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難容牠們 老師為浪浪走天涯

記者 李娉婷/報導

有許多愛心民眾因為收養過多流浪動物,不受鄰里歡迎、被社會排擠,要避免紛爭,只能離群索居,台東縣的退休國文教師徐老師,多年前就是為了要保護收養的流浪狗,從桃園介聘到乏人問津的台東縣,在海邊買了一塊地養狗,「找一般的農地不行,會被毒狗」,不過,徐老師無奈表示,就算已經如此遠離人群,她還是會偶爾在狗場門口發現又被丟狗了,不撿也會有人送來。

徐老師為了照顧流浪狗,從桃園搬到台東。 臺東縣關懷生命協會/提供

走向大量收養一途的人,大多都會有那麼一隻改變自己的動物,而改變徐老師的這隻「皮皮」,最開始其實是她弟弟家的狗:皮皮是徐老師弟弟一家領養的,養了幾天,弟弟不喜歡狗想要退回,但愛狗的小姪女捨不得、一直哭,徐老師因為心疼小姪女,雖然從沒養過狗,仍決定接手照顧皮皮,沒想到這一個小小的決定,卻讓她走向截然不同的人生。

帶皮皮去散步時,徐老師才發現原來路上的流浪狗這麼多、開始撿狗回家,漸漸地,從1隻、5隻、到22隻,雖然徐老師狗都養在家裡,但仍引來鄰里不滿,最後只能半夜帶狗出去散步,甚至還曾被人毒狗。幾經考量後,徐老師決定要為狗兒們出走,搬到人口沒這麼密集的地區,花了一年的時間尋覓,最後在2009年搬離桃園,落腳台東縣成功鎮的海邊。

徐老師狗場地處偏僻、附近居民不多,但仍會被丟狗,最誇張的一次是有民眾開車來丟狗,晶片一掃發現狗的登記戶籍在台北。 臺東縣關懷生命協會/提供

「我也不敢選在農地附近,怕被毒狗,住在海邊最安全」徐老師說,剛到台東的第一年,她就撿到了8個獸鋏,在這裡雖然少了擾鄰問題,但仍要擔心狗中毒、中獸鋏等狀況,此外,就算已經把狗場搬到偏僻的地方,卻還是會一直有人丟狗給她──徐老師從桃園帶來的狗只剩4隻還活著,但她的狗場如今仍有3、40隻狗,其中有些是救援而來,有些是被人丟棄在狗場外。

臺東縣關懷生命協會定期捐助飼料給徐老師狗場,並協助徐老師為狗兒絕育、施打疫苗。 臺東縣關懷生命協會/提供

徐老師是高中老師,本來收入穩定,卻為了照顧狗幾乎傾家蕩產,剛退休2年的她,光是狗飼料就會花上退休俸的3分之1,加上醫療費用,儘管動物醫院已經給予相當優惠的價格,她仍每個月超支,也讓她曾考慮賣掉房子搬到狗場去住,徐老師說,她很害怕自己再這樣下去會需要靠撿破爛來貼補收入,但看到需要幫助的流浪狗又無法放任不管,時常在理性與感性間掙扎。

除了自己狗場的狗、在外餵養的狗之外,當地民眾養狗的方式也常常令徐老師看不下去,幫忙帶狗去結紮、幫忙餵食與打掃環境等事,她都做過,但長期下來,她也發現有些民眾最後就乾脆等著她去照顧狗,令她感到相當疲憊,「我老了,也生病了」徐老師說,為了方便就診,她可能過幾年就會搬到外地的市區,但這些狗仍是她放不下的羈絆,沒找到人幫忙照顧狗前,她離不開。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