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之前 人對動物園的獵奇渴望

記者 李娉婷/報導

獨立媒體窩窩日前舉辦「人造野性:談動物園的過去、現在、未來」講座,邀請教育專業的臺灣吧營運長蕭宇辰,以「獵奇的渴望」為題,從歷史角度出發,說明動物園的起源,再延伸到近年來備受爭議的「動物園的教育意義」──動物園具有教育性嗎?功能是否有被彰顯?沒有的話,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臺灣吧共同創辦人暨營運長蕭宇辰以歷史、教育角度看動物園。 窩窩/提供

就如同講題,蕭宇辰表示,動物園最初出現的目的為「獵奇、滿足人的好奇心」,人們為了彰顯自己的富有,蒐集、展示各種珍貴稀奇之物,珠寶、動物甚至包含植物都在蒐集的範圍,因此,設立「動物園」的風氣,最初是由皇家開始。

公元前1490年,埃及女王海雪賽特管理的動物園,動物由遠征軍蒐集而來。 取自<a  data-cke-saved-href=" href=" http://www.cbc.ca/doczone/features/history-of-zoos " target="_blank"> Zoo Revolution: History of Zoos - Doc Zone </a>

而近代動物園雖趨向大眾化,但仍以展示動物為目的,鐵柵欄是標準配備,為了讓新奇感延續,還出現了利用動物表演的馬戲團,這是一種「時代性需求」,數十年前,就連台北市立動物園都曾因為營運不佳而使用動物表演吸引顧客。

根據《窩抱報》第7期「動物園的每一天」,世界第一座動物園出現在公元前3500年的埃及,隨後出現的多座動物園也為皇室所有,如公元前1490年埃及女王海雪賽特(Hatshepsut)管理的動物園、公元前1100年周文王創立的「智慧之園」(又稱「靈囿」)。

而台灣的圓山動物園(台北市立動物園前身)在1949年開始動物表演,1978年終止。

到了近十年,動物園搖身一變,成了「教育過程中一定要去認識動物的場域」,對於一般大眾而言,動物園存在最主要的訴求為教育,在動物園的宣傳上,也很少會提及遊憩功能──儘管動物園的遊憩功能實際上並沒有淡化,蕭宇辰以台北市立動物園舉例,人的步道大於動物的展區,顯示了動物園的路線仍是以人為出發點而設計、以吸引人參觀為主要目的。

事實上,大多數人進到動物園中,還沒有擺脫歷史的特性:對新奇事物的渴望,「擺脫歷史很難,擺脫人性更難」蕭宇辰說,因此人們才需要被教育,但教育不是靠想像,而是務實地把重要的訊息傳遞到人們腦中,教育應該有更完整的連結與鋪陳、有故事性,不過,動物園中提供的知識卻非常的淺薄,解說看板難以讓民眾停留,就算閱讀完看板上的文字,也難以和要保育、保護牠們連結,「動物園往往將教育太過簡單化,以為民眾看到了動物、就會想要保育牠們」。

只有知識解說,難以提升民眾的保育意識。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李娉婷/攝)

蕭宇辰認為,要讓動物園的教育性被彰顯,勢必得放棄一些遊憩目的,而動物本身也要更有故事性,才能與民眾產生連結,如因為負傷而無法再野放的石虎「集寶」。而關於動物園到底該不該存在、關於人類對於新奇事物的探索,蕭宇辰說,哪些真實需要被滿足、哪些獵奇渴望需要被壓抑,沒有一定的答案,需要由社群共同去決定,經由不斷的道德辯證,努力邁向共善。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