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實「零撲殺」 執行「安樂死」!

記者 呂幼綸、蕭士塔/報導

台灣防止虐待動物協會(TSPCA)日前召開記者會,提出7大訴求,要求農委會迅速執行,以免零撲殺政策讓公立收容所成為流浪動物的煉獄。7大訴求之一就是「明定重傷、生病動物之安樂死標準」,也讓至今存在歧見的安樂死議題,再度浮上檯面。

TSPCA執行長姜怡如在記者會中表示,公立收容所應追求的是零撲殺,而非零安樂,錯誤追求零安樂的美化數字,反而會使一些重傷、重病的狗在所內苦苦等待死亡,因此農委會應明確制訂安樂死的標準,讓收容所可以依循執行。農委會動保科科長江文全則回應,相關標準和規範已委託獸醫師組織訂定中。

台南市有動保團體專門到收容所接出重病和傷殘的貓狗救治,讓收容所無須面對安樂死的問題。 蕭士塔/攝

其實,2014年修正動保法納入「零安樂(應正名為零撲殺)」政策時,就已明訂排外條款----「經獸醫師檢查患有法定傳染病、重病無法治癒、嚴重影響環境衛生之動物或其他緊急狀況,嚴重影響人畜健康或公共安全」,也就是說在上述情況下,收容所是可以進行安樂死的。

台北市動保處處長嚴一峰也表示,零安樂和零撲殺不能混淆,因為零撲殺(No Kill)的精神,是不殺健康的動物,而安樂死(Euthanasia)的目的則在解除動物的痛苦,也是獸醫界面對不治重症時的必要措施。

儘管如此,查看農委會今年1到9月的統計資料,共計有台北市、新北市、台南市、高雄市和連江縣5縣市的人道處理率都是掛零,是因為都沒收到有傳染病或重病、重傷無法治癒的動物嗎?

癱瘓狗有了輪椅,雖然可以起身活動,但還是得靠保育員協助擠屎排尿,對公立收容所來說是不小的負擔。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新北市動保處/提供)

台北市和新北市目前對收容動物的立場,都是排除法定傳染病之後,全力醫療救治。有8個收容所的新北市,由動保處處長陳淵泉全力把關,不經他簽字同意,不得進行安樂死,而動保處內的毛寶貝醫療中心因此常為貓狗動大刀,收容所也會替癱狗打造輪椅。

嚴一峰則直言,是不是「無法治癒的重病」,判斷標準是一回事,醫療資源更是關鍵,像台北市動保處目前就對心絲蟲中後期的病犬、重度癱瘓犬等,要不要給予治療很傷腦筋,因為依法可以執行安樂死,醫治就是花錢費時的事,涉及到能投入多少資源。

2015年初就執行零撲殺的台南市,很幸運的獲得民間動保團體和愛心人士協助,收容所內的重病傷殘貓狗,幾乎都快速被認養出去就醫,極少有留在所內等待死亡的,其中一些動保團體甚至設有靈堂,能為臨終犬貓助念。

醫治已屆心絲蟲症中後期的病犬,需要龐大費用,考驗公立收容所的醫療資源,救與不救之間,是痛苦的抉擇。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新北市動保處/提供)

作法比較特別的,是被TSPCA評為最佳公立收容所的台中市,雖然設有「流浪犬貓老年及傷殘長期收容安養計畫」,會由動保團體領養老病殘狗出去照顧,但收容所也執行安樂死,今年1至9月共安樂了266隻。

台中市動保處動物收容組組長洪惠雅說266隻貓狗中,感染腸炎的幼犬佔了過半,其他多是重度殘障、癱瘓的成犬,會先送往中興大學動物醫院進行評估,確認復原機率低,又無法找到中途照顧時,才會列入安樂死名單。

零撲殺政策的實施,被立法委員吳思瑤比喻為「流浪動物長照時代的來臨」,但各縣市收容所能夠長期照護源源不絕的貓狗嗎?尤其當一些無良飼主趁機把長照的責任轉給政府時,公立收容所該如何拒絕承受?洪惠雅說,剛清點了收容所一次,發現被飼主棄養的犬隻已高達三分之一,其中一隻高齡15歲、雙眼全盲的柯基犬,最讓她覺得不可思議

公立收容所的定位,到底是中途之家?或是被棄養老病狗的長照機構?大家一起來想清楚。  台灣動物新聞網資料照(台北市動保處/提供)

只是連獸醫界都沒有的「安樂死」依循標準,農委會能制訂出來嗎?洪惠雅說,重病、重殘是前提,獸醫師最關切的,還是回歸到動物本身:是否有求生的意願?

因此她建議在準則制訂後,利用積分表由兩三位人員共同評定不要把判定生死的壓力加諸一個人的身上

至於執行安樂死,是否會衝擊執行的人員呢?洪惠雅表示,當安樂死是在解除貓狗的痛苦時,執行獸醫能夠承受的。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