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鼠週難止 草鴞體內驗出3種滅鼠藥

記者 李娉婷/報導

神秘的草鴞,是台灣少數被列為一級瀕臨絕種的保育鳥類,族群數量遠低於黑面琵鷺、黑鳶、水雉等知名保育鳥類,能發現牠的蹤跡已屬難得,如今卻出現了滅鼠藥中毒死亡的草鴞!高雄市野鳥學會(以下簡稱高雄鳥會)今(21)日與邱議瑩立法委員辦公室聯合召開記者會,指出上(11)月高雄鳥會在旗山山區發現的死亡草鴞個體,體內竟檢驗出3種滅鼠藥,剛好是今年滅鼠週由高雄市環保局及農業局分別發送的藥劑。

高雄市野鳥學會今日與邱議瑩立法委員辦公室聯合召開記者會,呼籲政府重視滅鼠藥問題,找出有效替代方案。 李娉婷/攝

自民國59年起,台灣展開「全國滅鼠週」前身的「鼠害防治六年計劃」,劇毒農藥與毒鼠藥開始被大量使用,民國68年,時任行政院長孫運璿指示成立滅鼠工作小組,整合衛生及環保單位,選定秋末作物收割後(約10月底至11月初)進行「滅鼠週」,直到去(104)年,因為毒鼠藥對於保育類猛禽的危害,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以下簡稱防檢局)才停辦實施了30多年的全國滅鼠週,改由農民自主管理,避免單一時間大量投藥,並自今年起取消滅鼠藥的補助。

但是大量使用滅鼠藥毒鼠的情形,真的有改善嗎?高雄鳥會理事長林世忠指出,儘管防檢局已停止提供補助,但地方政府仍在持續推動滅鼠週活動,尤其是高雄市,今年因為漢他病毒問題更是廣發滅鼠藥。高雄鳥會總幹事林昆海說明,今年各縣市滅鼠週的共同採購金額仍高達4千萬元,除了農業單位防治農地野鼠,環保單位也針對家鼠進行防治,但滅鼠藥不但造成老鼠死亡,也會間接危害到老鼠的天敵猛禽及蛇類,甚至松鼠、白鼻心、貓狗寵物等,都可能被二次毒害。

死亡的草鴞個體。 高雄市野鳥學會/提供(曾志成/攝)

今年高雄鳥會在高雄市共發現3個草鴞巢位繁殖案例,分別位於旗山及燕巢山區,一共孵出11隻幼鳥,但旗山巢位的4隻幼鳥在親鳥死亡後消失,凶多吉少,而造成親鳥死亡的元凶,就是滅鼠藥。林昆海表示,11月團隊發現草鴞親鳥屍體後隨即送驗,檢驗出個體體內含有可滅鼠0.34ppm、撲滅鼠0.1ppm、伏滅鼠0.015ppm,其中2種剛好是今年滅鼠週高雄市環保局(可滅鼠)及農業局(伏滅鼠)發送的藥劑,而根據研究,一般猛禽體內的鼠藥致死濃度為0.1ppm,這隻草鴞體內就有2種滅鼠藥達標。

林昆海指出,草鴞的主食95%為老鼠,是國內控制鼠害的重要物種,一隻草鴞一天至少要吃1-2隻老鼠,在高雄鳥會觀察到的一個草鴞家庭中,親鳥一晚平均捕獲6至7隻老鼠,最多的時候,一晚可抓到12隻。

高雄鳥會表示,滅鼠雖然有其必要性,但也需要檢討目前市面上滅鼠藥對老鼠等目標物種以外的生物造成的「二次毒害」問題,高雄鳥會呼籲農業、環保等相關單位,應進行全國滅鼠藥的減量與滅鼠的效益評估,除了停止補助外,政府也應提出具體的滅鼠藥的替代方案,讓農民有所依據,並調查草鴞核心棲地、推動試驗性生態友善防治棲地保護計畫。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