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力森:收容所應自訂安樂死標準

記者 何宜/報導

日前,曾是籃球國手和著名體育主播的傅達仁上書總統蔡英文,表示希望能夠通過「安樂死」法案,而總統則回函表示非常重視並請行政院處理。事實上,不只人的安樂死存在兩極的意見,眼前即將實施的零撲殺政策,更是牽涉了流浪動物的安樂死爭議,來看看專業的獸醫怎麼說

你贊成人的安樂死嗎?你贊成流浪動物的安樂死嗎?明年即將上路的零撲殺考驗著社會的接受程度。示意圖。 何宜/攝

台大臨床動物醫學研究所教授葉力森,1987年即與一批動保人士共同救援流浪動物,談到安樂死議題,他則認為台灣現在的社會氛圍偏向只注重「生命存在」,而卻忽略了動物的「生活品質」。他舉了最直接的例子,在美國,有9成以上的飼主會選擇讓後肢癱瘓的狗狗接受安樂死,因為要照顧這樣的狗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金錢,而且癱瘓後容易併發皮膚、排泄等相關疾病問題,在無法兼顧動物福利之下,會選擇讓牠「睡覺」。

葉力森也補充,這當然不代表收容所遇到癱瘓的動物都要比照辦理,而是安樂死背後蘊含了文化、國情的不同,所以其實也很難參考國外的標準。他說,目前還是要回歸到《動物保護法》的規定,目前規範能夠安樂死的動物,需「經獸醫師檢查患有法定傳染病、重病無法治癒、嚴重影響環境衛生之動物或其他緊急狀況,嚴重影響人畜健康或公共安全」,也就是明年零撲殺上路後的例外條款。

怎樣標準的動物可以執行安樂死?至今沒有定論、也很難有定論。圖為馬來西亞動保團體收容的犬隻,曾被英國動保人士認為應予以安樂死。 資料照(何宜/攝)

葉力森坦言,目前法條其實存在很大的詮釋空間,故很難有一套全台統一的標準,這部分未來應該要由各縣市的公立收容所依據地方的資源去訂定,例如經費分配是要救20隻輕症的動物、還是1隻重症的動物?因為經費不可能是無限的,所以不足的缺口可能就需要民間團體協助。

葉力森說,動保法的初衷應是讓那些健康、正常的狗狗免於被安樂死,不過如果是要收容所完全不安樂死,就連美國都不存在(美國不安樂的收容所,動物要進去是有條件的)。他也建議,未來各地收容所可以成立「內外部委員會」,邀集所內的獸醫、管理人員以及民間動保團體、專家、學者等,一起評估哪些狗狗需要安樂死,這樣一來執行安樂死的心理壓力也不會全部都由獸醫師一個人扛,而且運作一段時間後,各收容所就會有自己的執行準則。

在美國,有9成以上的飼主會讓癱瘓的寵物安樂死,更遑論是流浪動物了,在國外,動物的生活品質遠比活著重要。 資料照(新北動保處/提供)

至於流浪動物問題的解方,看盡20幾年來變化的葉力森認為,政府長期的解決方法是想把制度建立完整,然後慢慢藉此改變人心,不過因為流浪動物問題牽涉的議題包羅萬象,加上台灣法律一直很難真正落實、執法強度不足,且政府單位沒有足夠的人力,導致現在都是靠「愛心」解決問題(卻也會出現假冒愛心的人)。眼下零撲殺也是個例子,究竟屆時社會大眾會如何面對撲殺的例外條件?就有待時間給出解答了。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