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用針灸治病兔 醫師締造奇蹟

特約記者 李佳殷/報導

寵物兔不僅不易找到合用的動物醫院,在遇到疑難雜症時,縱使主人願意花錢救命,也未必能找到醫治的門道。而仁愛動物醫院院長朱建光治療過不少兔子,更用針灸解決許多重症,挽回牠們的性命。

獸醫師朱建光的針灸治療,不僅用於貓狗身上,連兔子也受惠。李佳殷/攝

問起屏東科技大學獸醫系畢業,為何會走入中獸醫領域?朱健光記憶深刻,他說那時剛從屏科大畢業,父親因為癱瘓開刀,術後變得很敏感,連床單滑過腳底都能引起不適,一次在妹妹的中醫師男友施用針灸後,當天晚上竟能夠睡得很好。這個神奇的結果引發他思考:中醫是否也適用於動物醫療領域呢?

當時朱健光的在啟蒙老師黃慶榮的動物醫院工作,看到自大陸學習針灸回來的黃醫師經常施針,在觀摩之餘,發現台灣竟也有第一屆中獸醫訓練班時,就立刻報名參加,利用下班時間進修這個令他著迷的領域。

然而,為期兩個月的訓練,並不能給予一位正統西獸醫執行臨床針灸治療的自信,於是在接下來長達一年多的時間裡,朱建光只能在家頻頻練習找穴位與施針手勁的技巧,葡萄、橘子、豬肉一一都成了他下針的對象。

就這樣時光荏苒,直到第一位「顧客」上門!

羅小姐與她的愛兔羅勒,定期做針灸治療和保健已有3年時間。  李佳殷/攝

一位職業為送貨員的狗主人,愛犬癱瘓後,被知名的權威動物醫院診斷沒有治癒希望,主人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想法找上門,請朱醫師用針灸看看,豈料,跟對方承認自己沒什麼經驗的朱醫師,竟在第7次針灸後就讓癱狗站了起來那位見證了這一切的狗主人,此後看見誰家有狗癱瘓、被宣告無法治癒,就推薦找朱建光試針灸。就這樣一連10個案例的成功率都很好後,朱建光終於確定:「這條路應該可以走下去。」

至於會意外開始幫兔子針灸,朱健光笑說:「通常也是因為主人走到盡頭,西醫沒有辦法了,才會帶來讓針灸試一試。」

這天帶著自家兔兔上門的是一位羅小姐,她已經固定讓朱醫師幫兔子針灸3年了。一天起床後,突然看見愛兔羅勒癱軟、後腳不能動,經西獸醫診斷發現身上關節多處錯位,建議嘗試中醫治療,她才開始帶著愛兔接觸針灸。

朱醫師為羅勒施針中。李佳殷/攝

從起初的兩天一次、一周一次,進展到一二個月再回診保養即可,回憶過程其實並不繁瑣,羅小姐對針灸的效果也頗為滿意。

「有時候看牠已是幾乎下半身都不能動的狀態,但一針灸後,回家就可以跑了,甚至能維持到下次回診,所以就一直固定帶牠來。」

固定、施針、接電、照燈;針灸每回所需時間僅15分鐘。像極人類進行復健的方法,雖然兔兔多少會掙扎,但朱健光也研發了不讓動物因蹬腳而甩掉用針的吊床。

羅勒進行針灸中,主人在側邊遮住牠的眼睛以減少緊張。李佳殷/攝

膽怯的兔子被針灸,會不會易受驚嚇?針灸的技巧是否又與狗貓不同,朱健光乾脆拿出模型解說。「兔子個性都不同,所以需要看試針狀況,調整方式,但大致九成的兔子都可以適應;至於下針方式,兔子與狗貓差異大,因為牠們的皮韌性大、需要挑好針,同時往往一下就要趕快收,以免到達骨頭傷害神經,這當中的巧勁要拿捏得準。」

朱建光以兔子骨骼模型,講解施針的技巧。 李佳殷/攝

將於12月11日在高雄「第三屆台灣野生動物臨床研討會」分享針灸運用於兔子經驗的朱醫師,也說起前不久從別間醫院轉診的14歲老兔歪頭針灸的案例。

「西醫是抑制性的治療,快速但有副作用;而中醫講平衡跟長久,像神經損傷這類搶黃金治療期的案例,若能中西合併,用西醫為愛寵爭取時間之後,再讓中醫的作用開始介入,會是最好的其中,兔子的歪頭症就是一種需與時間賽跑的病,運用針灸目前經驗上所獲得的成果都還不錯。」

而退化性關節炎、骨刺、毛球阻塞症、食滯、中暑、肌肉萎縮,也都是他眼中適合針灸的兔子病症。此外,儘管針灸無法治癒脊椎或久遠的神經損傷,但能保持現狀,甚至減緩疼痛,是希望為愛寵爭取生活品質的飼主眼中,一個可以把握的機會。

「對上門的飼主。我一般都會建議做完7次一個療程後,看效果再決定是否繼續,但飼主未必都有那個耐心。」朱健光也遇過一些放棄機會、選擇安樂死的案例。

他搖搖頭表示,「網路上關於動物針灸的資料實在太少...」,言下之意告訴我們不管中獸醫是否為獸醫領域打開了一扇全新的門,飼主的接納程度似乎也是另一隱形的考驗!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