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見動物屍骸 兆豐農場一貫惡行

記者 李娉婷/報導

12日立法委員蔡培慧與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召開記者會,揭露花蓮兆豐休閒農場惡劣的飼養狀況,會後台灣動物新聞網接獲曾任職的員工表示,農場內部份區域的飼養狀況極其惡劣,管理方除了不作為外,甚至還在炎夏擱置死亡牛屍,任其腐爛腫脹;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也提供資料指出,兆豐農場的動物,許多是從台北、新竹、壽山等動物園而來,美其名是交換,實際上卻成為動物園處理「繁殖過剩」動物的化外之地,變相經營動物園!

兆豐農場將死亡牛隻放置至少1日以上,炎夏中牛屍快速腐爛、腫脹,環境中滿是蒼蠅。 匿名員工/提供

前員工指出,兆豐農場的牛舍是大、小牛一起關,在餵食時,曾發生大牛壓在小牛身上搶食、小牛當場窒息死亡的事件,加上環境惡劣,小牛的死亡率非常高,他在職期間一個月死了9隻牛,據其他員工表示,兆豐農場還曾一年暑假死20多隻牛。

此外,牛欄舍也因為老舊氧化,小牛時常被割傷、也會一直跑出來,「公司也不願花錢修復,後來是由其他公司出錢支付」,前員工憤怒表示,新光集團可以捐贈數億給台北市立動物園蓋熊貓館、捐地出資在兆豐農場前蓋火車站,卻沒錢維護兆豐農場,相當惡劣,此外,他在打掃可愛動物區時,還發現不只一具動物骨骸,其中有具隱約可辨識出是兔子頭骨,而農場中繁殖兔子的區域,環境也非常差。

兆豐農場的牛欄舍相當老舊,小牛時常被割傷、跑出,近來已更新。 匿名員工/提供

除了虐待動物,前員工也指出,兆豐農場也對員工相當苛刻,獸醫師還因為低薪又被扣獎金而離職;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也另接獲內部人員表示,兆豐農場沒有聘請畜牧、動物科學相關專業人士,日常管理都是由基層勞工執行,且未安排妥善的教育訓練課程。

兆豐農場的不當飼養狀況,其實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有遊客向主管機關檢舉,儘管花蓮縣動植物防疫所表示都有進行稽查、要求兆豐農場改善,但記者追問之下,動植物防疫所也坦承只會針對「民眾檢舉的特定動物別」進行稽查,不會再看園區內其他動物的飼養情形。

新光兆豐休閒農場官方網站上的牛隻照片,與實際情況大相逕庭。  網站截圖

兆豐休閒農場中,有農場動物、一般類野生動物,也有保育類野生動物,除了動植物防疫所外,農業處保育與林政科一年也會進行2次的稽查,只針對保育類動物,且稽查重點為確保動物數量是否符合資料,而「休閒農場」的地方主管機關為縣市政府,花蓮縣政府也會定期會同動植物防疫所,對兆豐農場進行聯合稽查,但多是針對安全設施,關於動物的部分,只查法律定義的「展演動物」[1]

儘管有這麼多機關不定期前往稽查,卻沒有任何一個單位對兆豐農場的動物福利狀況進行通盤檢討,不斷重複民眾檢舉、部分稽查的迴圈。

此外,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也追查兆豐農場10多年來的動物來源,發現許多動物都是來自公立動物園!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指出,現行《休閒農業輔導管理辦法》規定休閒農場得設農業或生態體驗等設施,但不包括「動物園」在內,兆豐農場卻持續引進各種動物飼養、繁殖,並接收來自台北、新竹、壽山等動物園「繁殖過剩」的動物。

2000~2016新光兆豐農場動物交換(換得)紀錄新聞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提供

除了換得動物外,兆豐農場以繁殖浣熊出名,也曾用浣熊與台北市立動物園交換動物、贈與壽山與新竹動物園浣熊,但對於浣熊的生活環境,卻沒有好好維護,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在2013年時曾進行一系列的「台灣動物農場」田野調查,理事長林憶珊表示,她對於兆豐農場的印象,除了浣熊養的非常糟外,就是草地很寬廣、供人遊玩走動的空間很多,動物卻都關在小空間的籠舍中。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2013時進行田野調查,當時兆豐農場的浣熊籠舍中滿是糞便,且籠舍在炎夏中遭到陽光直射,也沒有遮蔽物與飲水,浣熊只能躲在木板下遮陽。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提供(傅翊豪/攝)

由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的調查也可看出,儘管如台北市立動物園如此大規模、具專業人力的動物園,都會將動物送往可說是「化外之地」的休閒農場,而這樣的亂象,其實不只出現在兆豐農場,全台灣還有百間展示動物的營利場所,但地方動保機關的人力,早已被同伴動物業務壓得喘不過氣,對於這些展示動物的場所,若再無專法去限制、規範,只會讓同樣的情況不斷發生,飽了部分人的口袋,徒耗社會資源。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調查影片:

台灣動物平權促進會「娛樂還是虐待」影片
2:41的浣熊、4:46-4:50的小牛畫面拍攝於兆豐農場:


[1] 以提供娛樂為目的,在營業場所供展演及騎乘之動物。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