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頭管理:新北違法寵物業稽查

動物當代思潮日前舉辦「流浪動物源頭管理多元策略之可能」研討會。席中邀請中央/地方官員、地方政府第一線執法人員、協助進行源頭管理的動保組織等多位專家,針對執法的行政組織、寵物登記普查措施、非法寵物業取締技巧、半野放犬管理、飼主教育等等議題發表演說。除分析如何進行有效的源頭管理,增進大眾對於流浪動物議題的了解之外,也希望貢獻更深入的觀點,使未來政府與民間進行源頭管理之時,能更有效率。

主講人/新北市動物保護防疫處長陳淵泉,紀錄整理/辜雅禪、佐渡守

上一場農委會動保科江文全科長的「台灣寵物源頭管理的總體思考」,相信已為我們帶來一個寵物與流浪動物的全景圖象,但這其中牽涉的問題非常複雜,每個環節又環環相扣,尤其問題分析出來之後,地方上該怎麼做?策略上如何配套?社會要付出什麼代價?在我們達成理想目標之前,這些都需要考慮進來。

接下來就由我從新北市政府動保處的角度,向大家報告新北市實施「零安樂」之後,落實違法寵物業稽查與惡意棄養的執法現況。

以上圖表,可說是新北市的「動保白皮書」。新北市政府在零棄養、零安樂、貓狗下一站幸福這樣的願景之下,有源頭控管、加強推動認養代替購買、社區和解、強化保護體系、動保教育紮根等5項施政目標,在2016年各有具體的行動方案。

新北市是於2015年3月1號開始實施零安樂的,在實施之前,我們是根據以下這張圖表向市長報告我們有能力做這件事情。

如表所示,民國100年,新北市認養率大概12%左右,到104年已達86%;相對的,100年時,人道處理率將近57%, 104年下降到0.9%。大家可能會問:「所謂0.9%,在新北市佔多少隻?」我們估算是950隻左右,也就是104年這一年當中新北市人道處理的大約總數。

當時我們有9個動物之家,換算下來,每個動物之家一年負責不到100隻狗的認養取代人道處理,亦即一個月只要多送養10隻狗出去的話,那麼新北市就有能力來實施零安樂。

經過這樣的數據演算,我們同仁反應都非常熱烈、感覺很有信心,因此我就向市長報告零安樂的實施計畫。

相信直到最近,媒體依然可以看到「零安樂沒配套」、「北狗南送」的說法,但站在第一線執行立場,我可以跟各位說──零安樂一定要有配套,沒有配套,保證失敗。新北市政府的具體配套措施有10項,以下就容我分項來跟各位說明。

源頭控管方案:減少入所收容

當要具體開始實施零安樂的時候,我們首先會面臨兩個問題──第一是收容所的收容量會突然增加,我們的收容空間能不能負荷增加出來的流浪動物?第二是很多屬於人的問題要面對,例如有些不道德的民眾,可能會將家裡的寵物問題丟給政府處理。因此我們的首要行動就是設法減少入所收容。

大家可以看看這兩張圖,動物在收容所中的眼神真的是這樣。各位知道,狗在開心的時候會笑,難過的時候也會流露悲傷。所以大家在零安樂實施後,想將寵物問題丟給政府時,請先想想你的夥伴動物被入所收容後的表情,於心何忍?至於我們執法單位,想要減少入所收容,第一件事就是必須強化飼主責任,另外是杜絕非法繁殖買賣。

強化飼主責任,主要是落實寵物登記、晶片植入、預防注射以及絕育,這些是飼主飼養動物時應負的責任、必須要做的事情。這部分一定要透過教育還有執法,來確實執行。

由於新北市城鄉差距大,比較偏遠的鄉鎮,像平溪、瑞芳、貢寮等沒有獸醫院的地方,新北市動保處就會舉辦巡迴服務,來幫民眾做寵物登記、疫苗注射。本年度預計將辦理100場。

新北市案例:違法寵物業查緝

減少入所收容另一個重點工作是杜絕非法繁殖買賣。查緝依據動物保護法第22條「非特定寵物業者不得任意繁殖寵物」,以及第25-1條「擅自經營特定寵物隻繁殖場、買賣或寄養業者,處10-300萬元以下罰緩,得沒入犬隻」,以下我將舉數個案例與各位分享。

案例一:2015年7月26日,新莊成功街破獲非法繁殖販賣220隻品種犬。圖中這個現場大概只有25坪,裡面整個空氣非常汙濁,上百隻蟑螂滿地亂爬,這樣狹窄的空間卻擠了兩百多隻狗,其中6隻種母還被割了聲帶,隔壁鄰居聽不到狗叫聲。後來這些狗我們完全沒入。

查獲回來的220隻犬貓,當晚在我們動保處的一樓暫時安置。各位可以看到,紅色貴賓六、七隻擠在一個這麼小的籠子裡,擺滿了整個走道。後來本案依照動保法25-1條及獸醫師法30條,處15萬元罰緩。

案例二:2016年1月25日,林口頂福寮查獲非法繁殖並虐待動物致死。各位大概都有看到新聞,這個案子近日因檢察官不起訴處分,加上吳姓業者將不起訴處分書「高調」張貼家門口,引起軒然大波。

接到檢舉電話當天,我和同仁衝到林口查緝,發現現場有17具動物屍骸散落各處,空氣中充滿屍臭味。其中一具爛掉的屍體,大概有上萬隻的蛆在鑽動,連病理解剖都無法解剖;另外還有一隻大型犬,應該是哈士奇或狼犬,死後爛到剩下骨頭,鐵鍊及頸圈還吊在牠的脖子上。

現場非常可怕,宛如人間煉獄,當時查獲的19隻倖存的非法繁殖狗,沒有水、也沒有飼料,非常可憐。我們依法沒入這19隻狗之後,第二天,就有一隻黑色貴賓狗,因為營養不良與潛在疾病,在新店動物之家往生了。

面對這些事實,業者辯稱,繁殖場裡的動物都是自然老死,17隻狗的屍體,他說是沒空整理、埋葬,他每天晚上都有去餵,並沒有虐待動物的意思。而檢察官也聽信業者的說法,說我們沒有直接證據,沒有親眼看到他虐待小狗的事實。

檢方對事件的認知是如此,司法我們當然必須絕對的尊重,但這樣的不起訴處分,對第一線動保人員來說是非常嚴重的打擊,影響我們執行的信念。吳姓業者很高調、很囂張沒關係,我們就依法論處,在不起訴處分出來之後,我就叫同仁再去抄他一次。

案例三:2016年7月13日,在板橋一砲雙響,經檢舉查獲寵物美容學苑及工作犬訓練學校非法繁殖共164隻品種犬。當我們抵達現場時,發現大部分都是法鬥,也有羅威納、獒犬,另外也抓到業者自行注射疫苗、非法販賣藥物。本案依動保法、獸醫師法及傳染病防治條例,裁處47萬元罰緩。

案例四:2015年8月12日,在板橋南雅夜市查獲非法販售犬隻。這個林姓非法業者,在我赴動保處就任前,就已經因為在夜市賣狗被逮過6次,每次都罰他5萬塊,總共罰了30萬,但即便強制執行也沒用,因為他沒有財產,所以根本不怕。這次在南雅夜市是第7次,當下我們就聯絡新北市動保警察,沒收他的「犯罪工具」,查扣他販賣的6隻小狗。結果林姓業者動手反抗,警察立即將他逮捕,最後一樣罰他5萬,小狗沒入,從此以後,一年多沒看到他再出現過。

 

※案例詳細新聞報導請見延伸閱讀,明日刊出新北市動保處的棄養執法經驗。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