指出,當時新屋鄉公所以公部門名義向疾管署取得馬匹,但隨後馬匹卻由蕭姓教練接手,其中1匹還在99年3月的一場大火中被燒死,剩下6匹至今不知去向

私人要取得退役血清馬,需要透過購買方式,如今年標售的3匹血清馬,買方就花了36萬6千元購得,但公家單位與教育機構則可免費獲得,新屋鄉公所的贈與案中是否涉及弊案?陳學聖表示仍有許多疑慮要釐清,但也因時任承辦人員已調職,還需更多時間追查。

6年前桃園新屋鄉一馬場失火,1匹馬、3隻山羊被燒死,該馬匹即是退役血清馬。 翻攝自由時報

對於退役血清馬去向不明一事,疾管署檢驗及疫苗研製中心主任江正榮坦承,此事的確是疾管署的疏忽,但江正榮也澄清表示,拍賣不是常態,3至4年才會舉行一次,過去未限制接手者的資格,是考量到有些宗教團體會有慈善用途,所以才沒有限定接手者一定要是專業馬場,將來會做相關的要求。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執行長朱增宏表示,疾管署讓大眾以為血清馬是過著「美好的退休生活」,實際上卻可能是要去拉馬車、被人騎乘,此次事件涉及的是誠信問題,若血清馬的用途是教育展示,他則認為沒有太大問題;陳學聖也表示教育展示能讓大眾看到血清馬身上的「千瘡百孔」、感念牠們為人類的付出,不失為一種好的生命教育。

血清馬身上的針孔痕跡,在在提醒人們牠們的承受的苦難與付出。 李娉婷/攝

農委會畜牧處動物保護科科長江文全也建議疾管署,可參考公部門的執勤犬相關辦法,為血清馬建立一套退役辦法,例如過去不適訓的海關緝毒犬也是以拍賣方式出售,但近年已轉型為送養,並有造冊管理與後續追蹤,不過馬匹的單價高、終養成本也高,也是相較於執勤犬送養較困難的部分。

陳學聖也呼籲疾管署,應即時停止再標售退役血清馬,將送養、售出的馬匹建檔追蹤,並著手規劃退役血清馬的管理辦法,「如果血清馬是必要之惡,在牠們退休後,更要好好善待牠們」陳學聖說,過去疾管署沒考慮到血清馬可能「所嫁非人」的問題,現在是時候開始重視了。

疾管署目前仍有52匹血清馬在台中后里馬場服役,另有16匹[1]在位於屏科大的國家免疫馬匹畜牧場過著半退休生活,朱增宏另指出,國家免疫馬匹畜牧場在2013年就完工驗收,至今卻仍未取得畜牧場登記申請,容納馬匹數不得超過20,也是後續應追蹤關心的部分。



[1] 原為53匹服役中、15匹半退休,但昨(24)日疾管署又送1匹血清馬至國家免疫馬匹畜牧場,因此現為52匹服役中、16匹半退休。

 

資訊類別: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