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頭管理:新北抓棄養、促社區和解

動物當代思潮日前舉辦「流浪動物源頭管理多元策略之可能」研討會。席中邀請中央/地方官員、地方政府第一線執法人員、協助進行源頭管理的動保組織等多位專家,針對執法的行政組織、寵物登記普查措施、非法寵物業取締技巧、半野放犬管理、飼主教育等等議題發表演說。除分析如何進行有效的源頭管理,增進大眾對於流浪動物議題的了解之外,也希望貢獻更深入的觀點,使未來政府與民間進行源頭管理之時,能更有效率。

看完了新北市的違法寵物業稽查案例後,接下來新北市動保處處長陳淵泉要向大眾分享新北市的棄養執法經驗,並且說明如何與社區居民「和解」。

主講人/新北市動物保護防疫處長陳淵泉,紀錄整理/辜雅禪、佐渡守

新北市案例:棄養執法經驗

談完了業者的非法繁殖、販賣,接下來談的是我們針對飼主棄養的執法經驗。

案例:2015年4月16日,中和動物之家外面發現4隻品種貓,同仁馬上知道這是惡意棄養,根據錄影帶就開始追查。從半夜兩點貓咪被丟到動物之家開始查起,一路查到台北市的林森北路,最後在林森北路的派出所調出監視畫面,確認是兩名女性將貓委託給計程車司機,請他送至中和動物之家丟棄。

當時我們透過電視將畫面傳播出去,當天中午飼主就自首了。棄養原因是與男友分手,租屋處家具被搬光,剩下兩人共同飼養的4隻貓咪。她說:「因為新北市當時剛好宣布零安樂,我打聽到中和動物之家非常會照顧貓咪,所以就『很放心』地想把貓交給你們。」最後,我們依動保法對棄貓的計程車司機及飼主開罰3萬。 

其實有些飼主的棄養,確實有各式各樣的原因,例如在五股,有位計程車司機,他的狗跟了他五、六年,非常有感情,但是房東不准養狗,要他搬家,開計程車收入非常少,一個月只有兩、三萬,房租就花掉一半,所以在經濟壓力的掙扎下,他就把狗丟到動物之家。半夜棄狗的過程,被監視器拍到,我們看見他要離開的時候還頻頻轉頭,很不捨地跟狗道別,眼淚就掉下來。但是沒有辦法,無論什麼苦衷,這就是一個棄養行為,我們依法還是對他罰以3萬。

實施零安樂有許多的輿論,當新北市政府計畫實施的時候,網路就開始瘋傳,說只要兩千四,就可以把寵物交給政府,合法棄養。但事實上不是這樣的。

為了杜絕棄養潮,新北市設立了「毛寶貝幸福轉運站」,這是一個媒合平台,讓因為經濟因素或健康因素而無法飼養的寵物,無須進入動物之家,可以在一個月內,看看是否有有緣人願意收養自己的寵物。這一個月時間事實上也是一段給飼主的「冷靜期」,讓你去想一想:「牠陪伴你多少歡笑歲月,度過多少快樂的日子,你忍心丟棄嗎?」結果統計發現,進入幸福轉運站的動物,有50%以上被原飼主帶回家,因為經過冷靜思考後,許多人還是不捨得。

動保與社區居民的和解

談完了非法繁殖與飼主,接下來還要面對社區的流浪動物。以新北市來說,經過概估,流浪貓狗大約佔一萬三千隻左右,這個概估我覺得好像還少了一點,現在我們有8個動物之家,總收容量1865隻,數字告訴我們,新北市就算再增加5倍的收容所,也無法收容所有流浪動物也就是說,這些貓狗勢必要留在社區裡「安居樂業」,這是目前不得已的一個必然政策。

然而動物的問題,說到源頭,經常是人的問題,很多都是人與人之間的矛盾。像五股區有個女生,上學會被4隻流浪狗尾隨,社區民眾出來指控,說這種情形已經兩年;過去我也曾問過一位愛媽,她都半夜兩點出門餵流浪狗,原來是跟社區在餵養上發生了衝突,她以為半夜餵食就沒事了,可是白天社區的人出門看到貓狗,會不會驅趕、追打或丟棄呢?所以人的矛盾如果不設法解決,狗貓就難有下一站的幸福。

像五股的案例正是同樣的問題,愛媽在社區出入口餵養流浪狗,假如她用食物把狗引到其他比較隱密的地方去餵食,或許就能解決影響學生上學的問題。也就是說,愛心若不能融入社區與人為善,那麼愛心就只是做一半,剩下的一半是讓動物與其他居民來替你承擔。

既然社區動物是現階段必然的狀態,我們就設立了「毛寶貝新食器時代」,鼓勵愛爸、愛媽來上課,接受「乾淨餵養」的教育訓練,結訓後我們會發給「乾淨餵養證」和「乾淨餵養新食器」。

有些愛媽很興奮說:「哇!有這張以後就可以四處餵養了!」飼養證不是尚方寶劍,首先,你必須跟社區民眾溝通,傾聽社區的困擾,例如:不能在社區動線上影響人家的安全,要將貓狗引誘到人煙相對稀少的地方去低調飼養;餵食完要清理乾淨,不然孳生蟑螂老鼠又要造成居民反彈;流浪貓狗的排泄也要定時清掃,避免影響環境衛生。

憑良心講,群眾的需求與想法都不太一樣,並非每個人都認為餵食流浪動物是好人好事,當面對多元群眾的聲音時,我們一定要在當中取得「最大公約數」,所以你樂於付出,也要接受回饋,像是加入當地志工、主動為社區服務,樂於配合社區民眾,與他們站在一起,以此來化解人與人的矛盾與衝突,人與動物才有和諧的可能。

至於有些野性較高的狗會追人、咬人,就要「精準收容」。收容前,我們要請陳情人、里長以及當地的愛媽來一起會勘,釐清是否確實為凶惡犬隻;收容後,除了健康檢查與必要醫療之外,我們也會進行狗的行為矯正,直到可以開放認養。

這是一個良性的做法。例如汐止五指山區,有將近100隻流浪狗,在主要道路見人就追咬,經過我們與里長、社區民眾及愛媽協調之後,最後使用上述方式,現在問題已經解決,參與的陳里長,後來也站出來為我們的課程現身說法。

流浪動物的源頭控管,TNVR相當重要,捕捉、絕育、疫苗注射、原地回置,讓流浪貓狗數量得以被控制。施行過TNVR的動物也將植入晶片(但不進行寵物登記),以造冊方式進行管理,再由餵養人士放回原棲地。

新北市結合社會資源,從去年8月推行到現在有85個點,截至目前總共做了1070隻貓狗,做過TNVR的動物,雄性在左耳、雌性在右耳,會有一個剪耳的辨識。

除了猴硐貓村對外公布之外,所有的據點都保密,以避免不負責任的民眾將寵物丟到現場。很多人從沒想過,「放生就是放死」,流浪動物有地盤觀念,往往被丟棄在這樣的環境中都會受到排擠與傷害,所以棄養是非常要不得的行為。

以上是我的報告。我還是要強調──動保一定要和解,所有「人的問題」一定要先解決,矛盾化解之後,動物才有幸福的未來。尤其動保團體跟政府單位一定要密切攜手合作,如果一直站在對抗的立場,對貓狗的未來真的會比較好嗎?希望大家可以藉此省思,謝謝大家。

 

※案例詳細新聞報導請見延伸閱讀。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