誘拍伯勞鳥變本加厲 公園淪影棚!

特約記者  瑭芯/報導

台灣動物新聞網去年12月29日報導,高雄勞工公園裡設食布景誘拍栗背伯勞鳥的惡風,時隔近一個月,情況不但未見改善,還越演越烈,各式人造布景大量出現!

拍攝栗背伯勞鳥的造景石堆旁,甚至可見未善後的薯條杯和番茄醬。陳尚宣/攝

拍攝栗背伯勞鳥的熱潮延續了一個多月,除了先前放置麵包蟲餵食,近來布置誘拍的場景更經常更新,包括應景聖誕紅、青苔版石頭平台,再進化成假楓葉製造秋意濃的氛圍,以及信義鄉賞梅奇景,現在更有以雨鞋為花器的櫻花;怕花枯萎,雨鞋裝水還塞濕抹布在裡面固定,真是創意滿點!而也有民眾在現場拍到各種零食、油炸薯條和番茄醬杯。

「誘拍有用卻可恥-不自然鳥類誘拍中心」臉書社團成員陳尚宣說,價值觀不同,產生的行為就有很大差異。對某些人來說,讚數很重要,為了得到讚數有時不擇手段;雖說不擇手段是個人的選擇,影響環境或是拍攝對象就缺乏正當性。當我們提出指控,對方總是能編出美麗的故事情節;事實卻往往不是如此,就連善後都懶得做!才會發生被餵乖的鳥,沒人餵以後還是反覆來到這兒尋覓食物

「如果自己覺得這是正當行為,又何必遮遮掩掩極力否認?或是怕被人拆穿原來美圖的伎倆『不過如此』會下不了台呢?」他更覺得各式各樣的自相矛盾,實在讓人弄不清楚這些人的想法。

人工造景奇觀 : 連石頭上都貼苔草造假。陳尚宣/攝

記者實地勘察,連常駐公園裡的黑冠麻鷺,都去啄食造景石堆;用誘騙手段,而非鳥類自然表現,按下快門捕捉的驚鴻一瞥,有何技術與運氣值得炫耀?實在令人懷疑說要友善嬌客,又把環境弄得「不要不要的(意指很慘)」的人格表現。

餵食誘拍是長期無解的問題,各方論戰不休。餵食派認為鳥在棲息範圍是隨機取食,不會因被餵食就喪失野外覓食本能且餵食取得相片是最快速有效的方法。

「誘拍有用卻可恥-不自然鳥類誘拍中心」則表示,社團宗旨就是「反對以餵食方式拍鳥,揭露不肖拍鳥方式」,大家並不反對生態攝影或攝影,這跟反對餵拍完全沒有關係。賞鳥或是拍鳥的心是一致的,這些愛好自然的方式值得鼓勵,但是應該在尊重自然及野生動物的作法下進行活動,而不是讓少數攝影者以餵食、誘拍、剪枝,並干擾育雛的群聚行為,去汙名化這美好的過程。

讀者投訴,夜晚帶小孩前往公園散步,小孩被用來造景的雨鞋櫻花絆倒而受驚嚇! 陳尚宣/攝

在台師大生命科學系開設保育生物學的林思民教授,曾讓學生在課堂上以攝影師的倫理規範為題,利用辯論方式進行正反攻防。大部分學生雖然肯定生態攝影和生態紀錄片的教育意義,但都認為這些拍攝手法需要進行倫理上的規範和管理。「何況,如果利用作假取得的照片並未達到教育正向目的,而只是滿足自己的慾望,那就更不鼓勵了」大部分的學生都這樣認為。

師生們也在課堂上分析一些過去觸法案例。按照國內目前的保育判例,既然連獵捕、走私、販售等嚴重的事件都是從輕發落,主管機關就很難對情節相對輕微的擺拍者做出懲處。「所以,我們更迫切的是改善輿論和教育的力量,」林思民說,「既然法律無法做出裁決,少數的惡質攝影者又無法接受正確的保育觀念,那我們只好讓更多的民眾了解擺拍的真相,讓社會大眾一起來抵制這樣的攝影作品。」

資訊類別: 

回應