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食涉及虐待 神豬祭典應轉型

記者 黃靖雅/報導

鬥牛節是西班牙三大傳統節慶之一,但它也一直因虐待公牛而為人所詬病,在西班牙國內和國際間,廢除鬥牛習俗的聲浪從未止息。如果你認為鬥牛太過殘忍,不該以「維護傳統文化」作為擋箭牌,維持這項陋習,那麼你對台灣賽豬公的看法又是怎樣呢?行政院客家委員會19日在專案會議中明確表示,雖認同義民節,但不認可虐待動物爭議的神豬重量競賽。

你知道賽豬公也涉及虐待動物嗎?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提供

提到豬,也許不少人會立刻想到神隱少女裡,千尋對變成豬的爸媽說的那句話,「不能吃太胖,會被殺掉的哦!」作為豬,吃得越快、越多,就越快面臨死亡。而「神豬」的養成過程,其實比卡通來得更加殘忍,因為神豬,沒有不吃的權利。

一般的豬隻大約100多公斤,祭典使用的豬公,則動輒超過一千台斤以上,即約700~900公斤。正常的情況下,沒有動物會把自己吃到無法活動、四肢變形、癱瘓,甚至讓脂肪壓迫到膀胱等臟器,連排尿都要人輔助。

為了強迫豬增肥,神豬會被「下窟」飼養,即用粗竹管或鐵管限制豬的活動空間,讓豬無法站立、移動,僅能翻身,神豬在被賣出前,大約會被下窟飼養1~2年,大部分業者會為豬灌食,一餐灌食的量約10公斤。

神豬胖到無法活動。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提供

「神豬」是客家義民祭最重要的環節之一,拍攝紀錄片《神豬沙龍》的導演林瑞珠,自已就是客家女兒,她強調,「以前真的不會把豬養到這麼病態的大隻」。

超過千斤的神豬,是神豬代養戶特製的「商品」。林瑞珠說,約30多年前,社會型態改變,養豬的農民越來越少,基於祭典需求,才逐漸發展出神豬代養戶,並相競將祭典用的豬隻越養越肥。

人力難以搬運的神豬,做任何移動都要出動起重機吊掛,豬隻的聰明、敏感不亞於人類視為同伴的貓、狗,吊掛和嘈雜的人聲,都會造成牠們的恐懼。神豬會在未致昏的清醒狀態下被刺喉、放血,並在無比驚恐中慢慢等待血液流盡、死亡。

神豬被起重機吊起。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提供

「傳統文化」該不該順應動保趨勢而轉型?而變形的「傳統」,又該從哪個階段開始維護保存?

行政院客家委員會在上週三(19日)召開「神豬祭祀與動物保護」專案會議,會中文化部代表明確表示,雖文化部於去年公告登錄「褒忠亭義民節祭典」為重要民俗,但神豬重量比賽並不列入此項。農委會動保科科長江文全也表明,「不能接受灌食和下窟,這絕對是違反動保法的」,他也強調地方動保機關,每3個月會到造冊列管的代養戶檢查飼養條件。

灌食對豬來說非常痛苦。 林瑞珠/攝

長時間關心神豬的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執行長朱增宏和林瑞珠、江文全都說,早年和義民祭主辦方溝通時,常被指責干涉傳統文化,但近年已經好一點,主辦方多能理解動物保護的概念。朱增宏強調,19日的會議中,各方代表的傾向已經比較一致,皆認為義民祭及神豬比賽應該保留,但涉及虐待動物的「神豬重量比賽」則否。

許多傳統文化在現今動保意識高漲的社會中,面臨最大的挑戰,不是法律、動保人士,而是社會價值觀的改變。

林瑞珠表示,神豬重量競賽數十年來一直是祭典的亮點環節,「爐主們擔心的是倘若取消這項比賽,會讓祭典變得冷清、不熱鬧」,矛盾的是,他們其實也很清楚,祭典正在逐漸式微。

林瑞珠說,她私下和許多祭典主辦方接觸後發現,這些爐主其實並不在意來自動保界的批評,真正使他們感受到壓力的,是年輕人對祭典本身,及祭典活動的認同度越來越低。

桃園今年的環保神豬。 取自鄭文燦粉絲專頁

轉型是否能爭取更多認同,沒有人有答案,但桃園市將在明年跨出第一步。桃園市長鄭文燦藉今年普渡的時機,表示明年將大力推廣環保祭祀,其中最主要的就是讓神豬競賽能夠轉型,預計邀集至少20個社區參加,以環保材質製作神豬,並讓小朋友彩繪,希望能夠延續傳統、兼顧動保。這個方向已經和中壢仁海宮廟方取得共識,並將召開協商會議向里民說明,降低里民顧慮。

中華民國保護動物協會秘書長黃慶榮則建議,可讓神豬轉型成為一條產業鏈,未來在祭典中仍可使用豬隻,但不再刻意養肥、也不作任何競賽,祭典後,把祭拜過後的豬製成肉鬆、鹹豬肉等產品,提高附加價值,冠上「客家神氣豬」之名,轉型成為文化創意產業。

無論是何種方式的轉型,地方的認同最為重要,地方政府可以「尊重」為由,從文化vs動保間的大戰中全身而退,也可協助輔導,讓祭典走出一條大家都滿意的路。

註:

一般上市的豬隻,重約在130公斤左右,此公斤數的換肉率最佳。但豬場裡的公豬大約都有400公斤左右,母豬則有300~350公斤,豬隻在此範圍內的體重,皆屬正常範圍。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