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隻獒犬收容所 看得你目瞪口呆

記者 呂幼綸/報導

台灣動物新聞網曾報導,西藏獒犬因為人氣旺、身價高,對岸狗販甚至曾以鬆獅犬偽裝求售,然而2016年年底,對岸一則「藏獒熱崩盤之後」的專題報導加上影片,讓大家看到這一宗人類製造出來的「狗害」,給獒犬和野生動物帶來的災難!

看到兩隻獒犬同時出現,就已經夠震懾人了,在由《澎湃新聞》錄製的影片中,卻可看到近千隻獒犬擁擠一團的驚人畫面,但是鏡頭裡的大狗毛髮糾結、爭著搶食,威風不再。這是位於青海玉樹,第一個由寺院和政府合作的流浪狗收容所,收的全是藏獒,於2016年5月成立。

《澎湃新聞》也指出,因為飼養藏獒的熱潮消退,狗市崩盤,獒犬大量被遺棄,玉樹政府為了防疫,已陸續成立5座類似的收容所,共收容5000多隻流浪狗。

有著「獒犬培育基地」之稱的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曾有眾多居民涉入藏獒交易,一位繁殖戶就說,看到養狗生意好,他才在2004年放棄繪畫行業,把家裡變成了育狗場,生意好時,買主每天自動上門,市場最熱時,他的一隻獒犬也賣了200萬元人民幣(約合台幣1000萬元)。

還看得出牠們是西藏獒犬嗎?近千隻獒犬的收容所,似乎沒有工作人員敢入內清理。  網路截圖

為了推廣藏獒市場,2009年還成立了青海省藏獒協會,但不過3年時間,80%的會員就不再養狗,因為自2010年起,來尋求獒犬的外地買家就少了很多,發生於2010年4月的玉樹地震,更讓許多狗場不復存,而此後街頭和寺廟就可見到越來越多的流浪獒犬。

和州政府合作設置收容所的蘇莽寺住持扎西說,寺廟周邊是流浪狗最易聚集的地方,往往可到幾十隻,喇嘛和訪客都會用剩菜剩飯餵狗,但也引發犬隻咬傷人的事故頻繁,讓老人和小孩不敢進寺院。

扎西不忍見政府採用撲殺的方式,因此由寺廟和政府合籌了50萬元(約合新台幣250萬元),並請幾戶牧民捐出幾畝地,興建了這處收容所。啟用的那天,動員了幾百位民眾持套狗索,滿街捉狗,經專人給予絕育手術後就關入收容所內。

用貨卡倒入飼料餵食的畫面,也令人震驚,不知是否餵得飽牠們? 綱路截圖

獒犬體型大、食量大,飼料費用高,一般養狗人都吃不消,何況是收容所,因此影片中可見混入青稞麵粉的狗食,須用貨卡倒入狗場餵食。近千隻的獒犬每天要吃掉至少10袋青稞和飼料,再加上寺院到各個村莊收集的剩飯,每天也只能餵牠們一餐,讓扎西嘆息:「這些狗出去了可憐,在這裡也很可憐。」

沒有被收容的流浪獒犬,只能結伴在高原上謀生,牠們除了攻擊牧民飼養的家畜,也圍攻野生動物。除了吃小型的野生動物之外,也有生態研究者目擊牠們圍攻瀕危的物種雪豹,只為了搶下雪豹捕獵到的岩羊,而這讓雪豹更面臨生存危機。

是不是能替遊蕩在外的獒犬進行絕育?如何讓民眾不再棄養狗?和台灣類似的流浪狗難題,也正困擾著青康藏高原的官民。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