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園應否存在?請做多角度思考

特約記者  林猷威/報導

今年8月,才傳出台北市木柵動物園內長頸鹿因搬移時緊迫,在注射麻醉解劑後暴斃的死訊,網路上又再次掀起了反對動物園的輿論聲浪。

 

追溯近期民眾反應最大的幾宗國內動物園/水族館內動物死亡的事件:2013年,海生館在野放鯨鯊後發生鯨鯊擱淺死亡的過失,以及2015年發生天馬牧場在運輸時不慎使河馬「阿河」摔傷致死等;不只國內,國外反對動物園的聲浪在不久前才達到鼎沸:美國辛辛那提動物園因保護誤闖動物觀賞區的男孩,射殺大猩猩Harambe。

在動物權日益受到重視的今日,民眾逐漸會以行動支持野生動物的權益,而動物園是否應該廢除的議題一直深受探討。

不少愛好動物的人士認為,野生動物應該生活在牠們的棲身之所,而不是被人所圈養,是因為圈養環境無法與原本的棲所比擬。事實上,規模較大的動物園皆會具有生物研究、保育、教育等功能,且伴隨著專業的獸醫、研究團隊,此種動物園中的動物會受到良好的照顧。在這種動物園中,園區通常較大,且盡可能的重現動物的生活環境,並時常改變環境來減少動物在圈養環境中的刻板行為。

動物園在加州禿鷹的保育上扮演了極為重要的角色,加州曾經一度瀕臨絕種,而在動物園的圈養下,已經陸續有禿鷹被野放回棲地當中  取自the huffington post

很多人對動物園的概念,還停留在「傳統動物園」的模樣:僅是展示動物的娛樂空間,而不具備研究能力,教育內容可能也不夠嚴謹。而在此類傳統動物園中,動物的生活、健康狀況容易受到忽視,才是真正需要受到外界關注的地方。

目前,動物園甚至是扮演著生態庇護所的角色,最著名的例子像是洛杉磯動物園保護了將要消失殆盡的加州禿鷹,並且在圈養環境下繁殖後野放回原生環境,也是動物園圈養並且野放的保育工作中最為成功的一個例子。

貓熊是保育的代言人,台北市立動物園能夠成功繁殖大貓熊更是對台灣動物園水準的肯定。如今貓熊已經從原本的瀕危減緩為易危,動物園占了舉足輕重的角色。(圖為圓仔在自台北市立動物園過3歲生日,陳浩/攝)

我們真的需要動物園嗎?

若我們著眼在現今對野生動物福祉的看法,強調每個動物個體的生命權以及人身自由,那麼我們應該儘快消滅世界上的每一座動物園。在此前提之下,動物園所扮演的角色可以解釋為以限制動物自由(我們無從得知動物是否願意)的方式來獲利,而這並不道德。

在此種想法下,會希望每隻動物都能夠自由自在地在牠們的原始棲地中成長、覓食、繁衍等等。現代人們能以自身幸福的角度來看待野生動物,是一件好事,也表示大眾對野生動物的關心程度早已超越以往。然而,儘管新興,理想化的價值觀在現今是否仍然合適?在人類過度活動的今日,動物能夠自在生活的想法是越來越難以實現此時,我會認為動物園的角色遠比更早年前還要重要。

根據研究,參訪動物園的行程顯著地提昇了小朋友對自然環境的認知(JENSEN, Eric. Evaluating children's conservation biology learning at the zoo. Conservation Biology, 2014, 28.4: 1004-1011.)

為什麼我們不能沒有動物園?

動物園的價值在於,將深刻的保育知識,帶到家庭教育中。有時,我們會過度放大學校教育的重要性,而忽略了家庭教育。而參訪動物園是令人興奮、快樂的過程,能夠實際見證、接觸野生動物。除了給予沒有機會旅行的人們見證野生動物外,此種震撼對於小孩的影響更是無遠弗屆,這也是觀看生態紀錄片或是圖鑑無法取代的。

英國Warwick大學的社會學教授Eric Jensen曾經調查超過3000名參觀動物園的小孩,證實參觀動物園能顯著的提升小孩對自然的認知,且在有導覽員講解的情形下,還能夠更加提升學習效果。除了家庭之外,也有許多研究者會去參訪動物園,以尋求研究的靈感。動物園在教育上的價值難以撼動,而就長遠來看,若動物園的教育能引導更多人走向自然保護的工作,那對限制在園區內的野生動物而言是否也可能是一種回饋?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