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頸鹿沒瀕危 “進步”動物園為何要養?

記者 李娉婷/特稿

今年8月,台北市立動物園的長頸鹿「宵久」在準備出園的途中意外死亡,台北市動保處後續針對此案展開調查,以釐清過程中的責任歸屬,雖與調查無直接關係,但近來在意見溝通過程中,有動保團體再次向台北市立動物園詢問「我們真的需要飼養長頸鹿嗎?」,長頸鹿雖非瀕危物種,卻是許多民眾期待在動物園看到的動物之一,而宵久死亡事件的起點,也是因為牠被動物園交付「繁衍後代」的任務──你是否也想過這個問題:動物園真的需要有長頸鹿嗎?

講到動物園裡會有的動物,長頸鹿在許多人的答案中。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何宜/攝)

台灣最早飼養的第一隻長頸鹿,是在1961年由圓山動物園(台北市立動物園前身)自日本引進,而目前有台北市立動物園、六福村及頑皮世界野生動物園養有長頸鹿,據悉,約在3年前,長頸鹿的市價為1000萬台幣,考量到經費及動物來源問題,比起購入新的動物,近年來動物園間都更傾向交換動物繁殖,以維持圈養動物的基因多樣性。

你認為動物園該不該存在?若需要存在,又該養哪些動物?隨著台中天馬牧場河馬「阿河」的一摔,動物園三個字開始被台灣民眾貼上負面標籤,容易聯想到野生動物的牢籠、動物戲謔的場所等。從歷史背景來看,動物園的確是因為人類想「蒐集」奇珍異獸而出現,但在動物保護、野生動物保育觀念逐漸拓展的現代,部分動物園有了滿足人類窺探野生動物生活外的新任務,除了有爭議的「教育」作用外,同時也有野生動物救傷、收容、保種的功能。

許多民眾不知道的是,台北市立動物園近10年飼養動物的種類及數量都在減少,對此,園方表示,除了不再以蒐集動物為目標是全球動物園的趨勢外,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減少飼養也能讓個體得到更多空間。不過,對於一些動物──例如長頸鹿──要不要繼續繁殖、維持飼養數目,台北市立動物園也仍無法有定論。

資料來源/台北市立動物園歷年施政報告,李娉婷/製圖

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在2014年曾經調查民眾參觀台北市立動物園時,平均在一個動物籠舍前停留的時間,最後發現只有20至30秒;《窩抱報》今年10月新發行的「動物園的每一天」中也做了類似調查,也得到8成民眾平均停留不到30秒的結果,比起保育或教育場所,動物園更偏向「遊憩」功能,而在這個休閒場所,長頸鹿就是地標之一。

長頸鹿作為大眾記憶中「動物園會有的動物」,雖然不是如大貓熊般會讓民眾一窩蜂排隊觀賞的明星動物,但也可說是「必看動物」了,就算暫時沒有滅絕危機[1],長頸鹿仍存在許多動物園中,無論動物園的先進程度、是否有加入國際組織、有沒有保存長頸鹿基因庫的考量,從大眾觀點來看,牠們在動物園中的目的更傾向於滿足人們的好奇心。

台北市立動物園協助救傷、收容許多瀕危野生動物,如穿山甲,但同時也養有許多「觀賞型」野生動物。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李娉婷/攝)

許多關心動物的民眾理想中的動物園應該專注在救傷動物,若是動物無法回到野外,才能長期收容,不過要達成這樣的條件,所費不貲,作為大眾眼中的休閒場所,若是動物園只有救傷的動物,還會有每年數百萬的參觀人次嗎?經費該從何而來?儘管明星動物現象時常為人詬病,但若是少了牠們,動物園該如何在轉型的同時也獲得大眾實質上的支持?

對於明星動物,台北市立動物園近年來的做法是在介紹牠們的影片、文宣中「偷渡」其他物種的介紹,希望能借力使力,讓大眾也分一絲關心給不這麼可愛、亮眼,但也需要被保護的動物,關於某些動物是不是真的該存在動物園的問題,有工作人員表示,他們一直有在思考,但無法給出答案──在轉型的過渡期,該如何在動物保育、教育性及大眾接受度間保持平衡,是全球許多「相對進步」的動物園正面臨的大難題。



[1] 雖然沒有被列為瀕危物種,但30年前,非洲大草原的長頸鹿約有15萬隻,如今只剩10萬,此外,近來一項新的研究指出,長頸鹿其實分為4種,若是研究通過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的審查,其中某些長頸鹿將會被列入瀕危物種名單中。

 

資訊類別: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