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大體老師 遺愛造福更多同伴

記者 何宜/報導

教師節快要到了,你是否向老師說了「教師節快樂」呢?或許大家不曾注意過,有一群「不會說話」的老師也默默以自己的身軀教導了許多學生,他們就是選擇遺體捐贈的「大體老師」。台灣大學獸醫專業學院在2010年也在網路上建置「內外科大體老師紀念館」,用以紀念這些貢獻身軀造福更多生病同伴的「動物大體老師」

台大獸醫系建置了別開生面的「內外科大體老師紀念館」,用來紀念並永遠憑弔無私貢獻的寵物們。 擷取自內外科大體老師紀念館

促成內外科大體老師紀念館(以下簡稱大體老師紀念館)的台大臨床動物醫學研究所教授葉力森表示,2008年時獸醫學系開始推動「遺體捐贈計畫」,因為在訓練大學部學生、研究生及住院醫師的過程當中基本不會使用或傷害活的實驗動物,不過住院醫師有時候還是需要利用動物大體來練習、熟悉手術操作,所以才構思了這項計畫。

推行遺體捐贈2年後,也乾脆在學校的網頁上架設了紀念館的專區,紀念館內有所有動物大體老師的照片、姓名,裡頭還會放上飼主撰寫的寵物生平故事、主治醫師的話等等,希望能讓捐贈動物大體的飼主、甚至一般民眾都可以懷念這些犧牲奉獻的偉大動物,也感謝飼主們的大愛精神。「這也算是另外一種形式的掃墓吧!」葉力森這樣形容。

葉力森解釋,這些動物大體老師的主要任務,是手術模擬或教學用途,進行的時候會在資深獸醫師的指導下進行操作,除此之外,有些罹患罕見疾病的貓狗,牠們的大體也會用來提供病理的教學及研究,針對病灶處採樣以瞭解病因,讓獸醫師們能更瞭解這些罕見疾病的致病機轉(pathogenesis),未來或許也能幫助更多罹患相同疾病的貓狗。

紀念館上有個動物大體老師們的照片,點進去還有牠們的生平故事,許多飼主留給寵物的話都相當溫馨感人。 擷取自內外科大體老師紀念館(經後製)

不過在中國傳統觀念中,老一輩的人會認為「死後要留全屍」,這樣的想法似乎也潛移默化到飼主對寵物的「遺願」上,大多數的飼主在被詢問願不願意捐出寵物大體時,都會相當捨不得,不過還是有不少了不起的飼主在很傷心時,選擇做出偉大的決定。葉力森也說道,每年會收到多少數量的動物大體老師都不一定,主要還是飼主要先有意願捐贈,再來還要醫師有時間處理。

因為收到動物大體的住院醫師,要負責安排各個練習及手術的時間,這段期間大體會暫時冷藏、但不會防腐,所以通常在3-4天後就要將大體老師們送去火化。此外住院醫師也要將飼主和醫師們想對動物大體老師的話整理後,由獸醫專業學院登錄到紀念館。

長髮飄逸的帥氣貓貓,與病魔奮鬥後仍過世,但飼主選擇將對貓的愛化為大愛。  取自內外科大體老師紀念館

細看紀念網站上的大體老師們,有一類是「無名的大體老師」,葉力森解釋,這些是沒有名字的流浪貓狗、也包含計畫尚未推動前捐贈的動物。紀念館內也有許多有著感人故事的動物大體老師,例如一隻名叫「貓貓」的13歲金吉拉,因為腫瘤逝世。飼主寫道:「當身為你的飼主把你的遺體捐贈的同時,我也在自問我這麼做到底你答應嗎?但是我總期待貓貓你可以讓更多的醫師可以瞭解這種疫苗腫瘤的可怕,可以讓更多人瞭解你是如何拚了命的活過13個年頭」雖然有不捨,但卻選擇把對寵物的愛轉化成幫助更多貓狗的力量。

而動物大體老師難道只有貓狗、沒有大型動物嗎?台大動物醫院院長季昭華表示,因為大動物(如牛、羊、豬)大部分都是經濟動物,所以當牠們死亡後,反而是牧場主人會請獸醫去進行病理解剖、而不是捐贈。季昭華解釋,因為經濟動物並非養來終老,所以死亡的話都會擔心是得到傳染病,而需要進一步診斷,一年大概約有10幾隻這樣的案例。

動物大體老師較不會包含經濟動物,因為若有死亡案例,老師通常會直接帶學生現場教學。圖為阿河被送至台北動物園解剖釐清死因之示意圖。 台北市動物園/提供

所以獸醫系的學生在大動物的大體學習上,通常都是臨床醫師執行、學生在一旁觀看,或是台大獸醫系也有和台北市立動物園合作,有時候園內的動物死亡後,獸醫系的學生也能有機會實際操作練習。不過季昭華也補充,有時候一些非犬貓(如烏龜、兔子、鳥)的病患飼主也會願意捐贈動物的大體,用來瞭解病理。最後,葉力森期許這個紀念館能讓學生在接觸到動物大體時,會抱有一顆更恭敬的心,因為牠們也是動物界的「無語良師」。

資訊類別: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