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頭管理TNR 全台不同調

記者 黃靖雅/報導

距全台收容所正式實行零安樂只剩兩個半月,面臨收容爆量危機,TNR被動保界視為減少流浪動物的必要配套之一,然而TNR也一直因公共安全問題而備受質疑,因此部分地方動保機關對TNR抱持保守態度,而以澎湖為例,更是堅決不作犬隻TNR。各縣市對TNR的態度不一,有做TNR的縣市是怎麼做的?不做TNR的縣市又是怎麼控制流浪動物數量呢?

TNR能使流浪動物不再生生不息,如果操作得當,可以較人道的方式控制流浪動物數量。 資料照,蕭士塔/攝

澎湖家畜疾病防治所今年1~9月認領養率約40%、人道處理率約29%、所內死亡率也有28%,各項數據在全台收容所中都算後段班,且收容量僅80~120隻犬,在零安樂上路後,應會受到很大衝擊,但澎湖家畜疾病防治所所長郭仁政多年來一直堅持不做犬隻TNR,「不只我們自己不做,所有民團要來做,我也不同意。」

郭仁政強調,TNR於法無據,動保法明文規範狗須作寵物登記,R回沒有晶片的狗,等於是動保機關帶頭違法,不過針對願意負責的好飼主,他們年年編列預算提供絕育補助。他表示,馬公有很多野狗群,這些野化狗群非常聰明難抓,還會利用地形躲藏,根本碰不到也抓不到,牠們會追車、會攻擊民眾飼養的牛羊,「這樣的狗,抓到了還放回去,是不負責任的行為。」

澎湖遭浪犬攻擊的小牛。 資料照,澎湖縣防治所/提供

出事後要面臨的權責歸屬及賠償問題,確實是很多縣市動保機關不敢積極做TNR的主要因素,過去曾發生民間自組人力、自籌資金做TNR,但各地公部門仍不歡迎的情況。動保機關層級低,做TNR需要錢,還要扛得住民代的壓力,台南市動保處處長李朝全坦言「縣市首長挺不挺?這是最重要的」。

台南市大力執行TNR超過5年,台南市每年編列600萬預算,供民間TNR團隊申請,申請件還需要經過審核,每年度的實際執行成效也會成為隔年是否能通過申請的考量之一。李朝全表示,台南市的做法是只出錢,並找來專家學者審核申請案件,也提供他們調整的意見。他表示,如果TNR犬隻有行為問題,確實影響到民眾,「我們該賠的就賠,該修正的就修正」。

新北市做TNR則是雙管齊下,除有絕育補助可供申請,動保處的公務獸醫也都要跳下來做結紮。不只新北市各動物之家收容的犬貓由公務獸醫結紮,有愛媽愛爸管領的流浪動物,只要能先和動保處聯繫,就能約時間送到動保處請獸醫幫忙結紮。

大部分縣市或多或少都有和民間團體合作,做下鄉絕育和TNR,但礙於經費、人力不足,又要面對民眾反彈,只能低調的做,不敢由公部門主導。例如高雄市動保處秘書郭明欽就說,高雄市動保處目前並不主導TNR,僅提供絕育經費,不過除了TNR團隊、動保團體、個體戶的愛爸愛媽外,連一般飼主也能申請。

不少縣市收容所設施老舊、收容量不足,零安樂後勢必面臨收容爆量問題。 資料照,蕭士塔/攝

動保人士最關心的是,如果公部門的力量不投入TNR,甚至反對TNR,有其他有效方式控制流浪動物數量嗎?

反對TNR的郭仁政表示,澎湖收容所工作人員現在都主動出擊到外面餵食浪犬,餵熟了之後,就捕抓回收容所收容,但他也坦承,因為野犬防備心強,收容所的收容量也有限,捕捉的成果不算太好。控制野犬數量,澎收尚未研擬出比現在更有效率的方式。

TNR不是控制浪犬數的唯一解方,但各縣市應就現有資源制定源頭管理策略。積極在全台做TNR的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執行長毛頭就表示,「我們其實不認為非做TNR不可,但如果只做後端的捕捉,而不做前端的預防,產生人犬衝突的機率更不可能減少」。他也解釋,TNR需搭配精確捕捉,捕捉的標準是犬隻的行為,而非是否結紮為避免產生更嚴重的人犬衝突,經民眾舉報有攻擊行為的狗,當然該先從原地移除。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