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聖䴉大有來頭 金字塔內有雕像

記者 蕭士塔/報導

埃及斑蚊傳播登革熱,埃及聖䴉危害台灣本土野鳥生態;斑蚊在埃及可能也是害蟲,但埃及聖䴉在當地可是神聖之鳥,「聖者」因何而來?

古埃及尼羅河每年氾濫4個月汛期結束後,就有大批的埃及聖䴉以厚而彎,類似尖嘴鋤的長喙於泥地覓食,提醒農民:耕作的時間到了因此被尊為科學、數學、書記之神,而牠是古埃及知識之神「托特」的神聖象徵。

古埃及尼羅河每年氾濫4個月汛期結束後,就有大批埃及聖䴉以前往沖積的泥灘地覓食(示意圖,台灣七股拍攝畫面)。蕭士塔/攝

法老王的神殿、墓室的石牆隨時可以看到知識之神「托特」的雕刻,當地人稱為白鷺神。從法老王、祭司到王室貴族的墓室都有埃及聖䴉製作的木乃伊當陪葬品,數量很大,因此從古埃及時代就有人捕捉、飼養、宰殺製作木乃伊。直到現在,有人要到古聖賢的墓室朝聖,仍會買一隻埃及聖䴉木乃伊擺在墓室,讓埃及聖䴉木乃伊成為筆大生意,製作後的木乃伊裝在土罐裡,誠心朝聖者也不管裡面裝的是什麼東西,因此也經常有人受騙。

埃及聖䴉被尊為科學、數學、書記之神,而牠是古埃及知識之神「托特」的神聖象徵(左)。蕭士塔/攝

在文明古國如此神聖的國鳥,到台灣卻族群壯大成了「害鳥」,令人必欲除之,相反的是,沿著尼羅河兩岸灘地反而很少看到埃及聖䴉。

當地人士說,尼羅河在亞斯文築壩後,洪水得到控制,具穩定供水、發電、觀光河輪航行等功能,沿岸居民不再苦於氾濫而居無定所,但缺點也顯而易見,過去每年氾濫從上游挾帶的肥沃泥沙,被阻擋於亞斯文水庫內,農田不再有淤泥補充,肥力逐年降低,需要大量進口化學肥料供農業使用,尤其是栽培舉世聞名的埃及棉。

尼羅河築壩整治後不再氾濫沖積淤泥,兩岸河灘地的水鳥數量不多,也極少見到埃及聖䴉。蕭士塔/攝

而古埃及時代尼羅河氾濫後引誘大批埃及聖䴉在泥灘上覓食螺貝的盛況也不再,搭乘尼羅河郵輪由「路克索」到「亞斯文」,河岸泥灘地的水鳥並不多,幾乎沒有看到埃及聖䴉的行影,當地人士說,尼羅河築壩讓生態改變。

尼羅河整治後埃及聖䴉不再大量出現,但漂亮的牠們仍被許多國家引進養在動物園供觀賞用,但沒想到在狹小的鳥籠裡也能繁殖,幼鳥偷跑出去後在野外大量繁衍,台灣亦然,從河口濕地都會公園都能見到埃及聖䴉,到埃及境內的尼羅河反而很少看到。

資訊類別: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為何老是癢不停?!安癢快─舒緩搔癢 讓狗狗歡呼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