歹年冬 動團義賣商品冷颼颼

特約記者 李佳殷/報導

早年因為有安樂死的政策,所以一般人在路邊看見流浪動物,未必會把牠們送往公立收容所,而有一些人因為不忍見流浪動物飽受風吹雨淋與被捕捉之苦,積極介入,花錢為牠們建造收容所,這些「私人庇護所」雖然成為流浪動物們的安置天堂,但也是一個極大的負擔,「入不敷出」往往是這些愛爸愛媽的真實心聲。也因此,籌措資金成為他們不得不學會的事情!「義賣商品」於焉成為爭取收入的一個策略;今年則因景氣不佳備受考驗。

民間保育場收容浪浪多,卻也成為另一種煩惱。  取自台灣動物保護協進會臉書

然而隨著景氣不佳,這些收容浪浪的動保團體也不得不想方設法,尋求特有商品,以吸引人購買。近年來,從結合廠商捐贈的物資做義賣,逐漸轉為「原創產品」的義賣風,各公益組織發揮自己的特色,搭配逢年過節,推出愛心禮盒或年曆記事本、甚至紅包,無不是嘗試多爭取一些注意。

但這些「努力」,卻不見得能水到渠成,只要有推就能賣出賺得利潤。以今年來說,隨著景氣走下,即便是義賣,志工們面對成本、營銷而有的壓力,成為不為人知的幕後辛酸。

台灣動物保護協進會推出2017年的兩款義賣品。 台灣動物保護協進會/提供

以「台灣動物保護協進會」來說,侯媽媽的保育場位於台中后里,800隻的收容量、每月20萬的費用,靠著義賣可以幫上不少忙。但侯媽媽表示,去年跟今年都有推出的桌曆與筆記本,卻不如以往的銷量,儘管臉書上按讚的人數有5000多、分享的則有900多人,出貨量僅及往年的一半;面對浪浪活的越老、醫藥費只會越高的窘境,尚積欠醫院170萬費用的他們,壓力之大常人難以想像。

而同樣也是收容狗狗、位於苗栗的「幸福狗流浪中途」陳愛媽,雖然數量為200多隻,但每年的支出仍要到百萬以上。陳愛媽的女兒Berry表示,自己是單親家庭,小時候看媽媽這樣把千萬元積蓄都在狗狗身上花完,經歷環境從小康家庭變成「買什麼東西都要先去想,這筆錢可以買多少包飼料」的落差,自己還靠著半工半讀才念完大學,於是在畢業後利用所學加入幫助媽媽,試圖扭轉這個口袋已漸漸不深的處境。

Berry與媽媽狗場收容的浪浪感情亦深。 取自幸福狗流浪中途臉書

然而,從兩年前開始至今,把握一年3大節日推出義賣商品的銷售模式,雖然曾靠著藝人加持,打開了知名度,自己也越做越有心得,用專長的插畫與義賣結合,從陌生拜訪廠商至少被20家拒絕,到如今上了軌道,「可是3年前出的一款插畫商品,其實到現在也沒賣完。」Berry苦笑。尤其今年趁著聖誕節推出的手工餅乾禮盒,在粉絲團曝光時受到很多鼓勵,但開賣情形卻不如預期,一度訂單只有5、6筆,她坦言心裡非常難過。

幸福狗流浪中途今年聖誕節義賣的餅乾禮盒,是Berry畫自家狗場狗兒與甜點廠商合作的結果。 幸福狗流浪中途/提供

同樣有著滯銷賣不出去情形的台灣之心愛護動物協會,表示他們是從3年前開始推出像紅包這樣的商品,第一年因為很多事情尚不成氣候,所以第二年的銷量是有進步的,但儘管如此,代表受訪的窗口說仍有兩成銷售不出去;「一定有剩」似是動保團體義賣的真實寫照。要推什麼商品才不會販售效果不佳、出貨的大量人力需要志工協助,賣不出去想辦法再利用、送給捐款戶等等...常常都非常吃力呢!」執行秘書楊英伶苦惱的表示。

而同樣義賣桌曆,先前也有台北市柯文哲市長親自加持的台灣狗醫生,推出幫助流浪狗兒受訓能成為陪伴復健、安慰安寧病人的「流浪毛小孩摘星計畫」,也是民眾的加油聲喊得燒、但實際捐資行動少。

就連號稱毛孩第三勢力----寵物兔的組織也不例外,長期投身於棄兔營救與安置的台灣愛兔協會,光今年接手的棄兔數量就高達300隻以上,常被人誤以為是公家機關、資源很多的他們,也坦言每年幾乎都是燒錢在做事,「希望企業公司因為稅務規劃而願意捐助」是他們目前期望的一種出路

位於台北市內湖公寓3樓眾多棄兔的收容現場。 取自台灣愛兔協會臉書

關於公益事務,總是有少數人願意挺身而出,然而當大家都以為有人在做的時候,卻又總是有「那麼一些事情」會被遺忘,所以公益團體不僅要用心、用愛、用體力,漸漸還要練就十八般武藝,才能讓自己壯大,得以維護自己心中的理想天地!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