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皮草運動獲勝 日水貂養殖場歇業

特約編譯 小陸/譯寫

2016年11月25日,長年推動反皮草運動的日本動物權利中心(Animal Rights Center)確認位於新潟縣長岡市的最後1間水貂養殖場關閉後,開心宣布日本國內再無皮草養殖場。日本皮草產業自二次大戰興起,頂盛期有近4,000間養殖場。1971年日本水貂皮草出口量達88萬張。若包含兔毛在內,1975年的出口量逾1,600萬張,堪稱皮草大國。

大塚水貂養殖場環境惡劣,水貂生活在狹小破爛的籠子裡,水碗長滿青苔、泥濘,一滴水也沒有。 取自日本動物權利中心

90年代後半,隨著中國皮草產業興起,日本的皮草生產急速衰退。2000年,日本發現從養殖場脫逃的美洲水貂(Neovison vison)野生化後對生態造成嚴重損害,於2006年將之列為「特定外來生物」,非經許可不得飼養。北海道的水貂養殖場因而關閉,日本水貂皮草的出口亦於2006年終止。

然而,新潟縣仍有兩間水貂養殖場無視《外來生物法》的規定,在未經許可的狀態下持續飼養。2012年,日本動物權利中心向環境省通報後,其中1間「佐藤水貂飼育場」宣布關閉,剩下最後1間「大塚水貂養殖場」依然故我。2013年,日本動物權利中心提出告發後,大塚宣稱「不知法律規定」,最終獲不起訴處分。

日本動物權利中心的影片顯示大塚養殖場內的水貂因高溫奄奄一息、氣喘噓噓,有些個體甚至一動也不動:

 

大塚是1間中型養殖場,於3棟建築內非法飼養2,500隻水貂,其中600隻用於繁殖,每年約宰殺1,500~2000隻用於皮草販賣。2014年,日本動物權利中心拍攝到水貂從養殖場脫逃的影片,再度向環境省通報。大塚雖在修補了其中1棟建築後,於2015年4月向環境省取得許可,但5月又在未獲許可的建築內飼養水貂,視法律為無物。

大塚向日本動物權利中心宣稱,他們為了取得環境省的許可砸大錢投資設備,當然要繼續飼養;但也無奈表示由於動保觀念提升,飼養水貂不像過去那麼容易,可能無法長期經營。2015年冬天,大塚終於將養殖場內的美洲水貂全數屠宰,日本皮草養殖業至此走入歷史。從2005年開始推動反皮草運動的日本動物權利中心,也終於獲得勝利。

跟2006年相比,2015年日本的皮草衣物進口量(kg)已大幅減少82%。 取自日本動物權利中心

日本的皮草衣物進口量在2006年達到巔峰後,逐年遞減,包括「UNIQLO」、「無印良品」、「earth music&ecology」、「亞瑟士」和「MASH Holdings」在內的日本著名成衣企業亦紛紛表明不再販賣皮草製品。該背景除了「皮草伴隨動物犧牲生命」、「沒有必要為時尚使用皮草」等消費倫理意識的抬頭,還有反皮草的社會輿論逐漸成形。

中國產羊毛價格低廉,也助長了流通數量的上升。 取自日本動物權利中心

另一方面,皮草原料的進口量近年又有微幅上升之勢,這是由於2014年的羊毛流行風潮,造成全球皮草流通數量增加之故。日本動物權利中心根據日本財務省進口統計推算,2015年約有167萬隻動物因日本的皮草消費而犧牲。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