崩壞的展示!姑山倉庫病兔待救援

特約記者 李佳殷/報導

在愛兔人關切下,「IFG遠雄廣場」撤除展示近一年的可愛動物農莊,讓不能受到妥適照顧的兔兔由台灣愛兔協會接手,其實,網路上有不少兔友自發關心各個黑暗角落中受苦的兔兔,「姑山倉庫產業文化休閒園區」展示兔的悲慘境況,最近引發兔友的搶救行動。

兔友起初拍攝的姑山倉庫養兔環境照,飲水設備明顯不足。 陳凱倫/提供

臉書知名兔社團「樂活邦」,從去年起便有兔友po出相片與資料,指出高雄大樹農會的「姑山倉庫產業文化休閒園區」,有不當飼養兔兔的狀況。熱心兔友們因此開始陸續探視,家住在高雄的陳凱倫更是展開一周1-2次的拜訪。

「第一次去姑山倉庫的時候,真的是傻眼,那時候是夏天,南部很熱,那裏就是兩個黑色的長條水盆,但是裡面完全沒水。」養兔子的人都知道,由於天生的生理構造讓兔兔需要不斷吃草,因此無限量牧草和水是基本飲食,陳凱倫自己有養兔,深知兔兔在台灣夏日披著毛大衣的痛苦

然而對在展示環境中養兔子,目的在增加遊客數的園區農場或機構來說,似乎無心照顧周到。姑山倉庫的鄭主任受訪時就表示:「在我們眼裡,兔子那樣養是沒有問題,可能跟寵物來說,還是有距離吧?」

姑山倉庫養兔環境變遷。 取自Mobile01@talent與Here I am athena與快樂a吃喝玩耍和樂活邦Jessica貼文

網路上有不少姑山倉庫的遊記分享,可知兔子展示從2006年起就已存在,至2013年時環境似改變不少。而在2016年造訪的兔友Jessica的眼中,飲食的缺乏是很明顯的不當飼養證據,「簡直覺得像是廢墟般...」她形容。對比其他遊客的分享,少不了跟蜂擁討食兔兔的合照,陳凱倫表示:「如果那些兔兔有吃飽,就不會一有人來,就立刻跑出來要食物了!」

一般遊客早年亦捕捉到展示兔生病的景況。 取自麥小狗的吃玩集

這一年間不斷曝光的姑山倉庫各式病兔的照片與影音,讓兔科名醫朱哲助都留言指出:兔兔的耳疾明顯是耳疥蟲,是具傳染性的疾病。於是兔友們再也無法忍受!

兔友指出,園區不替兔子結紮、任意繁衍,又缺乏妥當照顧,讓一批批新生幼兔身處危險。「之前遇過一位外籍清潔工,她跟我說死了好多小兔兔,好恐怖。我和另一位兔友也都曾親眼看過兔兔屍體。」隨著寒冬將至,園區最近又誕生一批幼兔,陳凱倫想到數月後這批幼兔即可生育,不願再坐視,因此出面盼聚集眾人之力救援。

兔友攝到姑山倉庫裡兔兔與天竺鼠生病的模樣;右下為倒死的兔兔。 陳凱倫/提供

連署、組社團,到姑山倉庫臉書專頁留言抗議.…..想方設法終止兔兔的惡運。兔友表示,這一年來不斷嘗試與姑山倉庫做各種溝通,「兔子常常需要我們去投食,那些飲水器和飼料盆都是我們裝的,對於病兔,有時他們肯讓我們帶出去就醫,有時他們認為花色特別,比較稀有的就不讓。」最近這一次,兔友們帶出了4隻已頗為嚴重的兔子和一隻天竺鼠。

但對大樹農會來說,似乎很不易察覺兔子生病,近期只有一隻兔子的送醫紀錄,且因幼兔有利用價值,而不願替兔群進行絕育。當問及大量繁殖會造成的飼養費用,鄭主任說:「農會過往處理的方式是送給往來對象,大家看到小兔子很可愛,都會想帶一隻回去養。」

姑山倉庫由熱心兔友加裝的基本飲食設備,右上為兔友群起抗議的留言。 陳凱倫/提供、取自姑山倉庫粉絲專頁

對於農會不當飼養兔子,主管機關高雄農業局副局長鄭清福表示:「我們未收到過有這樣的聲音,會請動保處注意處理。」高雄動保處副處長段奇漢則說,「有接獲民眾檢舉,1月17日動保組曾到場稽查,但未直接看到不當飼養或病兔的情形。」知道有兔友拍到病兔照片,段奇漢表示需視病兔照的拍攝日為量,並願意接受兔子專科醫生到場釐清,「若真有不妥的地方,將會請管理方依兔科醫生建議的時程改善,並後續追蹤。」而至截稿前與段副處長聯繫所獲得的結果是:他們將會盡速會同高雄蓋亞動物醫院院長黃猷翔前往確認。 

兔兔淪為商業展演的工具,動保處有無禁止展示的強制權力?段奇漢說,「由於對方只有展示,並未有演出動作,無需申領經營展演動物業的執照,故此類兔子並不適用展演動物之定義,只能用動物保護法中一般規定去督管,開罰之外最後是可以沒入兔兔,再將兔兔開放認養。」

展示兔問題連環爆,商業利益與動物福利交錯難解,除了守護弱小動物的兔友仍需努力奮鬥外,更重要的還是一般民眾的動物保護觀念,能否拒絕成為展演單位的幫兇!

 

資訊類別: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