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辦動保案件 官方民間各可做什麼?

動物當代思潮「流浪動物源頭管理多元策略之可能」研討會,邀請中央/地方官員、地方政府第一線執法人員、協助進行源頭管理的動保組織等多位專家,針對執法的行政組織、寵物登記普查措施、非法寵物業取締技巧、半野放犬管理、飼主教育等等議題發表演說。除分析如何進行有效的源頭管理,增進大眾對於流浪動物議題的了解之外,也希望貢獻更深入的觀點,使未來政府與民間進行源頭管理之時,能更有效率。

主講人/Taiwan SPCA 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調查專員黃稚惠,紀錄整理/辜雅禪、佐渡守

我是台灣SPCA的調查專員,也是教育專員。SPCA調查部門與政府部門的動物保護法執行人員,所做的事幾乎都是一樣的,只是SPCA多了一項監督的工作。SPCA調查部門,在收到民眾報案之後,會秉持合情、合理、合法的方式來處理每個案件,並從「動物5大自由」的角度出發,期待能減少動物的痛苦、提升動物的福利。

TSPCA調查專員與案件相關人進行訪談。 <a  data-cke-saved-href=" href="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spca/" target="_blank"> Taiwan SPCA 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a>

我們接案的主要目的,都是希望能帶給那些被民眾舉報的動物更好的環境與更好的飼養方式,並且教育飼主正確的飼養觀念與飼主責任所以我們既是在第一線幫助動物的人,同時也是第一線進行源頭管理工作的人。亦即除了稽查時所需的法律知識外,我們也具備了許多動物相關知識,能在調查時幫助民眾,並向民眾做教育宣導。

其實SPCA每一位調查員一定要具備的,第一個當然就是法律知識,但我們用過的法律不只有動物保護法、野生動物保育法,例如以我個人來說,就接觸過傳播媒體的法令、警察的法令,也接觸過社會秩序維護法、公寓大廈管理條例、噪音問題,還有廢棄物清理管理法等等,這些其實都是我們所需具備的。

許多從事過第一線的人就知道,在一線工作,面對「人」的機率,要比面對「動物」還要高出許多,想要解決問題,一定都必須「從人下手」。因為動物其實很好理解、很好處理,問題通常都是出在人這方面,所以溝通技巧非常非常重要。

台灣有許多還未達到違法標準的不當飼養案例,學會與飼主溝通才能改善動物處境。 取自<a  data-cke-saved-href=" href="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spca/" target="_blank"> Taiwan SPCA 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a>

「見面三分情」這句話真的十分適用,我們到現場調查時,如果見人就說:「喂!你的狗怎麼這麼髒?你根本就違法啊!你現在馬上給我改過來!」不會有人聽得進去的,但如果我換一種方式說:「我是來幫助你的,我知道你可能不曉得這樣的養法是有問題的,既然現在法律都已經規定了,就讓我來幫你想辦法,如果你有困難也可以跟我說,我們一起來改善。」

這種方式對我來講非常好,我們已經依此成功規勸很多飼主改善。例如上週我在三峽,遇到一位把狗養在院子的飼主,他的住家前面有個小公園,很多人會去那裡抓寶可夢,他家的圍籬又很低,很多抓寶的人看到狗,都會丟食物進去,胡亂餵食的結果,造成狗的皮膚很差。這位飼主向我提起他的困擾,正好我從廣播上聽說,如果寶可夢的點在你家旁邊讓你感覺受到騷擾,可以撥打官方電話刪除這個點,他聽了之後很開心,接著我再來跟他講怎麼改善環境、正確的飼養方式,他全部都願意接受,還說:「我馬上改,下次你來我請你喝茶。」甚至邀我下次再去複查。

這就是一個蠻成功的例子。我們跟人溝通時,不能一味只講動物的事,如果能像朋友一樣同理他,聊開之後,飼主通常也會比較願意聽我們說話,這時再來勸導他動物應該結紮、應該打晶片,或者環境遮蔽不足應該改善等等,見面三分情就在這裡起了作用。


TSPCA與地方主管機關合作稽查。 取自<a  data-cke-saved-href=" href="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spca/" target="_blank"> Taiwan SPCA 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a>

民間經常必須跟公部門合作,民間團體與政府機關比較不同的地方有下列幾點:第一是我們能給予飼主比較長期的觀察跟幫助,例如經常去複查同一個案件,最長甚至可以追到兩年。雖然政府也可以,但不像我們調查部門的主要工作就是調查案件,他們還有很多很多其他業務要處理。另外,我們也給予許多愛心媽媽長期的幫助,這些都是政府不能做、而我們做得到的。

再來不同的地方是,我們跟主管機關合作的同時,也具備了監督的責任。我必須老實說,並非所有的動物保護檢查員素質都一樣好,像最近我們針對特定的檢查員發了一些新聞,我們真心認為他的動物福利標準實在太低太低了,而且問題不只發生一兩次,所以才會用新聞的方式去告知大眾。

第三點,我們還可以做的是勸募與招募,例如勸募飼料、罐頭、或是任何的資源;因為我們跟公部門一樣,人力也都相當不足,所以也可以招募志工來協助案件。至於政府,礙於公務員身分,他們就沒有辦法做勸募的部分。

TSPCA長期招募調查志工協助查案。 取自<a  data-cke-saved-href=" href="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spca/" target="_blank"> Taiwan SPCA 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a>

反過來說,政府單位與我們最大的差別就是他們可以行使公權力,對違法的人真正開罰,這也是我們一定要跟他們合作的原因,因為民間團體沒有這項強制的權力,所以與主管機關的合作非常重要。雖然前面我提到不好的動物保護檢查員,但全臺各處大部分都是很好的檢查員,他們的動物福利素質非常高,對法律也非常懂,知道該怎麼開罰,這種我們就合作得很開心,可以和他們一起討論案件、一起想辦法解決問題。

還有一件事也是需要透過公部門幫助的,例如我們發現有狗狗被鍊在私人土地裡,但找不到飼主、附近也沒人知道,這時就必須要求公部門向其他土地管理單位調閱土地所有人資料,來找到這個人。

最後是政府部門每年都有編列的預算可以使用,但相對來說手續比較繁雜,所以拖延的時間也比較久,而民間團體透過招募/勸募來協助理處案件的話,對動物來講也可以得到比較快速的幫助。

公部門有公權力對違法者開罰,民間團體則是較有彈性及機動性。 取自<a  data-cke-saved-href=" href=" https://www.facebook.com/taiwanspca/" target="_blank"> Taiwan SPCA 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a>


既然SPCA跟政府都在做同樣的動物保護案件調查,那麼通報我們,跟直接通報政府有什麼差別呢?第一是「教導報案者」,尤其在收集前期證據時,雖然政府部門也會跟民眾講解怎樣蒐證,但他們真的沒有時間講那麼細,而SPCA一定會透過E-mail、電話等聯絡方式,先向報案者聽取案件內容,再針對案件教導報案者,什麼案件應該蒐集什麼樣的證據;第二是「告知報案者」,什麼案件適用什麼法律,我們的調查專員都必須具備後續問題的預期能力,一看到問題就要馬上想到後面會發生什麼事情,該如何規範、如何解決,這些我們從一開始就會跟報案者討論;第三是「以我們的身分與主管機關的承辦人員溝通」,我們知道用什麼方法能讓案件更快獲得處理,且處理得更有效率。

另外,SPCA也有法律部門,如果報案人給我們的案件中,發現有法律漏洞的問題,我們會跟法律部門討論,想出一個比較好的修法方式,將這個法列入「待修法清單」,以期未來不會再出現法律漏洞。最後,我們也可以利用協會資源,去幫助飼主,或改善動物的狀況。

※呼應「流浪動物源頭管理」主題的4種常見案例將在明日刊出。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