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動物的準廚師 有路可走嗎?

/ 麥志豪 (香港非牟利獸醫服務協會執行主席)

教育,要涵蓋的範圍當然很闊。不同的階段,不同的教育系統會有不同的重點。最基本要灌輸的必然是知識,然後可能是技能,還要培育學生建立正確的人生觀、世界觀、價值觀,甚至宗教觀。 而後者可以是很主觀的,所以訓練學生懂得獨立思考尤為重要。

 

但如果在學生的成長過程中,在教育的體制裡遇到了和自己價值觀有衝突的地方,我們應該如何看待這種矛盾呢? 我先假設主流的教育制度是代表著主流的價值觀,學生又是否有權利、有權力去挑戰這種主流價值觀?

我認識一位十幾歲的年輕人,是一位愛護動物的素食青年,他熱愛廚藝,一心想接受專業的訓練然後他日當廚師,很理所當然就報讀了中華廚藝學院。但之後卻幾乎每天都帶著矛盾去上學,因為市場上主流的食譜都是肉食,在課堂中應用的食材自然就是肉類,教授的菜式總離不開豬牛羊雞鴨。當然,廚技作為一項技能,本身可以是客觀的,肉食或素食背後可以是同一種烹調的技巧、精神及藝術。

但問題在學習的過程中,尊重動物生命的學生就無可避免地傷害了動物。最難跨越的道德障礙就是自己要試食,為了追求廚藝,難道就一定要煮肉食肉嗎?在中國內地廚藝學院的學生難道就要學習烹調貓狗野味嗎?在這個和自己對生命的價值觀完全相違背的關口上,一個年輕人又如何可以自主,堅守自己相信的,向主流及制度對抗呢?

近日傳出,香港高等科技教育學院時裝設計系的學生被強迫參加一個由香港毛皮業協會舉辦皮草設計比賽,並會計算作校內功課的評分。

校方說是收到毛皮業協會的邀請後,認為「學生可以在功課上有新嘗試」,所以決定參加比賽。但學校參加就等同學生必定要參加嗎?很明顯,皮草並不算是時裝的主流,而且亦已被公認為殘忍不道德的工業,近年已被很多西方文明社會所摒棄加上就讀設計系的學生已不是小朋友,有自己的獨立判斷思考,校方自然遇到不少的反對聲音。

據說已有近一半的學生不願意參加該比賽。在群眾力量下,校方已改口表示「份功課就一定要做,可以是不用真毛皮」,學生能使用「仿毛皮」製作服飾以交功課,亦可自行選擇是否參加比賽。

當然,香港依然有不少像葉劉淑儀的人及皮毛業商會的組織,認為皮草是創意工業,並對經濟有裨益,而經濟(錢)就是香港人的核心價值,所以還有一半的學生願意參加比賽自然不稀奇。重點是,這是否出於他們的自由意志、獨立判斷、真心選擇。

我曾經到一所中學講動物權益,會後一位學生向我求助,說他不能再忍受在實驗室中傷害小動物。我建議他要尋求家長的支持,然後禮貌地向老師說不!拒絕參予一切傷害小動物的課堂活動。事後我也不知道他吃了多少苦頭。也試過有學生想開始學習素食,奈何學校供應的午飯都有肉類。我告訴他,學生也有提出要求的權利,而你自己要有「和而不同」的勇氣。

當然,作為手握權力的成年人很容易就可以把這些矛盾開脫,隨便說一句年輕人還在成長的階段,在未有判斷能力之前,我們成年人有責任先為他們設定方向,建立正確的規範讓他們將來順利投身社會。所以,孩子們在接受教育的階段還是應該要屈服的。

Paul McCartney說過:「如果屠房是透明的玻璃牆,相信大部份人都會是素食者。」我也相信,如果老師肯大膽向學生公開動物被剝皮的過程,相信會有九成學生不願意參予皮草設計。其實,我們是想孩子們只看到我們想他們認識的世界,還是真實世界的全部?我們是要孩子們融入我們的世界,還是要他們學習創造自己的世界?

達人小檔案

香港非牟利獸醫服務協會執行主席 麥志豪(Mark

20多歲開始接觸動物,稱許動物與人的感情、溝通方法很單純,很容易就讓人感到快樂,也因而決定投身動物福利行業,希望讓貧窮人士的寵物也可享受醫療服務。FBhttps://www.facebook.com/mark.mak.182

 

香港非牟利獸醫診所特別規則

•拒絕為寵物繁殖者或繁殖場提供任何醫療服務

•拒絕為動物作不必要的安樂死

•按不同階層的人士收取不同診金,綜援戶、失業人士可獲四至六折折扣

•有需要人士可分期付款支付醫藥費或手術費

•收養的流浪狗前往接受治療,可獲極大折扣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