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件虐貓案後 陳皓揚接受民團輔導

記者 李娉婷/報導

大橘子案」、「斑斑案」兩起虐貓案將在今(13)日下午宣讀判決結果,而自大橘子案發生以來,外界對於被告陳皓揚的猜測也不絕於耳,台灣動物新聞網獨家訪問已輔導陳生2個月的台灣N.O.E.行動組織(EMT急難應變團隊)隊長李榮峰,聽其道來對陳生的觀察,及希望台灣的司法系統可以如何達到「矯正」的效果。

8月16日大橘子案第一次開庭前,民眾在台北地方法院前舉牌。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李娉婷/攝)

8月初,斑斑案發生後、陳生未投案前,與案件相關店家「動物誌」熟識的李榮峰拿到了陳生的手機號碼,與陳生聯繫、勸導他投案自白。事實上,陳生的手機在大橘案後即在網路流傳,打電話給他的人也不只李榮峰一人,對於陳生為何會答應實際走一趟工作室與自己談話,李榮峰認為是因為自己「要跟他做朋友」的立場。

「我也很想打他,但處理過這麼多虐待動物案件,我知道這樣做沒有用」李榮峰說,談話一整天後,陳生終於下定決心自行投案,而從那之後至今,陳生約2-3天會與他見一次面,團隊中的許多人也都在,有時與陳生談過後,李榮峰會向有心理諮商背景的朋友提起一些狀況,請他給予建議。

李榮峰說,他知道自己不是心理輔導專業,對於這樣的一個學生,只能用自己的方法,以真心和他相處,希望能夠「防治」將來可能會再發生的憾事。期間陳皓揚也參與了一場為動物而舉辦的法會,並在法會前親手摺了許多紙蓮花──知道斑斑被丟入河中後,李榮峰、動物誌相關人員與一些知情的動保志工曾到該區域進行打撈,斑斑的屍體沒有找到,卻找到了無數其他動物的屍體,而法會就是為了這些動物舉辦。

斑斑被棄屍的水域雜草叢生,一行人打撈到許多動物屍體。 李榮峰/提供

此外,陳生也與餵養斑斑的愛媽進行了對話,在與愛媽的對談中,陳生還掉了眼淚,對於網友對陳生「不知悔改」、「泯滅人性」等評價,李榮峰不認同,他指出,陳生對人有正常的感情與行為判斷,也會對人感到歉疚,有些人覺得殺動物的人將來會殺人,但應該做的是讓他不要走向那條路,而不是把他逼向那條路

但陳生對「親人貓咪」的認知,的確出了問題,至於原因是否源自陳生的家庭背景或成長經歷,他不能斷言、更不該詔告天下,李榮峰說,不親人的貓並不會誘發陳生的憤怒,甚至他與狗的相處相當融洽,而這樣的狀況,絕對需要輔導人員介入,不是以暴制暴就能解決。

「以暴制暴有教訓的作用在,但教化不能被省略掉」李榮峰能理解毆打陳生的人,因為自己心裡也曾有這樣的念頭,但他認為,這些人眼裡只看到了貓,而他看到了貓與人。李榮峰以防治害蟲舉例,有些人會選擇直接撲殺,而有些人會選擇不要讓它進入到特定環境中,因為到底是不是「害蟲」,是根據環境及人的喜好而定,若只是一味的打壓,「以後他會長成怎樣的一個人?」

陳生兩次開庭都是由舅舅(中)陪同。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李娉婷/攝)

網路上也有許多人攻擊陳生的家人,認為其家人並未好好管教陳生,但李榮峰指出,陳生並未找辯護律師,就是出自兩次出庭時陪在他身邊的舅舅的意見,陳生的舅舅表示,找律師是想要脫罪,而陳生做錯了事,就應該要面對。

李榮峰說,預防犯罪是日常要做的事、每個人也都可以盡一份心力,但防制罪犯再犯,則需要司法單位的改革,法務部矯正署應該積極與心理師單位合作,並且要有一批願意主動做這些事的人,而不是用被指派任務、只想走完流程的公務員心態執行,雖然沒有心理輔導的資格認證,但他現在就是在努力的做這件事,因為對於現行監獄的矯正功能,他真的不抱期望。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