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待動物的人 往往是受虐者…..

記者 李娉婷/譯寫

美國聯邦調查局(Federal Bureau of Investigation,FBI)自2016年起將虐待動物列為A級重罪的消息,在關心動物保護的民眾間廣為流傳;紐約州人道協會(New York State Humane Association)的賀維爾博士(Dr. Harold Hovel)也在去年發表一篇報告,指出虐待動物與人類暴力間的高度關聯性──其實,在下「高達70%的暴力罪犯曾涉及虐待動物」的結論前,這份報告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告訴你!

受虐與虐待

報告指出,家庭暴力往往與虐待動物緊密相關,犯罪者會透過虐待寵物來控制受虐婦女或兒童,製造家庭恐怖氣氛,受虐婦女往往也會因為擔心寵物而忍受暴力,而童年受虐、被持續漠視、目睹母親被虐的人,則會將暴力視為日常,並有極大可能會在長大成人後向家人施虐,重覆虐待的迴圈。

在這個迴圈中,孩子會將憤怒、沮喪等情緒發洩在比自己弱小的事物上,最開始是動物,接著是霸凌同學,最後演變成虐待配偶與孩子;美國聯邦與各州監獄、精神障礙犯罪研究機構的統計,也顯示幾乎所有的暴力罪犯童年曾受虐,而有70%以上的暴力罪犯,是從虐待動物開始暴力行為。

美國對親密關係暴力與寵物虐待關係的研究數據(自1998年起)。 資料圖(婦女救援基金會/提供)

台灣的婦女救援基金會曾在2014年時與台北市獸醫師公會合作,推出「提供受暴婦女短期寵物安置」服務方案,提供經濟弱勢的受害者安置寵物的服務,視個案情況決定收費標準,寵物安置時間以3個星期為限,讓家暴受害婦女與兒童無需顧慮寵物安危、能即早脫離暴力環境。

婦女救援基金會表示,儘管許多個案曾向他們提過有這樣的需求,但方案上路後實際聯絡的人卻不多,因此服務方案在今年暫停執行,不過他們仍會再討論,將來還是可能會重啟方案。

受虐的是動物,關我什麼事?

生在21世紀、在對於虐待兒童、家暴婦女和欺凌老人都高度關注的民主國家,或許很多人不知道,直到1960年代,兒童虐待才被人們承認,婦女虐待則是1970年代,而老人虐待晚到1980年代才被主流社會認識。而現在,動物虐待正逐漸走向被認識的路上。

以家暴婦女為例,在1970年代之前,虐待配偶不會被調查、治療受虐婦女的醫生不會向執法機構通報、警察不會逮捕打妻子的男性、檢察官也不會認真理會受虐婦女──如同今日受虐動物的處境。

此外,報告也提到,由於虐待動物是人類暴力犯罪的徵兆,因此反對虐待動物,提早干涉、禁止暴力行為,能夠阻止許多對人的傷害、減少暴力犯罪數量,也有益於保護兒童。對於關心動物的人來說,反對虐待動物不需要理由;不在乎動物的人也需要知道,雖不是理所當然,但曾經虐待動物的人,在無法只靠動物發洩情緒時,就有可能會轉而傷害人。

被人砍去雙腿的狗。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李娉婷/攝)

打破迴圈

報告提到,要打破這樣的惡性循環,不只是虐待動物,當你看見任何殘酷的行為時,別忽視、別認為不關自己的事,應該向適當的單位通報,因為動物虐待、家庭暴力、校園霸凌之間彼此緊密相關,也可能在將來影響到你或家人朋友。

甚至,早期從家庭開始干涉,給予那些不堪負荷的父母建議和支持,以確保孩童不會進入暴力迴圈,不過這樣的預防項目在社會上長期資金不足也不受重視,因為「社會寧願監禁罪犯,讓暴力持續循環,而不是去預防它」。

社會上大多民眾往往希望能透過隔離犯人來遏止犯罪。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李娉婷/攝)

報告最後提出三項總結:嚴肅處理虐待動物案件、早期鎖定虐待動物者(不論是兒童、青少年或成人)、禁止虐待動物行為。這份報告要告訴人們的絕對不是虐待動物就會成為暴力罪犯,而是這些人過去曾有怎樣的經歷影響他們犯罪,而他們普遍曾以「虐待動物」作為徵兆提醒人們注意,這些狀況在兒童、青少年、成人身上都可見,只是循序漸進──他們也曾經都是受害人。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